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不知道每个人每天早上起来都会做什么。

    当然是起床、吃饭、玩手机啦。

    喂!我说的不是这个,我是在说在睁开眼睛前,会做什么。

    什么?看手?兄弟(严肃脸)你他娘的叫啥子呐?

    好了言归正传,我虽然不会看手,但也有个稍稍有些奇怪的习惯。

    “自检”

    不错,这名字我很喜欢,就像是电脑启动时的自检程序。

    每天早上起来,我会闭着眼睛,感受四肢的神经连接情况,是否能准确的活动手指,脚趾,关节等等等。

    触觉,嗅觉,呼吸是否正常。

    还有昨天自己做了什么,今天有什么日程安排。

    课程学了多少,游戏打到哪里了。

    没错我是个学生,可悲的高三狗不!我已经毕业了!

    “等等!”

    “我应该躺在床上啊”

    一瞬间,由于从背部传来的奇怪触觉,让我一瞬间意识到自己绝对不是躺在床上。

    此时,我清楚的意识到,在我身下的绝对不是床!

    “我昨天应该是打游戏通宵后,倒床就睡了啊!可这坑坑包包的感觉,还有这沙沙作响的声音”

    “难道,我在野地里???”

    我讨厌虫子,更讨厌弄脏衣服,所以野地这种地方是我能不去就尽量不去的禁区!

    于是乎,吓得我还没完成自检就急忙的睁开眼。紧跟着由一块块石块构成的天花板,黑乎乎的出现在我的眼前。

    “光线不足,黑压压的,这里是哪里?”我立刻坐了起来,随着视角的变动,我可以完全相信自己所处位置就是一个地牢,阴暗!潮湿!

    而在我身下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铺在石砖地面上的一张破草席,贼拉的破,脏掉渣,草杆、接线全都飞了。

    这间地牢的四壁全是大砖头,并且这里还没有窗,连灯都没有。唯一的光源就是在绣渍斑斑的铁栅栏外那些插在地牢走廊上的火把。

    而这火把的光源还不是特别亮。

    我一脸崩溃的看着,没错,绝对是崩溃,就算没镜子,我也能这么肯定!

    “我穿越了哦。”

    “没错,你穿越了!”

    “那你怎么不开心一下。”

    “这开局,我怎么开心!”

    我平常且自然的跟自己别的人格说着话。像我这种喜欢在学校里装高冷的死宅,没有朋友也是自然,但是我也懒得去交,所以我只得跟自己聊天,久而久之,就人格分裂了。

    “反正就是个人格分裂+自闭症少年而已嘛。”某人格突然自嘲道。

    我经常对我头脑中突然蹿出来的话语,感到无奈。但此时,我反倒要感谢一下这些人格,因为他们‘非常皮’的发言,才能让我保持清醒,维持理智。

    “但是这情况”我再一次巡视了一圈这阴暗潮湿一看就不是‘真人秀挑战’能出钱做出来的景色,真心感到:“麻吉亚北!”

    “喂喂喂,这是穿越么?还有这种穿越地点的吗??”

    此时的我非常焦躁,并且急迫希望自己只是被人捉弄了,而不是真的穿越了。

    哪怕是可能是同学、家人们跟我开的玩笑,或者是整人节目,都可以,只要不是穿越,什么理由我都接受!

    我如此不想穿越,不仅仅是这个‘出生地点’的问题,更主要的是在我原先的世界里,我可是刚获得了帝国最好的大学入取通知书啊!首都大学啊!

    我高三那年一个游戏都没动,全年都在肝题,每天除了吃喝运动外,就是做题,功夫不负有心人,我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了首都大学的入取通知书,结果正在这美好的未来向我招手的时候,居然给我来穿越??!这不就等于我一年‘禁游’努力全部白费了吗!!!

    一年的游戏!一年啊!这得落下多少新游,多少装备,多少活动,多少比赛啊!

    我崩溃的在心里想着。

    毕竟穿越就该有个穿越的样子。看看刀剑神域、斗罗大陆、还有素晴什么的,哪有主角直接穿越到地牢的!

    “额啊!”正当我吐槽自己这个出生地问题之时,一股腥臭之息拥入我的鼻腔,让我不由得发出一声干呕。

    「呕」好臭!不愧是地牢。

    “话说为什么我才有嗅觉?”我突然好奇了起来,然而就这个时候,我发现了另一个问题:“我好像变矮了”

    某人格也在这个时候说道:“还有,你没听到你刚才那声干呕吗?”

    在这一瞬间,我目光呆滞,似乎明白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穿越小说的经典套路换身体。

    我立刻站了起来,检查着自身的‘状态’。白皙的胳膊、银白色的齐肩长发、以及小学生的视野高度!

    了解到这些信息之后,我紧张的摸了一下自己的宝贝。

    “嗯还好,还在就是太小了点老子还没有性转,呵呵”一时间,我已经不知道怎么去吐槽我现在的状态了。

    我原本可是一米八的帅锅啊,但现在这是啥身体啊,这么小!手小,脚也小,身体哪里都小!连丁丁都

    在没有穿越前,我可是一米八啊!一米!八!啊!全班里最!帅的啊!(自认为。)

    然而现在,我觉得我却只有一米三多点,属于小学四、五年级的身高,不对甚至是三年级的

    “绝望!绝望!绝望!”我已经绝望到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了。

    一身像破抹布一样的灰黑色囚服,正是动漫中女奴隶经典的衣服,前后两片布那种,侧面呼呼进风。光着脚,奴隶服,然后出生点还是阴森的地牢,这怕不是18R的霓虹游戏呐!我怎么会穿越到这种地方啊!

    “我TM是不是传错了!”我几乎已经听到自己脑瓜子里某个名为理智的超导连接体崩坏的声音。

    此时,我沉默(绝望)了,我不知道我应该干嘛。因为如果真是那种游戏,自己基本可以说GG了。

    可就在此时,脑子里某人格抽风一般说道:“作为一名优秀的游戏玩家,怎么可以因为这点事就不知所措!在这种地方,第一件事情当然是了解自己位置,记录环境周围的物品啦,然后就是解密、触发开关,找东西,触发开关,解密,如此循环!”

    “嗯说的很好。而且如果这真的是地牢出场,自然少不了找寻机关啊!”

    于是,我打算先看看一下走廊,我离开草席光着脚走向铁栏,路上的石砖很扎脚,而且本来不到2米的路程,这个身体居然需要六步才走过去。

    我将脸贴在铁栅栏上,努力的试图看到更远的地方。铁栅栏外就是过道,过道一侧插着火把。

    我努力的往左边看了看,看不道头。又看了看右边,不远处有一个楼梯,通向上面。过道里并没有人。

    “呦西!看看这个铁栅栏有没有薄弱的,或者说,这个门是不是能打开。”

    “嗯!第一个任务!逃出地牢!开工!”

    我对着铁栅栏一顿瞎摸,然而啥都没有!虽有绣渍,但并没有破损,连门也是死死地锁上了,摇了摇,纹丝不动!

    绝望中,我无力的轻语道:「神啊,你在逗我吗?」

    眼前的绝境,令我这颗温室的花朵不禁感到浑身无力,直接跪下。就在这个时候,我又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那句话非常的loli!

    我再次用小手捂着嘴,小声说着:「啊啊,这个是我的声音吗?」

    “哇!真的是小loli 的声音,还是超萌的那种音色!!”

    「呵呵」我无奈的笑着。出场就给我扔到地牢,然后又给我一个‘画女硬说男’的身体。

    “可以的!我觉得很无敌!这明显是符合市场嘛!”

    “真TM够了!”

    我生气的用拳头砸了一下墙。结果墙太硬,痛得我大叫了一声:「咿呀!」

    我因为害怕‘声音把怪引来’所以立刻收住了声音。

    “我的天,这身体,好弱!”正当我吐槽身体问题的时候,我的某人格不受控制的说了句大实话:“但是这身体的声音好好听!”

    “啊~真好听啊~”

    “啊啊!我在想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从旁边传来唏嘘的说话声:「喂!有人么?旁边!有没有人!」

    听得出来说话的应该是个二十左右的女性。可正当我想回应的时候,突然从楼梯方向,传来了一个大汉的吼声:「你们都给我安静!」

    “嗯??”我立刻一惊,并庆幸自己没有说话,原来这个地方还有门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