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但会是谁呢?难道…

    是给翁的??!

    怎么办?难道教皇已经知道翁复活的事情了?还是说,他在试探自己?

    由于常年在教皇身边做事,所以芬里尔养成了一个习惯:凡是跟教皇大人有关的事,他都习惯性地往坏的方向考虑。

    所以此刻,他也习惯性地,想到了最坏的结果。

    (PS.由于芬里尔实在是太懂事了,一点就透。有些时候,甚至一个眼神,他就能明白教皇的心意。再加上芬里尔的长相很凶。所以一开始的时候,教皇经常给芬里尔安排一些脏活。起初,教皇只是为了试探芬里尔的忠心,但由于芬里尔办事效率实在太高,也太会察言观色。所以当教皇意识到这为其实是个烂好人的时候、打算重用芬里尔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身边,已经没有能够取代芬里尔进行清理工作的人选了。所以即便当上了大主教,芬里尔也就被教皇呼来唤去的)

    芬里尔心中越发紧张。他右手的小拇指,已经开始攥紧。另外3根长指,也依次微曲着。

    但表情上,依旧是冷若冰山。完全看不出一丝紧张的感觉。

    而另一边,看着这位紧盯着自己,迟迟不肯收下居民证的芬里尔,教皇眯眼苦笑道:「拿着啊。」

    克里斯的催促声,打断了芬里尔的思绪。

    他怔了一下神,沉稳地回道:「教皇大人,您这是何意?这并不是我的东西。」

    冷静!冷静!

    看着眼前这张连自己都没有的居民证;以及上面那已经盖上的公章;以及那使用金元素魔法改变晶矿性质,并嵌印在证件上的神级晶矿碎片;芬里尔竭尽全力地压制着他那颗快要跳出来的心脏。

    虽然在和卿雨槐等人,解释的时候,芬里尔说的是‘想置翁于死地的人,是罗伊家族’。

    但实际上,想杀翁的,并非只有罗伊家族。

    还有一伙人,也想置翁于死地那就是教皇的上级,也就是真·赤云帝国的**高层。

    【隐藏】

    由于不可抗力,翁在某次委托任务中,从一个魔女教众的脑中,了解到了一些精灵族正在谋划的涉及到国家机密的计划。例如:反茧咒魔法研究等。

    而这也是芬里尔昨晚向九十九解释时所提到的‘不能让外族知道的秘密’

    虽然事后教廷派人和翁私下签订了保密契约。

    但实际上,‘真上层’并没因此放弃暗杀翁的计划。

    而就在‘他们’准备暗杀计划的时候,‘罗伊家族’赶巧地,出现了。

    当然,这些事情,是在芬里尔当上大主教之后,才知道的。

    PS.而芬里尔之所以没有将这部分告诉卿雨槐等人,1是因为翁的要求。2是害怕告诉卿雨槐等人后,这些人干出什么蠢事。尤其是那位‘明知自己是大主教,明知伤了自己无异于与教廷宣战,却还敢动手’的艾莉尔。

    【隐终】

    而这也是芬里尔此刻会如此紧张的原因:一旦翁复活的消息,被‘那些人’知道。他们肯定会再次对翁进行暗杀,而自己也可能丧命于此。

    “现在还不能确定事情已经暴露。也许教皇只是在试探我…或者是我想多了”

    “冷静”“

    「我说这是你的,它就是你的。快收起来。」

    教皇带着几分强横的说着,并走到了芬里尔近前,将那张居民证,亲手塞到了芬里尔修道服的口袋里。

    这一举动,令芬里尔紧张地木在原地,右手也完全攥紧。

    他瞪着那对阴沉冰冷的眼睛,微蹙着眉头。似是在等待教皇进一步的指示。

    “冷静,先听听教皇还要说什么。万一是给我的呢又或者是给燕”

    芬里尔心中越发紧张。

    可还未等他想完,教皇就用着深沉的嗓音,念话道:“替我向翁道个歉。这张居民证,算是我的赔罪。”

    闻言,本就紧张到极限的芬里尔,彻底蒙了。

    他的眸光里,少有的,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错愕,并继续装着糊涂,不解地念话道:“教皇大人,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可是教皇并没有回答,只是深沉一笑,带一抹真挚与伤感地说到:「行了,你该回去了。好好调查调查那位的喜好吧。」

    “果然已经知道了吗。但是…教皇的刚才语气…似乎并不打算追杀呢”

    「是」芬里尔迟疑了一下,随即点头应道,

    他并不清楚教皇的真实意图,但不论如何,他不会放过这个逃生的机会,更不会放过这个能通知翁·斯洛克曼的机会。

    所以在回答完毕之后,就头也不回地冲上传送台,并且启动了传送魔法。

    由于太过紧张,芬里尔并没有意识到,他此刻慌忙跑走的行为,恰恰成了教皇确定‘翁已经复活’的不二佐证。

    当然,就算他淡定离开,教皇也能推测出翁已经复活的信息。毕竟,教皇已经提前暗示过芬里尔了。

    而且如果翁没有复活,芬里尔肯定追问翁的下落,而不是反问教皇‘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看着传送台上逐渐消散的翠绿色光芒,教皇原本平淡的略带失落的表情,突然变成了略带疯狂与狰狞的狂喜之笑。

    “果然复活了吗?!”

    狂气的笑容,持续了1秒,便被教皇收了起来。

    他微微眯眼,心中愉悦道:

    “啊~要是参议院那些老家伙们,知道这次的穿越者拥有可以复活‘魂灭之人’的能力,并且还把翁给复活了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肯定会一纸诏书,让我把翁也拉过来吧呵呵呵。”

    教皇越想越兴奋,笑容也越发狂气。甚至兴奋到颤抖。

    【隐藏】

    没错。虽然此时的芬里尔,还在担心帝国的真上层会派人追杀翁·斯洛克曼。

    但实际上,他所担心的事情,完全是多余的。

    因为就在翁死后,教皇便从翁的遗物中(尤其是那本魔法书),了解到:翁是一位对黑羽族魔法颇有研究的学者。

    上报之后,那些曾经想置翁于死地的‘真上层’领导们,立刻就后悔了。(甚至还为翁使用过复活魔法)

    所以此刻,芬里尔的担心完全是没有必要的,那些人,根本就不会去追杀翁,更不会伤害他。

    PS1.由于此事(复活翁)涉及精灵族的国家机密,所以教皇并没有告诉过芬里尔。再加上芬里尔只是一名红魔族自治区的大主教,在真·帝国里根本无足轻重,所以芬里尔没能查到相关信息。他了解到的仅仅是‘真上层’中有一批人,因为翁了解到了部分国家机密,所以趁着与龙族交涉之际,将翁暗杀了。

    PS2.虽然教皇把翁的遗物交给了芬里尔,但实际上,教皇已经将翁那本魔法书复制了一份。

    【隐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