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仲达海看着手机,通话已断,余音袅袅,佳人远去,他的泪水忍不住默默地流下来。

    晚了一步,迟了一刻,这就是命运,命运不可捉摸,他自始至终未曾抓住命运的尾巴。

    仲达海从出租车上窜下来,飞速地跑向入站口。他明知道白冰洁早已经不在,但他还是不死心。

    “仲达海。”

    仲达海兀地站住,他听出来是张心平喊他,转过身来,见张心平正站在不远处。

    “火车已经发车十分钟了。”张心平的语气带着伤感,他心中也有不舍,更有对白冰洁的心疼。

    “她走了,连让我看她一眼的机会,老天都不给我。”仲达海心似重锤,敲砸着自己的内心,那种痛,撕心裂肺。

    张心平走过来,揽着仲达海的肩膀,安慰道:“走吧,回去吧,她需要时间,离开是最好的了。”

    仲达海怅然,低叹一声:“错过了,就是一生。”

    “时间可以改变一切,只要你足够努力。”张心平沉声说道。

    “我想喝酒,柳志宇不在,今晚你陪我,一醉方休。”仲达海说道。

    “没问题,人醉了,心就不痛了。”张心平拍了拍仲达海的肩膀,突然想起来白冰洁最后给他的交代,从口袋里拿出那个折叠卡纸,“白冰洁临行前,让我交给你的。”

    仲达海接过打开,这是宾馆的信笺卡纸,也许是白冰洁没有想到仲达海最后跟她打电话,会向她表白的那么深情,所以,这张卡片上的字,仲达海已然领会。

    仲达海将卡纸又递给张心平,让他也看一看。

    张心平接过看着,很简短的几句话,是对他们的感谢和祝福,最关键的是让仲达海早日找到心仪的女朋友。

    白冰洁的意思很明白,她跟仲达海是不可能的,也不想耽误了仲达海。

    “白冰洁永远是我们最好的朋友,一辈子的知己。走吧,喝酒去。”张心平拽着仲达海就走。

    这次,仲达海彻底醉了,醉了三天三夜,不是因为喝了太多的酒,而是心碎了。他爱的,远去了,他的爱,在何方?

    张心平也喝多了,耽误了一整天的训练,直接被林洛华狠狠批了一顿,但是,张心平没有做任何解释。

    有些事情,有些话儿,可以放心里,可以自己承担,没有必要对外宣扬。

    三天后,仲达海完全终于恢复了神志,整个人瘦了一圈,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有同事开玩笑说,他是不是失恋了?仲达海一笑置之。

    但是,仲达海没有想到的是,因为他没有办完案子独自返回,还是产生了不好的影响。最后,他被领导叫过去,进行了一堂深刻的思想教育课。

    仲达海没有辩解,写了一份检查交上去,幸好没有再给予处分,否则就是处分叠加,罪加一等了。

    之后,仲达海了无心情,工作的热情没有了。他每天只是把手头上的事情完成,其他的时间和精力全都放在了建筑公司的事情上,与张建华一起不停地探讨继续发展壮大之路。

    柳志宇风尘仆仆地押解着逃犯孙士坤返回云江,这一趟抓捕行程,来去就是五天,算是急速出击,凯旋而归。

    这个孙士坤,在十二年前,杀害了一个人后潜逃,然后隐姓埋名逃避打击。

    李文哲偶然机会获得线索,毫不犹豫,当即出发,远赴外省,顺利将孙士坤抓捕归案。

    也正是因为事情紧急,柳志宇没能去送白冰洁。

    柳志宇全程参与了对孙士坤的审讯,其中一个信息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个孙士坤竟然在物流城干过,开过运输车,干过杂活。

    那个时候,物流城刚刚开始建设不久,有很多家物流公司。随着物流业的发展,互相之间的竞争非常激烈,渐渐地产生了很多矛盾。

    为了争夺物流市场和物流路线,私下里便有了强取豪夺。

    其中,就有那个仇少刚的老子仇金元。而这个孙士坤作案之时,恰恰是跟着仇金元干的。

    至于仇金元的发家之道,里面到底有没有坑脏,这还需要进一步调查。

    柳志宇不用想就能猜到,仇金元肯定干净不了。当然,现在手里并没有证据,没有证据,啥也不能说。

    据孙士坤供述,那天他搞完运输回来,与财丰物流的一个员工发生冲突,对方将他打了,他记恨在心,当晚就持刀将对方刺伤,然后就藏了起来,后来听说对方死了,他直接一路潜逃,一直逃到被抓获。

    成功破获二十年前的命案积案,所有队员都非常高兴,等待孙士坤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柳志宇走进李文哲的办公室,见他正在伏案看着调查和审讯材料,轻轻地走过去。

    李文哲很敏感,抬头一看,见是柳志宇,笑了笑说道:“人顺利抓回来了,五六天没有休息,现在放你的假了,回家看看老婆孩子去吧。”

    李文哲此刻心情大好,难得开起玩笑。

    “不急,还不到下班呢。”柳志宇搬了把椅子,在李文哲的对面坐下,“李大队,这个孙士坤,说的话能全信吗?”

    李文哲一愣,看着柳志宇,说道:“你有什么疑问?”

    “他说的那个杀人的理由,站得住脚吗?”柳志宇凝眉沉思。

    “他说的情况,与调查的情况基本一致。”李文哲说道。

    “是啊,是非常一致,几乎让人找不出疑点。”柳志宇点点头,又晃了晃头,“我再想,就因为发生了争执,就产生杀人的念头,他是那么偏执激情的人吗?两个人的矛盾有那么深吗?”

    李文哲静静地听着,也不由得陷入深思,是啊,这个杀人理由有些牵强,但也合理。

    “当时的情况,我并不了解,从材料来看,两个人确实发生了争执,但是其他矛盾看不出来。如果是激情杀人,应该在发生争执的当场,而不是等到晚上再伺机行凶。这说明孙士坤是经过深思熟虑,而且是看准时机的,这是蓄谋杀人了。我觉得,他不像这样的人。”柳志宇分析着。

    “那你认为呢?”李文哲问道。

    “我也想不清楚,也许是我多想了,我总觉得好似有一层薄纱遮蔽着什么,让我的心里不是很通透。”柳志宇描述着,那是一种感觉,无法真实表现。

    李文哲沉思了半响,点了点头,说道:“你观察的很仔细,心中有疑问,就要把疑问搞清楚,只有心中没有任何疑问了,才可以做出最后的决定。但是,这个案子,目前来看,只能先这样,毕竟要给受害人一个交代。如果有新的发现,我们再继续查下去。”

    “嗯,只好这样了,我再怎么想,也没啥用处,只有用证据和事实说话,这才是根本。”柳志宇点点头,接受了李文哲建议。

    如果自己有新的发现,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了,只是目前什么都没有,瞎想并不能查案。

    柳志宇默默地走出来,脑子还在想着孙士坤的事情,不知道这老小子会不会被判处极刑,但从目前情况来看,好似可能性不大。这也算是一个好消息,说不定哪一天,还能从他身上获得一些消息呢。

    李文哲看着柳志宇出去了,静静地思考了会,然后从办公桌抽屉里拿出那个黑色的笔记本,又开始写写画画起来,谁也不知道他在写些什么。

    柳志宇将自己的心中所惑记录在笔记本上,这些疑问以后再慢慢解开,他相信会有解开的那一天。

    “仲达海,在忙什么呢?”柳志宇这几天没有回来,不知道仲达海怎么样了,是不是还沉浸在白冰洁离去的伤感中,他一直牵挂着这件事。

    白冰洁到达京城之后,给他发了短信报了平安,她跟叶卓然在一起,他也就放心了。

    当时,他一心忙于抓捕,也没有跟白冰洁和叶卓然电话联系,只是回了一个短信,他相信她们能够处理好自己的事情。

    “我在办公室呢,闲着无聊。你回来了,忙完了吗?”仲达海懒洋洋地说道。

    对仲达海来说,现在工作就是应付,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平平淡淡才是真。他的追求不在这儿,特别是白冰洁离开之后,他更是失去了内源动力,只有跟张建华一起,看着热火朝天的工地,才能提起精神来。

    白冰洁的辞职,极大地刺激了仲达海的神经,几乎让他陷入魔障。

    仲达海认识到,世上没有什么不能失去的,工作只是挣钱谋生的手段,至高无上的说话才是奉献。

    他已经奉献了自己的青春年华,最后的收获很小,贡献不大,这是他无法值得骄傲的。

    有时候,仲达海也会想,如果他辞职了,结果会怎么样?他想来想去,结论就是,很快就没有人记得你,这个世界离了谁都一样发展,就像地球离了谁都正常运转一样。

    没有破釜沉舟的勇气,那么就只能苟延残喘。

    仲达海不是不爱这份职业了,而是依然衷心热爱,只是为了自己心中的追求,他想要做出选择了。

    其实,仲达海的心情就像当初白冰洁的心情一样,面对人生的选择,都是犹豫的,思考再三,慎重,慎重,再慎重。

    白冰洁辞职了,去京城发展,追求心中的梦想,开启新的人生征程。

    而他呢,作为一个男人,一直在追求白冰洁的男人,他的脚步怎么落后呢,不能落后,只能超前。只有这样做,他才可能有机会吧。

    仲达海的心中依然有着执念,追求白冰洁的执念,即使现在的白冰洁受到婚姻的伤害,她对婚姻已经不抱希望。

    但是,他相信,白冰洁的心中依然有爱,她说她也爱他,虽然那种爱还不是爱情,他有信心让她真正爱上他。

    柳志宇听出仲达海的精神气不高,说道:“我忙完了,晚上一起喝酒,聊聊天,放松一下。”

    “好,我请客,给你接风洗尘。”仲达海笑道。

    虽然醉了三天三夜,当完全醒酒之后,又是一个生龙活虎的人。

    仲达海对酒精特别喜爱,酒精麻醉神经,一醉解千愁,这不是一个好习惯,但他渐渐养成了这样的习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