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时光匆匆,转瞬流逝,仲达海渐渐从想念白冰洁的伤感中走出来。因为心中惦念,春节的时候,他专门奔赴京城,跟白冰洁和叶卓然相聚了一次,而且还遇见了早就熟知在心的珍妮。

    当仲达海看到白冰洁时,他整个人都变傻了,因为眼前的白冰洁根本就不是之前的白冰洁了。

    白冰洁留了披肩长发,身材愈发的娇俏,脸上洋溢着自信的微笑,显得更加青春靓丽。

    白冰洁更加漂亮,也更加丰满了,气质完全变成了一个知性美女,仲达海能够想到白冰洁的美,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仲达海心里很欣慰,白冰洁能够从困难和伤痛中走出来,他就放心了。

    虽然白冰洁离开云江之时,拒绝了他的想法,他们不可能走向婚姻,但是白冰洁没有拒绝他的爱,那是一种超越友情的爱,但还不是情爱。

    仲达海还知道了,白冰洁和珍妮合伙成立了妮洁国际文化交流公司,白冰洁是法定代表人,而白冰洁投入注册资金就是一千万,叶卓然则是公司的法律顾问。

    当时,仲达海像傻子一样听着三个美女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他好似听懂一些,又好似啥也不懂。

    但是,他知道,三个美女有了一个公司,特别是白冰洁有了自己的事业,白冰洁终于开启了她自己新的人生。

    当然,珍妮也投入了巨大资金,她们家里不缺钱也不缺公司,她们家族在欧洲的公司很有实力、地位和名声。

    但妮洁国际文化交流公司是珍妮和白冰洁的心血,是她们友谊的结晶,所以她特别上心,也特别珍惜,公司成立的时间虽短,发展却是一点不慢。

    珍妮充分利用了家族公司的便利条件,公司一成立就开拓了法国和欧洲的生意,作为一个国际文化交流公司,她们起始的业务项目主要是组织旅游、文化艺术交流、学生学习交流,以及其他文化交流活动,通过妮洁国际文化交流公司这个平台提供各项文化交流服务。

    白冰洁对公司的管理上道很快,之前的法语没有白学,正好可以派上用场,而且她还在京城报考了企业管理专业硕士学位学习,新的要求需要她进一步学习,只有不断学习,才能面对竞争,才能在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白冰洁有很多想法,她不仅要在京城站住脚跟,她还想到法国去发展,把公司分部建到巴黎,以巴黎为中心,面向整个欧洲发展业务。

    白冰洁说,她心中一直有一个梦想,就是能够在珍妮的家乡普罗旺斯居住生活,享受那里的美丽景色,特别是那里的薰衣草花园。

    珍妮非常支持白冰洁的想法,她会用全部的资源来为公司发展服务,一定要实现白冰洁的梦想。而且,珍妮还说,他们家有的是土地,白冰洁可以在那儿建房子,想要怎么样生活,就怎么去生活,那是她们自己的快乐世界。

    看着幸福快乐和充满憧憬的三个美女,仲达海十分汗颜。

    他觉得这些年,他够努力了,从身无分文的穷小子,一步步走过来,经营沙场、采石场、建筑公司,也挣了一点钱。

    但是,跟她们相比,自己的层次还是太低了,简直就是一个土老帽,上不了台面,撑不起场子,在自己几分田地上炫耀一下还行,一旦走向大城市面对大公司,他只能算是空气中漂浮的一粒尘埃,太微小不足道了。

    面前的三个美女,个个是高知女士、金粉丽人,而他何时才能成为一个高级总裁,这也是他的梦想啊。

    京城见闻,让仲达海重新找到了自己的目标、理想和梦想,他要迅速做大做强,他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大总裁。

    仲达海还跟刘昊伟、田琪这对小夫妻一起见面吃饭,知道他们俩都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干得很好,能够在京城有稳定的工作,能够干的很出色,这已经非常不错了。

    刘昊伟和田琪都是体制内的人,一个检察官、一个法官,虽说挣不了大钱,但两个人能够安安稳稳过日子,相亲相爱到永远,那也是一种幸福的生活。

    田琪偶尔提起,仲达海才知道,叶卓然与她的男朋友罗隆杰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两个专注于学业和事业的大龄男女,也终于要步入婚姻的殿堂了。

    京城一行,仲达海感受到了每一个人散发出来的快乐和幸福,这是她们一直奋斗而不懈追求的吧。

    自从京城回来后,仲达海的心思就全在如何发展壮大事业上面。虽然建筑公司一直在努力找活干,但这样的发展不是仲达海心中追求的,那仅仅是包工头、干体力活的,而成不了什么大公司。

    之前,仲达海和张建华已经商议过,想要成立一家房地产公司,眼见云江市这样的三线城市进入新兴建设时期,必将紧随那些一线二线城市,大力发展房地产业。

    这是一个机遇,也是顺势而为,不去评价房地产到底给老百姓带来什么样的结果,在房地产兴起的初期,还是为老百姓提供了优质的房子,只是后来房地产虚旺,而造成炒房一团,房价虚高得离谱,民愤极大而又无可奈。

    仲达海知道搞房地产是暴利,但是没有经济实力和社会势力,是实现不了这么大的转型升级。虽然已经准备了一段时间,但是困难重重,进展缓慢。

    光跑那些手续,没有关系,没有背景,步履维艰。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再一次证实这个真理。

    社会的现实和冷酷,让张建华认识到,想要在市里打下一片天地,一个农村娃子需要付出不知几百倍的努力。

    而仲达海认识到自己的渺小,一个小小的警察,在自己职责范围内办理案子还行,踏入社会这个无边无际的海洋里,自己真的达不到海洋的彼岸。

    有时候,仲达海自我解嘲,妄自叫达海了,只能算是小河,就像沙沟村的南沙河那么小。

    冬去春来,春寒料峭,乍暖还寒。

    虽然说仲达海的心思在建筑公司的事情上,但工作还是要干,手里的案子还要查,毕竟仲达海暂时还没有白冰洁的那种勇气,果决地辞职,仰天大呼一声,本大爷不玩了。

    仲达海开车去银行调取证据,很多经济案子都涉及资金流动,需要银行方面的协调配合。

    好不容易办完事情,天空却突然下起了雨。

    本来已是春天,但温度还有些低,这么一下雨,更显得清冷,冷风伴着雨水冷嗖嗖地怕打着脸,刺的脸颊生疼,又冷又疼。

    仲达海小跑着穿过雨帘,赶紧打来车门坐进去,就这么片刻,浑身被风吹透了,虽然还穿着羊毛坎肩,但一点也不御寒。

    仲达海开着车行进在街道上,因为下雨,车辆有些拥挤,行进速度也不快。

    本来还可以去调查其他证据,仲达海此刻没了心情,也不急于这一时,下雨天还是回办公室看看书喝喝茶吧。

    仲达海正漫无心思地开着车,突然从侧后方冲过来一辆车,想要插空挤到前面去。

    仲达海正在出神,被这突如其来的车辆吓了一跳,只听得“咣”的一声,车的后视镜被对方车辆刮了一下,直接歪到了一边。

    仲达海一看,顿时那个气呀,怎么会遇见这么霸道无理的车。再仔细一看,那辆冲到前面去的车竟然没有车牌,而且还不是新车,这是无牌车辆!

    仲达海突然来了当初巡逻时的那种感觉,必须要检查这辆无牌车,说不定还可能是盗抢车辆呢。

    仲达海紧紧跟随着无牌车,找准时机,突然加速,将无牌车逼停。

    “请出示你的驾驶证。”仲达海迅速下车,冒着雨淋,亮出证件,大声说道。

    对方看到了仲达海的证件,应该是心里害怕了,突然一打方向盘,直接将车子开了出去。

    仲达海本想逼停对方,然后停车检查,没想到对方狗急跳墙,直接开车跑了。

    一看这情况,仲达海心里更是气愤,也更是怀疑,车上的人难道是违法犯罪分子?

    仲达海转身跑回车上,加大油门就追了上去。

    对方也发现了后面紧紧追来的仲达海,无牌车像疯了一样疾驰而去。

    此刻,仲达海只想追上无牌车,抓住那个不知名的混蛋,不仅要他修车,还要送他去看守所。

    仲达海心里咒骂着,极速开车,紧追不放。

    眼见无牌车驶向了云江大桥,仲达海心里急切,一加油门,猛然加速,直接朝着无牌车开了过去。

    仲达海在无牌车的后面,看不见前方的情况。

    就在这时,无牌车前方有一辆黑色帕萨特正在行驶中,黑色帕萨特前面的车辆突然一个急刹车,黑色帕萨特也只好急刹车。

    而后面的无牌车速度很快,直接撞向了黑色帕萨特,只见黑色的帕萨特被撞了出去。

    黑色帕萨特被撞之后,顿时失去了控制,斜着冲向了桥边,撞断了桥栏杆,直接掉下了云江河。

    仲达海正极速加着油门,没想到前面的无牌车撞车了,赶紧踩死刹车,但是路面湿滑,车子借着惯性,硬生生地撞在了无牌车的车屁股上。

    仲达海努力控制住车子,抬眼便看见了前面一个黑色轿车的影子,车子一头掉进了云江河里。

    只听得“哗啦”一声巨响,云江河迸溅出了高高的水花。

    有车子掉进了云江河里,车里面的人危险了!

    仲达海的脑海里顿时闪现出这个念头,如果不及时营救,车里面的人肯定会被淹死的。

    刹那间,仲达海推开车门跳下出,刚想要跑过去,突然收住脚步,转身从车上拿下逃生锤。

    他来不及去管那辆无牌车,迈开步子就朝车子落水的地方跑去。

    此时救人要紧,必须救人,人命关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