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仲达海疾步跑到桥边,低头一看,只见那辆黑色帕萨特正在往下沉,车身很快就要全部没入水中,而车子的车窗紧紧关闭,车内的人却没有丝毫动静。

    来不及多想,仲达海迅速脱掉鞋子和外套,看准黑色帕萨特的位置,纵身跳进云江河里.

    桥面距离水面足足有五六米高,扑通一声,河面溅出一大片水花,仲达海一下子潜入水中。

    身体进入河水的一刹那,仲达海顿时感觉到冰冷的河水猛刺全身。

    仲达海使劲浮出水面,此时他唯一的感觉就是“冷”,实在太冷了。

    虽然此时已是初春,但河水里寒气逼人,冻得骨头疼。

    仲达海的手脚顿时变得僵硬,他这才发觉,这一跳下来,不是来救人的,而是自己也想作死。

    但是,眼看黑色帕萨特就要没入水中,仲达海顾不得冷,使出全身的力气,游到车子旁边。

    他抓住车门把手,使劲拉了两下,却没有拉动,应该是里面反锁了。

    仲达海看不清车内的情况,眼见车子就要全部没入水中,他不敢再犹豫,举起逃生锤,用力砸向车窗玻璃的边角。

    仲达海连续猛砸了几下,将车窗玻璃击碎,几拳将砸碎的玻璃锤掉,只见驾驶员是一个年轻的女子,而年轻女子趴在方向盘上,好似被撞昏了过去。

    “醒醒,快点醒醒,快爬出来,快”仲达海一边大声喊着,一边想要使劲拉开车门。

    女人听见有人喊,头动了动,清醒过来,抬起头转过脸来,看向仲达海。

    仲达海一看女子,女子脸上有血,一脸的惊恐不已。

    仲达海伸手抓住女子,想要将她从车内拉出来。

    他这才发现自己的拳头和手臂也是血,刚才砸车玻璃被划伤了。

    仲达海用力拽了拽女子,竟然没有拽动,女子带着安全带呢。

    “快解开安全带!”仲达海喊道。

    女子似乎更清醒了些,听见仲达海的话,低头想要去解开安全带,可是河水已经没过了她的胸口,根本看不见下面的安全带了。

    河水浸入车内的速度很快,女子还没有来得及去解开安全带,整个车身瞬间完全没入了水中,连同女子一下子看不见了。

    仲达海眼看着车子沉入水中,也没有招了。

    他还需要控制自己的身体,如果不立即采取行动,女子肯定会溺水而死,他自己的小命也危在旦夕。

    仲达海能够感觉到汽车在迅速向下沉去,事不宜迟,他深吸一口气,一头潜进河水里,摸索着被他砸开的车窗玻璃,努力钻进车子里。

    他睁着双眼,泛黄的河水,遮挡了视线,河水中的景象,看不真切,但近在咫尺的东西,总算能够看到一点门目。

    仲达海看见了女子模糊的身影,她已经失去了意识。

    他迅速找到汽车安全带的卡扣,摸索着解开安全带,抓住女子的一只手臂,一边努力将自己的身体退出车窗,一边拽着女子的身体往车窗外拖。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仲达海感觉自己的胸口几乎快要爆炸了,他的憋气已经达到了极限。

    如果再不从水里出来,他就要被憋死了。

    机会就在自己的手中,他不敢放开那个女子,他怕一旦放开,就没有机会再去抓住她了。

    仲达海明显感觉到,汽车正顺着河水,快速下沉,并向着前方滑去。

    仲达海不敢多想,死命地抓着女子的手臂,用身体顶住车身,奋力一拉。

    终于,女子的身体从车窗里被拽了出来。

    仲达海紧紧抱住女子,用仅存的一点力气,双脚努力踩踏着河水,向着河面浮上来。

    “哗啦”一声!

    仲达海好不容易钻出了水面,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这是生命的空气,没有空气,他也完了。

    此刻,他所在的位置,距离岸边还有十几米,如果他不能游到岸边,他和女子依然处于危险境地,随时都可能被河水冲走淹没。

    是生还是死,只在一念之间,只在一瞬之时。他一横心,紧抱住女子,使出吃奶的劲,奋力向岸边游去。

    他的眼里只有那黑暗的河堤,游到那儿,才会安全。

    即使此刻,围观的群众看见仲达海将人从车里救出水面,正在桥上高声喊着“加油”。

    可他全然不顾了,整个世界里只有一个字“游”。

    奋力游着,游到岸边,爬到岸上,那样才有救。

    十几米的距离,走路的话不算远,可是在河水里游,还抱着一个失去意识的人游着,那种辛苦,实在太难,特别是对早已经精疲力竭的仲达海来说。

    仲达海是幸运的,庆幸以前专门练过游泳,练过在河水中救人,也幸好女子失去了意识,他只需要将女子拖上岸就行了。

    如果是一个正在垂死挣扎的落水者,那救人的难度可就更大了。

    五米、三米、一米

    仲达海几乎要虚脱的时候,终于伸手触摸到了岸堤。

    此时,岸边已经有群众在等待着帮忙。

    在大家的齐心帮助下,仲达海终于将女子拖上了岸。

    他爬上岸堤,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一边喘气,一边看着女子。

    女子躺在地上,浑身湿透,衣服紧贴在身上。

    她的身材修长,很匀称,很有型,脸被满头黑发包裹住,看起来真的像一具尸体。

    “人死了吗?”

    “人还活着吗?”

    “要做人工呼吸吗?”

    “需要赶紧施救啊。”

    围观的群众看着地上的女子,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

    但是,只听见有人说话,没有人出来去施救。

    仲达海连着喘了几口气,迅速恢复了一些精神,从地上站起来,拨开挡在身前的群众,直接走到女子的身旁。

    施救!这个事情,他学习过,此刻他需要继续对女子进行施救,必须尽快让女子苏醒过来。

    如果,女子昏迷时间过长,一样会失去生命。

    仲达海按照自己学过的知识,检查了一下女子的口腔,口腔内并没有堵塞物。

    他一腿跪地,另一腿屈膝,一把抱起女子,将女子俯卧在自己的大腿上,不停地敲打着女子的背部。

    只见女子的的口中不停有水流出,女子在河水里喝了不少水。

    仲达海见差不多了,又将女子放在地上,开始对女子进行心脏按压和人工呼吸。

    仲达海做的很认真,完全没有去想入非非,此刻他也没有那份精力,只有将女子救醒,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几分钟后,只听见“咳咳”几声,女子有了反应,终于苏醒过来。

    仲达海见女子醒了,力气一松,两腿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

    刚才又急又累,这一下是真的虚脱了。

    旁边的群众见女子醒了,禁不住纷纷鼓起掌来。

    响亮的巴掌声,惊醒了女子。女子慢慢地支起身体,茫然地看着眼前的人们。

    “啊!这,这是,在哪儿?”女子弱弱地问道。

    “你掉进河里了,被救了上来。”

    “太危险了,你真是命大啊!”

    “是啊,捡了一条命。”

    “幸亏被这个小伙子遇上了,要不然,悬”

    “这是不要自己的命,去救人啊。”

    “看着都吓人。”

    “小伙子真不错。”

    围观的群众你一言我一语,听在女子的耳朵里,她渐渐清醒过来,心里也明白了怎么回事。

    她的车子掉落进河水里了,是面前的这个男孩不顾危险,跳下河,救了她。

    她应该好好感激他,这才对。

    可是,她渐渐清醒的过程中,潜意识里好像感觉到有人亲了她,还不停地按压她的胸部,那不是对她的非礼吗?

    女子的思维很混乱,刚才车子撞向桥墩掉落河下的那一刹,她心里确实害怕了,她眼见自己的生命即将要结束,那种恐惧让她几乎灵魂出窍,整个人完全坠入深渊。

    而此时,她知道,自己已经安安全全的了,本应该大笑一声,可是她的心脏跳动的实在太厉害,她想张口说话,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女子抬手拢了一下凌乱的头发,露出了苍白的脸色,那张脸粉嫩如玉,柳眉黛目。

    只是,唯一遗憾的是,她的鼻孔处,似乎还有血迹流出。

    女子低下头来,将脸埋在双腿之间,她还需要再稳一稳神,静一静心,努力平复自己的神志。

    就在女子拢发露出净白的脸的那一刻,仲达海恰好看见了她的脸。

    仲达海猛然间惊愕了一下,心神一顿,这个女子是谁?怎么好像在他的梦中出现过?

    他蓦然明白了,这个女子不是别人,而是他一直以来在梦中见到的,正是那个梦寐以求的美人鱼嘛!

    仲达海当场呆住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真是天意?

    就在仲达海神游天外之时,警察和医生赶了过来。

    女子被搀扶着去上救护车,不知道她身上是不是还有其他伤情,需要送医院救治。

    女子转头看了仲达海一眼,低声说了句谢谢。

    仲达海微微笑了笑,摇了摇头。

    救护车开走了,一个警察走了过来。

    “是你下河救了人?”警察附身,问道。

    “是。”仲达海点点应了一声,从地上站起来,面前的警察,他并不认识。

    “哦!能把人救上岸,好样的。”警察赞扬一句。

    “我应该做的。”仲达海抬手擦去脸上的水珠,随口说道。

    “嗯,你这是见义勇为的行为,应该受到表扬。”警察呵呵一笑。

    仲达海无奈地摇摇头,苦笑一下:“我可不是见义勇为,这是职责所在。”

    警察一愣,不是见义勇为,是职责所在,啥意思?

    “我也是警察,市局经侦支队的,我叫仲达海。”仲达海自我介绍。

    “哦!”警察恍然大悟。

    “我正在查案,追击一辆无牌车,没想到突然发生了碰撞,前面的一辆黑色轿车被撞,掉进了河里,幸好司机被救了上来,就是刚才那个女子。”仲达海说道。

    他简单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他没有隐瞒,也没有多说,毕竟现场很多人看见了呢。

    详细的情况,就让警察去了解吧。

    仲达海的车子被无牌车撞了,现场让警察去处理,他现在需要去医院看看那个女子的情况。

    仲达海心想,有些话,需要尽早对女子说,算是表达自己的歉意吧,这件事跟他有着直接的关系。

    警察疑惑地跟着仲达海来到他的汽车旁,然而让人意外的是,那辆无牌车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无牌车呢?混蛋!跑了!”仲达海看着眼前的景象,顿时气的七窍生烟,当场大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