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看着仲达海的车子,这是一辆便车,并不是制式警车。

    但,这车是经侦支队的,平时作为外出调查案件用,当然算是公车。

    现场,只有这一辆车,仲达海口中说的那辆无牌车,根本就没见着。

    这算那门子事?

    就在仲达海跳下云江河救人的光景,那辆无牌车早就借机溜了,此时不溜何时溜!

    警察知道仲达海的身份后,没有怀疑仲达海的说法,再说现场都有监控,一调查就清楚了。

    “交警队的人,很快就会过来,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警察善解人意地劝慰一句。

    “是的,绝对跑不了他。”仲达海用力点着头,心里笃定。

    仲达海打开车门,拿出自己的包,然后将车钥匙递给警察,说道:“我先去医院一趟,这儿就交给您了,谢谢哈。”

    仲达海心想,偶然出现这种变故,必须先去医院找到那个落水女子,刚才没有来得及向她解释,争取获得她的原谅,这才是出路。

    他先回宿舍换了一身干衣服,又急匆匆赶到医院,却没有找到那个女子,一番打听之后,才知道女子已经离开了。

    原来,女子被送到医院,简单处理了一下,鼻子不再流血,身体没有大碍,便自己离开了,毕竟她的衣服湿透了,需要换一身干净的衣服。

    仲达海想打听那个女子的名字,但一无所获。

    他在医院没有找到女子,心里有点失落。幸好的是,女子安然无恙,他也放心多了。

    仲达海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宿舍,这才发觉头有些沉,四肢有些酸痛。

    在河水里,真的很冷。爬上岸的时候,真的很累。

    这是仲达海的感觉,回想起来,就是拼命。人生难得死一回,终于深深体味了生一回。

    仲达海吃了点东西,便躲进被窝里睡了,他急需要养精蓄锐,回补精气。

    但是,天不遂人愿,等到仲达海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发烧了!

    这是体力透支后,身体虚弱造成的后遗症,冷气侵袭,浸入体内了。

    一次简单而意外的偶遇,竟然发生了这么重大的事情,差一点害了一条人命,自己也将小病一场。

    仲达海的情绪低落下来,虽然还不知道事情处理的情况,但他的心思显得不安起来。

    仲达海想要好好休息,但是,事与愿违,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处理呢。

    首先,经侦支队长打来电话,问他上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仲达海一拍脑袋,这才醒悟过来,事情发生后,他竟然忘记立即汇报领导,这可是大事。

    怎么一点思想敏感性都没有呢?完全被自己的急切心情搅乱了。

    仲达海赶紧向领导解释一番,没有过错,现在也是错,都怪自己太激情用事了,事后处理也不妥善。

    仲达海从床上爬起来,不能呆在宿舍里休息了,必须要去派出所和交警队了解一下情况,这件事赶紧处理好,才是最重要的。

    此时,谁能帮他?

    当然,第一位的只有柳志宇了,只要他不外出查案,应该有时间。

    现在,张心平肯定没有时间,他整天在特训基地进行训练,训练就像吃饭一样,一顿都不能少,所以,还是不打扰他了。

    恰好的是,柳志宇正在办公室,一听说仲达海的事情,立即驱车赶来。

    柳志宇开车带着仲达海,仔细听着仲达海诉说上午发生的事情,他心里明白了。

    这本是一件很小的事情,没想到发生撞车,车子还落了水,幸好仲达海将那个女子救了上来。

    否则,事情就严重了,影响可就太大了。

    “现在的问题是,要找到那辆无牌车,把事情经过还原清楚,还要找到那个落水女子,看看事情如何解决。”柳志宇说道。

    “哎,那辆无牌车偷偷跑了,想要找到有些麻烦啊。”仲达海叹了一口气,无奈地摇摇头。

    至于那辆无牌车,想要调查清楚,需要下很大功夫。

    但是,这不是一起案件,派出所和交警队能不能全力以赴,还不好说。

    这件事已经发生,至于最后的结果,仲达海心里没底,只要不弄出太大的动静,悄然解决掉是最好的了。

    这是仲达海心里期望的,他不想出名,这也不是多好的事。

    按说跳下河去救人,值得称赞,可这事的因果跟他有关系啊。

    仲达海和柳志宇赶到交警队,看了交警调取的道路监控,画面恰好能够看见那辆无牌车撞到了黑色的帕萨特,帕萨特被撞后失去控制掉落水中。

    能够证明仲达海没有说谎,也不是仲达海开车撞了那辆黑色帕萨特。

    但是,交警没有获得那辆无牌车的任何线索,无牌车逃离之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这是一个坏消息,也在仲达海的意料之中,但也有一个好消息。

    那辆黑色帕萨特被打捞上岸,交警从车内找到了一个女式包,里面有那个落水女子的身份证。

    “冯安妮。”仲达海看着那张身份证,默默地念叨。

    照片上,女子很清丽,完全是一个美女。

    仲达海心里一阵悸动,这个女人很漂亮嘛。

    但,他再怎么悸动也无用,没有见到女子,没有问清情况,一切都还不好预料。

    “就是她?人长得不错。”柳志宇看着身份证上的照片,微微笑道。

    “那是,我救的女人,能不漂亮?”仲达海得瑟着说道,拿着身份证爱不释手。

    柳志宇看出来,仲达海心里有些异样,那颗石头心将要发了情么,想像到仲达海跳进河水救人的情景,突然想起了什么。

    “人是很漂亮,很像美人鱼。”柳志宇赞美道。

    “你说的太对了,我第一眼看到她,就觉得她像美人鱼。我的美人鱼啊,我终于找到你了,哈哈。”仲达海自得地傻笑起来。

    柳志宇拍拍仲达海的肩膀,笑道:“你呀,英雄救美,真说不定,能抱得美人归呢。”

    交警看见仲达海大笑,不知缘由,便走过来,说道:“车子,你们开走吧,我们一旦联系上冯女士,会尽快处理好这件事情。”

    “好。”仲达海应了一声,然后再次仔细看了看女子的年龄和住址。

    女子比他小三岁,住址竟然是省城,看来女子不是本地人啊。

    省城人氏,难道是路过云江?那么他们以后见面的可能性就很小了。

    仲达海略微沉思着,将冯安妮的身份证还给交警,道了谢之后,便去取车。

    车子不要紧,只是划了一下,简单一修就成。

    “柳志宇,你还忙着呢,直接回去吧。”仲达海朝柳志宇摆摆手,“我也回单位去交差,还需要好好解释一番,要是解释不清楚,不知道别人都怎么说呢。”

    柳志宇意味深长地看了仲达海一眼,笑了笑,说道:“那好吧,事情已经这样,应该没什么事情的,管别人怎么说。”

    柳志宇劝慰一句,笑道:“不过,等见到那个美人鱼,好好跟人家解释解释,争取一获芳心,你就万事大吉了。也许,这是你的命中注定呢。”

    仲达海点点头,拉开车门,说了一句:“呵呵,借你吉言了,但愿不出现意外。”

    柳志宇开着车返回,想着仲达海的事情,听着激情飞扬的音乐,他的心情也变得激昂起来。

    一直以来,仲达海因为心里只有白冰洁,而没有去找任何一个女孩子。

    一晃,就是将近十年,青春年华已不再,人到而立之年,依然孑然一身。

    仲达海心中有追求,那份挚爱,那份奋斗,只是想要实现他自己心中的梦想。

    事业和爱情缺一不可,这是仲达海对自己的要求。

    现在,白冰洁已经远去京城,不可能跟仲达海相濡以沫,那么仲达海的人生,就需要一个新的开始了。

    也许,这次的事情,就是仲达海人生转圜的关键点。这个来自省城的冯安妮,会不会是仲达海命中的那个白娘子呢?

    柳志宇非常期待,那个美好的结果,很快就能到来。

    手机铃声响起,柳志宇一看,竟然是大队长李文哲的电话,肯定队里有事,赶紧接听。

    “柳志宇,仲达海的事情忙完了吗?”

    “李大队,我正在赶回队里的路上,十分钟就到。”

    “哦!你不用回队里了,你直接去西郊垃圾场吧。”

    柳志宇一愣,当即问道:“发生案子了?”

    “对,我们正在赶往那儿,我们在那儿会合。”

    李文哲没有详细说明,便挂了电话。

    柳志宇一听有案子,立即调转车头,向西郊垃圾场疾驰而去。

    现场已经赶来很多侦查员,正在各自忙活着。

    柳志宇停好车,远远看见李文哲在一个很大的垃圾堆旁站着,嘴里不停地说着什么,他赶紧飞快地跑过去。

    “李大队,怎么回事?”柳志宇喘着气,急切问道。

    “噢,你来了。”李文哲回头看了柳志宇一眼,“捡破烂的人在这里发现了尸块。”

    “尸块!”柳志宇一惊,这可是命案。

    “是,尸块装在一个黑色塑料袋里,初步判定,应该是个女性,其他尸块,还在寻找中。”李文哲寻看着四周,那些侦查员就是忙着寻找尸块的。

    “怎么这么残忍!我也去找找。”柳志宇慨叹一句,转身朝其他垃圾堆跑去。

    李文哲没有喊住柳志宇,而是吩咐身边的侦查员,发现尸块的地方要仔细勘查,绝不放过一丝一毫的痕迹。

    西郊垃圾场很大,云江市的垃圾几乎都运到了这里,相当于是一个垃圾填埋场,也是云江市最脏最臭的地方。

    因为这儿太脏太臭,平时只有那些捡垃圾的人会来,一般人是不会来的。所以,能够发现那个黑色塑料袋也一个巧合。

    柳志宇顾不得刺鼻的臭味,也不管脚下的污垢,同其他侦查员一起,一点一点地进行搜寻,争取尽快找到其他尸块。

    即使人被害了,也要尽量找到全尸,这是对死者的尊重,也是他们的职责,也许还能够获得更多的破案线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