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经过一番全面细致的搜寻,侦查员又在其他垃圾堆里,找到了三个同样的黑色塑料袋。

    后来,赵学轩支队长也赶了过来,现场听取汇报,作了几点指示,因为还有重要会议,便先行离开了。

    一直到天色黑下来,李文哲才让侦查员收工,而发现黑色塑料袋的地方,都用警戒带围了起来。

    回到刑侦支队,简单休整之后,李文哲将人员召集起来,将有关情况进行汇总研判。

    柳志宇一边听一边记,心里极度震惊,这不是一起普通的杀人案,实在是丧尽天良,十恶不赦。

    被害者是一名女性,年龄很可能不到二十岁,躯干、四肢、头部,分别被**,身体上多处有重击伤痕,死亡时间不超过四十八小时,而且在女子的体内提取到了男性的分泌物。

    被害者生前受到过何等的折磨,一想便知,实在可恨。

    李文哲听完情况汇报,直接作出部署,以西郊垃圾场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全面走访调查,查找视频监控,争取获得破案线索。

    同时,动员全市警力,尽快查明被害者的身份。而技术法医加快检验鉴定,固定相关证据。

    柳志宇回到办公室,手里拿着被害者的照片,死者面部浮肿的厉害,几乎看不清面容,但是从轮廓和体型上,大略能够猜得出来,这应该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

    柳志宇低叹一声,一个美好的人儿,就这样没有了,而且是以这种惨不忍睹的形式。

    罪恶!社会中的罪恶,实在可恶,危及人们的生命安全,不除掉那些罪恶,社会怎么能够安宁?

    而他们作为刑警,就是去铲除那些罪恶。可这也不是一日之功,罪恶依然层出不穷。

    柳志宇坐在那儿沉思了良久,渐渐有了自己的思路,他能做的只是一个点,破案需要的是整体合力,但是他想要充分发挥自己的力量。

    柳志宇仔细观察着照片,然后起身去了法医室。

    “李大队,查找被害者的身份,我觉得可以把查找范围,以娱乐场所作为重点。”柳志宇走进李文哲的办公室,开口说道。

    “怎么?你有什么发现?”李文哲凝眉,看着柳志宇。

    “您看看这个。”柳志宇将几张照片放在桌子上。

    李文哲有些疑惑,抬手拿起照片,看了看之后,点了点头:“嗯,那个纹身,我也看到了。”

    刚才,柳志宇就是去找法医再次确认这个纹身。

    “这个纹身,纹的是一只蜜蜂,而且纹在小腹下方,靠近腹股沟处。这可是很隐私的地方,能够这样做,应该不是普通人。”柳志宇在李文哲对面的椅子上坐下,分析道。

    “因为尸体被损害严重,这个纹身并不是很清晰,你能这么仔细观察分析,很好。但是,目前来看,我们还是要全面的调查,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可能性。”李文哲说道。

    李文哲并没有因为柳志宇的分析,而直接决定缩小调查范围,现在的调查工作,几乎全警动员了,真的要重点调查,那也是侦查员的任务。

    柳志宇知道,自己跟李文哲站的角度不同,考虑问题的角度就不同,他仅作为一名侦查员去思考问题,而李文哲却要站在全局工作的角度去周密组织。

    于是,柳志宇便主动请缨,亲自去那些娱乐场所调查。

    当然,对于那些娱乐场所的人员,他并不熟悉,这只能通过派出所和一些知情人员了解。

    连续几日过去,柳志宇走访了几十家娱乐场所。但是,一无所获。

    而全面的调查,也没有发现有走失人员。

    受害者的身份差不清楚,破案就无从入手。

    西郊垃圾场的调查工作也在继续,同样没有丝毫进展。

    那个地方实在太脏太乱,没有监控,很少有人,每天都会填埋很多垃圾,即使有一些线索,也早已被掩埋在垃圾堆里了。

    柳志宇为了无名女尸案忙得喘不过一口气,几天几夜没有好好休息,更没有回家看看。

    而仲达海也没闲着,忙着处理自己的事情。

    他听说柳志宇忙于案子,可他帮不上忙,毕竟不是一个警种,职责分工不同。

    此时此刻,没有意外,也有点意外。

    仲达海凝目看着面前的人,思维有些迟钝,心里有些纷乱,这是他盼着想要见到的人,此时终于见到了,却让他呼吸有些局促了。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落水的女子,名字叫“冯安妮”的女子。

    “谢谢你,救了我。”女子微微一笑,眼神满含真诚。

    “哦,不,不谢,我,我应该做的。”仲达海对视着女子,心里有点慌,说话有点口吃,完全没有下水急救女子是的勇气和勇敢。

    “呵呵,你叫仲达海,对吧。”女子靠近了仲达海一些。

    “是,你知道我的名字?”仲达海几乎能够感觉到女子的呼吸,一丝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

    女子看着仲达海有些痴呆的样子,心里一笑,难道这个大男人,竟然会害羞吗?

    那天,他可是毫不客气地就亲她、压她,那个时候他一点都不害羞,更是毫不顾忌男女之别。

    “我已经跟交警了解过了,你也是一个警察,你还说,这是你的职责,对吧?”女子眯着眼睛,眼神变幻,似有一种哀怨。

    仲达海心中一动,他看得出来,女子是对他有感激,也有埋怨,难道是因为那个?

    “我,我当时,看你有危险,迫不得己,我不是想冒犯你,那是为了救你”仲达海赶紧解释。

    “哎!”女子低叹一声,摇了摇头,然后说道,“别说了,过去了,我不想了,你也不能想。”

    女子想要抬手揉一揉胸前,但觉得不妥,被按压的部位疼了好一阵子,没想到面前的男子,当时那么用力,真当不是自家的。

    “我,我没想啥,啥也没想,只想着救活你”仲达海急着再次解释。

    “好好,我明白,我理解,我感谢你还不行嘛。”女子连忙摆摆手,这个话题不能再进行下去了,“我叫冯安妮,谢谢你的救命之恩。”

    “你好,冯女士。”仲达海当即回应,转而说道,“你别说谢,也别说什么恩了,我是举手之劳、职责所在,所以,能够认识你,我感到非常荣幸,唯希望您身体无恙,一切安康。”

    仲达海接到交警的电话,就赶到交警队,一眼就见到了那个落水的女子。

    于是,便有了两个人的对话。

    仲达海晚上一直做梦,梦想见到那个落水的女子,此刻真的跟她面对面了,他心里非常欣喜,她会是他的美人鱼吗?

    冯安妮听了仲达海的话,露齿一笑,说道:“嗯,我很好,我还想好好活着呢。”

    仲达海想了想,问道:“冯女士,您想怎么处理这件事?”

    冯安妮收住笑容,说道:“我的车掉进河里,车子需要维修,可那个撞我的车跑了,我找谁要回损失呢?”

    仲达海明白了,这个冯安妮想要找人修车子。可是,他总不能给她赔偿吧。

    “那辆车还没找到吗?”仲达海问道。

    “没,交警说,很难查的,难道要我自己承受损失啊。”冯安妮眉头一皱。

    “这个,难查?”仲达海不好回答,想了想,“你的车不是有保险吗?”

    “保险?有啊。可是,我想追查出那辆撞我的车,特别是撞我的司机,我要找到他,我要好好教训他一顿,这样才能解气,该欺负姑奶奶我,我要让他好看。”冯安妮咬着嘴唇说着,竟然慢慢露出了獠牙。

    “啊!这样啊。”仲达海一惊,面前的美女,也不是好惹的。

    “对,仲达海,你是警察,你又看见了那辆车,你一定要找到那辆车,让我好好教训那个混蛋。差一点害了老娘,这口气不出,我心里难受,你帮我,好不好?”冯安妮一会儿咬牙切齿,一会儿乖巧讨好,最后,竟然拽住仲达海的胳膊,不停地摇晃起来。

    仲达海傻愣愣地看着冯安妮,这个女子,脸色多变,声色俱茂,像个演员,很漂亮的丽人。

    冯安妮的手指细长白嫩,传递过来一阵阵温热。

    仲达海稳重心神,他感觉有点琢磨出女子的性格和脾气,女子的年龄不小了,但还有点孩子气,就是不知道是干什么职业的。

    “这样好不好,我虽然不是交警,但我愿意帮你查找那辆车,一旦找到那个混蛋,先让你教训一顿,你好好出出气。”仲达海连忙保证道。

    “真的,那太好了,我等着好消息。”冯安妮见仲达海答应了,高兴地笑道。

    “你的车掉进水里了,先送修理厂维修,走保险程序,这件事让交警处理就好了。”仲达海说道。

    “也只好这样了。”冯安妮松开仲达海的胳膊,无奈地说道。

    仲达海看着那双小手松开,那种柔软温热的感觉不见了,心里竟有一丝的失落。

    “要不,我请你去喝咖啡,消消气,提提神,怎么样?”仲达海及时提出了邀请。

    “喝咖啡?”冯安妮一愣,看着仲达海,有人想请她喝咖啡,这个主意不错。

    “嗯。”仲达海点点头。

    “我请你吧,你救了我,应该我请。”冯安妮说道。

    “别客气了,我是男士,请女士,那是应该的。”仲达海笑道。

    “那,好吧。”冯安妮莞尔一笑。

    冯安妮知道,车子被撞,自己落水,这件事没有什么好处理的了。车子该休的修,溜掉的那辆车该找的找。

    她自己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没有精力全想着这件事,她也不想无谓地消耗时间。

    “那个,你开车来的吗?”仲达海随口问道。

    “没,我的车掉水里了,我哪还有车啊,我打出租车来的。”冯安妮苦闷地说道。

    “哦,你坐我的车吧。”仲达海转身走向车子,随口问道,“去哪一家咖啡馆?”

    冯安妮紧跟着仲达海走了过去,展颜一笑,说道:“客随主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