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夏小姐,因为男方握有充足的材料证据,若真的走司法程序,对你而言十分的不利。”

    “最坏的结果是什么?” 夏知意握着手机的手不禁紧了几分。

    “净身出户。”

    她瘫坐在沙发上,只觉脑袋一阵嗡嗡作响。

    “我以为你识时务已经搬走了呢。”

    略带嘲讽的语调宛若寒风般刺耳。夏知意冷冷的望去只见虚掩的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映入眼帘的是一袭红裙,长发微卷,面上挂着嘲弄的夏言溪,她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款款踏来。

    “不到最后一刻,你凭什么以为我输定了?”夏知意眯了眯眼,卯足了气势。

    夏言溪掩着嘴轻笑了起来:“就凭你有把柄握在我们的手上。”

    夏知意的脸色微微一暗,当即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净身出户罢了?你以为我会怕?”

    “有夏氏集团当靠山,你自然是不怕的,只可惜大厦将倾,你已经风雨飘摇了。”

    “什么意思?”夏知意直勾勾的盯着她,一股强烈的不安却在心中窜了起来。

    夏言溪漫不经心的拨弄了一下头发,淡笑不语的打开了电视。

    “半月前,夏氏地产旗下的一处新建商品楼房发生坍塌,造成三死二伤,警方介入调查,发现其商品楼房的建设使用了劣质水泥,是造成事故的主因,而身为夏氏最大股东的夏天成将担全责,另外,警方通过调查意外发现夏天成涉嫌贿赂”

    什么?!不可能!

    夏知意死死的盯着电视屏幕,紧攥着手机的骨节微微泛白,身体不住的打颤。

    夏言溪瞟了一眼夏知意,那眼神就像在看落水狗一般愉悦不屑。

    “今早夏氏股票已经停盘了,夏氏已经彻底玩完了。”紧接着的是一阵笑声。

    楼房事故,股市停盘,贿赂,这些意味着什么,她不敢想象。

    她颤抖着拨了夏天成的号码。然而传来的却是一阵机械的女音。

    她心中顿时涌起一股巨大的不安,似想到了什么,便疯了一般起身冲了出去。

    此时的夏氏大门已经被记者和看热闹的人围得水泄不通,还有拉着横幅静坐的事故家属。

    夏知意的眉头几乎皱成了山丘,然而一想到如今爸爸的处境,她便心急如焚的走了过去。

    没等她挤进去,就有眼尖的记者发现了她,于是她很快成为了媒体的焦点。

    “请问夏小姐,对于你父亲贿赂一事,你有何看法?”

    “夏小姐,您是否知晓您父亲贿赂的内情?”

    “夏小姐,夏氏为了自身利益,偷工减料,致使楼盘坍塌,那么之前的楼盘开发是否存在此类问题?”

    记者的问题就像大炮一般狂轰乱炸,丝毫不给她喘息的机会。

    盯着这一张张咄咄逼人, 毫不退让的脸,夏知意有一瞬的恍惚。

    突然,人群中一道惊呼传来。

    “有人要跳楼了。”

    众人的视线纷纷被吸了过去,包括围剿夏知意的记者们。仰头望去隐隐能看到二十五层高的楼顶站着一个摇摇欲坠的身影。

    不可以!夏知意的心几乎纠在了一起,她发狂般朝电梯跑去。

    然而还是迟了,等她到达楼顶的时候,早就是空荡荡的一片,她紧咬着浸血的唇瓣,眼前一阵发黑,腿一软跌坐在了地上。

    她不敢走过去,她不敢去看,她不敢相信昨天还在对她笑的爸爸就这么一切就像梦一般那么不真实,然而急救车警报的声音却残酷的告诉她,这不是梦

    她仿佛失去了灵魂的布娃娃一般垂着头,一瞬间泪如雨下。

    然而事情还没有完

    此时家里的保姆突然来了电话。

    “小姐,你快回来吧!夫人的病情恶化了。”

    夏知意浑身一颤,心脏阵阵抽痛,妈妈一定是知道了爸爸

    她开车一路狂奔回去,当看到停在门口的那辆车时,她的心一下子仿佛坠入了冰窖一般冷意骇然。

    难怪妈妈的病情会突然恶化,一定是沈枫跟夏言溪将所有事情都告诉了妈妈。

    她深吸了一口气,将喉咙的那股猩甜强压了下去。

    一进门,保姆张嫂便抹着眼泪走了过来,哽咽着说:“小姐,夫人等不到你来,已经”

    “什么?”夏知意的眼睛一花,竟是一口血喷了出来。

    张嫂大惊,连忙扶住了摇摇欲坠的夏知意“小姐。”

    “知意,你回来了?都怪我不好,不该将爸爸跳楼一事告诉妈妈的,否则她也不会”

    说话的人正是夏言溪,她抹着眼泪,一副自责的模样,可那话语中却是掺杂着几分爽快。

    而紧跟在夏言溪身后的自然是她那个要她净身出户的丈夫沈枫。

    “夏言溪,沈枫,我杀了你们。”

    今天的一切都是他们造成的,她要杀了他们,夏知意胀红了眼睛如同失去理智一般的疯狗朝他们扑去。

    夏言溪见势不好,惊叫了一声便躲到了沈枫的身后。

    眼看着夏知意就要扑上来,沈枫的眼底掠过一抹阴寒,抬脚就朝她的小腹狠狠地踢了过去。

    沈枫毕竟是男人,又学过一点武术,这么一踢又是出尽了全力。而再怎么凶狠,夏知意也只是一个女人。

    望着捂着小腹跌坐在地上的夏知意,张嫂连忙走了过去。

    “小姐,你没事吧?”

    “哈哈哈”夏知意拂开张嫂欲伸过来的手,盯着沈枫与夏言溪又是大哭又是大笑,心中的悲凉、愤怒如大火般燃了起来,却又犹如这绝望的处境一般显得无力颓然。

    “夏言溪,我爸妈待你不薄,沈枫,我当初真是瞎了狗眼才会嫁给你,你们当真好得很,将我爸妈都逼上了绝路,说你们猪狗不如,都是抬举你们。”

    夏知意几乎是用吼出来的,一字一句,字字皆是血泪。她恨,她恨自己蠢,恨自己现在才看清这两个人的真面目,她更恨自己只能眼睁睁看着爸妈离自己而去,却又无能为力

    “待我不薄?夏知意,你爸妈当初把我从孤儿院领养,不过是为了给你当个丫鬟罢了,你有什么脸指责我?”夏言溪冷斥道。

    望着她如此义正言辞的模样,夏知意没由得想笑。

    “那你扪心自问,真的像你说的这样吗?”

    夏言溪面色一僵:“可他们明知道我跟沈枫的关系,却因为你喜欢沈枫,就劝我放弃?凭什么?”

    什么?难道在她跟沈枫结婚以前,夏言溪跟沈枫就已经是男女朋友了吗?

    不可能,爸妈不会这样做的,一定是夏言溪故意。

    掩去惊讶,夏知意冷笑道:“事到如今,你们背着我干了龌蹉事,还要义正言辞的倒打一耙吗?”

    “够了!”沈枫不耐烦的低吼了一声,便将离婚协议书扔到了夏知意的面前。

    “签了赶紧滚。”

    这个男人真是冷漠至极

    夏言溪望着狼狈至极的夏知意,得意的呵呵一笑:“夏知意,如果你乖乖签了,说不定我心情好,还能给你几天吃饭的钱。”

    夏知意盯着那份离婚协议书半晌,有一声没一声的冷笑了起来。

    签了离婚协议便意味着她净身出户。夏言溪转正,怎么可能呢?

    “只要我一天不死,就不会签。”

    沈枫与夏言溪的脸色同时一变。

    夏知意这贱人是想死磕到底吗?但是她怎么会给她机会?

    “你可以不签,那就不要怪我把你跟男人春宵一度的视频放在网上去。”

    “你”夏知意面色阴沉的盯着得意忘形的夏言溪顿时说不话来。

    “没想到吧!说你蠢,你还不信,不止是视频,就连你跟那个男人被捉住,都是我们一手导演的。”夏言溪嘲弄的说着,嘴角一勾笑了起来。

    夏知意的心中顿时一片清明,其实细算起来出事故的楼盘,爸爸一直都是交给沈枫在做,从一开始他们就在算计如何将夏家逼上绝境,包括贿赂一事,绝对是他们动的手脚。

    这一切都是他们导演的可是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因为现在除了自己的命,她什么都失去了

    夏言溪端着看戏的姿态以为夏知意会再次奔溃,如狗一般发狂,岂知她却是镇定的站了起来,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沈枫与夏言溪看得皱眉不止,夏知意想玩什么花招?

    就在二人放松警惕之时,夏知意如猛虎出笼一般朝挡在夏言溪面前的沈枫扑了过去。 她狠狠地掐住了沈枫的脖子,不给他一点喘息的机会。

    望着夏知意那双泣血的眼睛,沈枫心中没由得一悚。那股恨意与绝望就像一股巨浪般将人席卷了进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