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夏翼臻的学习和生活越来越有意义,带着一种拯救哥哥的使命感,她继续默默地单机更新!

    公羊韧这一回的炼丹手法玄妙无方,只可意会,无法言传,再一次搅动了族人的心湖。

    公羊韧在炼制的过程中感受到自身境界的松动,筑基境好像不再排斥他的道,一股没来由的气旋从他的丹田生发,晃晃荡荡朝着不知名处吹去。

    这一过程酥麻而无痛感,公羊韧体悟着气旋,手中的动作不停,不过他根据新的体悟调整了原本存在于心中的手法。

    忽而,他的体内似乎引动了一股暗火,在气旋的鼓动下,欢欣地如同无根的浮萍,飘在气旋的前方。

    公羊韧的经脉血肉被无根的离火炙烤,离火东冲西撞,由于脱缰的野马,任其所之,任何阻力都被其烧为乌有。

    公羊韧痛的额头青筋暴突,却喊不出声来,冒出的汗珠出来又下去,带出离火烧烤逼出的体内杂质。

    阿黄慧眼透视,知道小主人到了突破的关键时期,当即传音公羊木,一起护法。

    族人也注意到了世子的异状,但他们修为较低,没有能力去做什么。

    阿黄和公羊木没有靠得太近,他们无法出手,公羊韧的身体忽明忽暗,一股绝强的能量排斥着他们,这一股能量让阿黄也无能为力。

    唯天地大道不可欺,阿黄暗暗欢喜吃惊,小主人在经历一场大造化。

    公羊韧的头脑仍是清醒的,他知道自己正在经历的跟炼制这一炉圣器丹药有关,已经到了可以温养老爷爷残魂的时刻,即便自己停止炼丹可以中止无法忍受的疼痛,他还是选择了继续。

    周围的空气开始雾化,透明的丹室仍旧被无视,无边的水汽从外界补充进来。

    在外人的眼中,世子的身形开始渐渐透明,仿佛也化作了神秘的水汽,如果不是收到阿黄大仙和族长示意安静的手势,他们都要急切地叫喊着冲下看台,用自身的生命来试图挽救世子。

    晓丹和晓雪毕竟还小,她们已经哭着迈出了她们的腿。

    “不要怕!”

    天空中想起类似公羊韧的声音,这声音回荡在每一个的耳边,不过这个声音里透着他无法察觉的威严和沧桑。

    晓丹和晓雪不动了,她们忍住抽泣坐了回去,她们最听韧哥哥的话了,韧哥哥显示出的一切神异她们都认为是合理的。

    族人和公羊木也心安了。

    阿黄听出了这个声音,激动使他差一点现出黄狗的原型,他昂起头看着天空,嘴角在抽搐,任凭热泪淌下来,淌过了嘴角,淌到了脖颈。

    “小黄,你来!”

    这一声喊很亲切,尽量模拟公羊韧的声音。

    阿黄的情感已经决堤,他变成了小黄狗的原型,还好水汽结成的法阵及时裹住了他。

    一刹那,阿黄已经与水汽融为了一体,不见了。

    族人再一次经历了九年前的神异,他们的身体被定住,他们的意识如在梦中,他们的修为在疯长。

    水汽更浓更密了,不见了世子和阿黄,围着丹炉的地方下起了雨。

    雨越下越密,雨水越积越多。

    雨水流到有人的地方就自动停止了,水面开始上涨,越涨越高,高过人群,高过丹室的透明外墙。

    最终形成了方圆三丈、高三丈的大水柱。

    人们无法看到水柱内的任何情形,也听不到水柱内的任何声音。

    一圈等高的青色光幕形成的结界,把人们挡在了外面。

    在结界里面,一个慈祥的老人坐在了大青龙的背上,脸上充满了笑意。

    公羊韧坐在一只小黄狗的背上。

    小黄狗吐着舌头,摇着尾巴,靠大青龙很近。老主人的出现,给了他无穷的勇气,他抵抗着神龙种族的威压,热切地望着老主人。

    “韧儿,你很好!圣器丹药的气息给了我很大的滋补,我提前醒过来了。”

    老人一招手,小黄狗载着公羊韧上升到比大青龙稍矮一点的位置。

    老人请抚龙背,开口道:“天龙道友,请让他们再上升一点吧?”

    大青龙嗯了一声,龙须微动。

    公羊韧和小黄狗又上升了一截,公羊韧扑倒老人的怀里撒娇。

    小黄狗也靠在老人的腿边,尾巴摇得更起劲了。

    大青龙肚里咕噜咕噜一阵,一张口,吐出来很多颗蚕豆大的六面灵晶,首尾相衔,笔直如棍。

    “天选之子,你其实已经达到了筑基境初期的修为,也拥有了晋升筑基境的身体素质,然而你是天选之子,注定不同,现在还未到你晋升筑基境的最佳时期。”

    “我以天道在这个世界开放的特殊权限,将你的修为压制在蕴灵境大圆满,并且助你开辟出了丹道血脉。”

    “你即将炼制成功的圣器神品丹药,能够对等地品神级血脉,故而你目前成就的血脉也是丹道地品神级血脉。”

    “在你下次晋升筑基境的时候,还有提升丹道血脉的大好空间,也会另外开辟出高品级的武道血脉。”

    “晋升筑基境时,双脉共存,同为天品最高级,整个象棋大陆世界绝无仅有,前无古人。成就武道天品血脉的几率是千万分之一,成就丹道天品血脉的几率亦千万分之一,双脉共存的概率还是千万分之一,双脉共存且全部是天品血脉的概率,就是三个千万分之一相乘,若是都达到天品最高级天品神级血脉,则概率之小,不可胜计!”

    “故可以预见,此亦后无来者!”

    “我现在的权限,只能暂时帮你到这里了!”

    大青龙说完这些,精神突然委顿,不得不狂吞了一口阵法灵液作为补充,显然是耗费极大,顶住的极大压力!

    坐在大青龙背上的老人就是公羊博的残魂,他怀抱着公羊韧跳下了龙背,落在了已经变大的小黄狗的背上。

    公羊博对着大青龙深施一礼。

    “公羊博携公羊韧谢过天龙道友成全,还请保重身体要紧!”

    公羊韧也深施一礼:“公羊韧谢过神龙婆婆!”

    公羊韧还想接着往下说感激的话,就被大青龙“哼”的一声断了。

    “我很老吗?”

    大青龙假装忿忿得说着,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清丽妇人,看着也就人世间二十七八岁的女子容貌,保养极是得当。

    公羊韧愣住了,天外神龙也会在意别人提及她的年纪,脸上也不敢露出好笑的神色,他忽闪了一下大眼睛,立刻明了。

    “啊呀!小子一时失口,龙姐姐天生丽质,韧儿只管按着备份叫了,真是该打!”

    说着,公羊韧还握住妇人的手,在自己的脸上请拂了一下,以示惩戒。

    妇人被公羊韧这个小娃娃逗得笑意盈盈,她媚眼望了公羊博一眼,喜道:“小子嘴甜,哪有你说得姐姐那么年轻,以后就叫龙姨吧,嘻嘻!”

    不知活了几千年的神龙作女儿态,也让公羊博一阵哭笑不得。

    妇人变得扭捏,一挥手屏蔽了公羊韧和阿黄的视觉和听觉,深情的靠近公羊博,说了一句让公羊博直冒冷汗的话。

    “博郎,你知道龙儿是怎么来的吗?他是我对你日思夜想,天地互感生下的,你可以说是龙儿的父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