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公羊博残魂的身影都有些不稳了,一向镇定的老人有些躲闪,说话也不利索了。

    “龙龙道友,这从何说起?”

    妇人脸上酡红不减,声音轻若蚊蝇:“人家知道,这件事对你来说十分突然。可博郎,人家等得好苦,不能再一个人承受下去了,郎君有知情的权利呐”

    公羊博的妻子已经仙去了近千年,他在脑中思想着与发妻的过往,不禁呆了。

    自从上一次,公羊韧撼动了天外天与象棋大陆世界连接的规则,神龙在这个世界的权限就突然增大了,她感应到博郎的魂脑电波,把关于博郎发妻的一切印证到自己的身上。

    妇人的容貌模糊了,她根据所得的印证重塑着自己的气质。一个盘着发髻,慈眉善目的中年妇人显现出来,她定在那里,眼睛里都是故事。

    公羊博的眼睛发亮了,对妻子刻骨铭心的思念,让他不管不顾地上前,当他一把保证妻子温暖的身躯时,他的残魂颤抖着长出了手上的一丝血肉,时光回来了,他印下了一个吻。

    公羊博花白的头发和胡须,被青春的力量倒灌,一部分已经返黑。

    他忘情地喊着妻子的小名,妇人流着泪回应着。

    小龙就站在父神和母神旁边,他也变作了人身,除了束发里包裹着一对神龙的犄角,模样确实与公羊博年轻时有三分神似。

    公羊韧其实已经突破了妇人设置的隔绝阵法,他目睹了这一切,不过聪慧的他没有上前,也没有喊出声来。

    甚至阿黄后来也发觉隔绝阵法向他开放了,他紧闭着大嘴,欢快地摇着尾巴。

    为了爱情,女人有时候是有一些小心思的,依照妇人被允许使用的法力,她若不想让公羊韧和阿黄看到,他们是绝没有机会的。

    源于和母神的默契,少年小龙轻咳了两下。

    “父神,母神,有人在呢!”

    公羊博这才尴尬地放开怀里的妻子。

    公羊韧适时地跑过来了,“老爷爷,龙婆婆”,他乖巧的喊了两声。

    他调皮地拉着妇人的手,调侃道:“龙婆婆,虽然您很年轻,但您和老爷爷是这层关系,韧儿没有办法叫您龙姐姐,也不能够叫您龙姨了吧!?”

    妇人红着脸道:“调皮的娃娃,随你,就叫龙婆婆!”说着,妇人醉眼偷瞄了她心里的丈夫一下。

    公羊博眼看着少年小龙的模样,内心已有定论,他被龙神的痴情所打动,既然刚才的情形被龙儿、小孙孙,还有小黄撞破了,他就不能逃避责任。

    公羊博内心一动,当着大家的面,深情地一把抱住模样跟故去的妻子一样的龙神。

    “想不到你用情如此之深,请原谅我无法忘记心中的妻子,你大可不必为了迁就我改变自己的容貌,我接受了你,就会接受你的全部!”

    “我愿意!只要你能接纳我,我愿意!”妇人微闭着眼,沉溺在丈夫怀里。

    “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却喊着妻子的小名,这对你不公平,她在我的心里,你也在我的心里,我叫你‘老婆’吧,天荒地老,余生我们一起度过!”公羊博声音温柔而坚定。

    “博郎开心就好!”

    听到了爱人的肺腑之言,妇人突然害羞起来,她不舍的轻轻挣开怀抱,背对着公羊韧和阿黄,低着头,内心在傻笑。

    公羊韧感受着这个氛围,他的脑海里浮现了晓丹和晓雪姐妹俩,发呆的他,不知所谓地把阿黄叔脖子上的狗毛揉搓了一通。

    阿黄一阵发愣,经小主人一拨弄,这才敢哈达哈达地笑出声来。

    公羊博的身影一阵虚幻,妇人才惊慌地想起了正事,她一挥手,结成一根长棍的六面灵晶陆续钻入下方的丹炉中。

    公羊韧也赶紧接续他的炼丹收尾动作,每一颗六面灵晶坚持了半个呼吸,十几个呼吸过去,一颗比公羊韧之前想象中还要晶莹的圣器神品丹药飞了上来,径直投入公羊博已经稍有虚幻的口中。

    圣器神品丹药已非凡品,公羊博的残魂得到了不小的滋养。

    “老婆,我累了,要回去休息了,真舍不得你们”,说完这一句,公羊博复归到公羊韧的脑海里。

    “是时候了,我等你。”妇人朝公羊韧走来,“韧儿,龙婆婆谢谢你!我也该回去了。”

    龙少年也来感谢公羊韧,之后他随着母神一起恢复大道青龙真身,忽地化作两个光点,进到公羊韧灵墟穴的纳戒里了。

    水柱慢慢消散,阿黄换回了人身,他和小主人一起落了地。

    族人的身体能够活动了,他们看到世子安然无恙,内心十分宽慰。

    凭借着刚才的感受,他们的修为普遍提升了一层。

    公羊申晋升到蕴灵境大圆满,公羊雨水晋升较多,飙升到了蕴灵境四重大圆满。公羊木的筑基血脉提升到了地品神品。

    由于公羊韧在关键时刻想到了晓丹和晓雪,她们姐妹俩似乎开了灵窍,一瞬间对丹道和武道修行有了深刻的明悟,她们俩的修为一下子从炼气境三重巅峰,跳级升到了蕴灵境一重初期,能够初步释放灵力场了。

    众人虽然没有看到丹药出炉,可是他们明白,世子成功了,他炼制出了圣器神品丹药。

    公羊韧嬉笑着走到晓丹和晓雪的跟前,替她们揩干眼泪。

    “你们俩都已经是蕴灵境一重初期的修为了,今后可不准随便哭鼻子了,要相信韧哥哥,一切都好,没事了!”

    “嗯!”两姐妹一起答道,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公羊韧转过身,面对父亲和族人。

    “父亲!我能够感应到您的筑基血脉已经升到了地品神级。我下一步的目标是炼制天品丹药,天品血脉沟通天道,我不知道丹药的力量能不能继续为父亲晋升血脉,我努力,尽人事,听天命吧。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下一回父亲的武道修为肯定会大进!”公羊韧说道。

    经过刚才那一下子,公羊木首先想到的是小儿子的身体健康,儿子这么拼命,让他这个当父亲的心疼不已,于是他劝慰道:“为父能够理解,你也别太为难自己,族人们的修为都提升了一大截,这是天大的喜讯。你的圣器神品丹药成功了,适当给自己放个假,弦绷紧了也会断的,多注意身体!这也是族人们的心声!”

    “是啊!世子,多保重,注意休息啊!”族人们发自内心的说。

    公羊韧长舒了一口气,“多谢父亲,多谢叔伯、婶子大娘,多谢兄弟姐妹们,我计划跟阿黄叔出去附近游历几天,散散心,顺便采一些珍奇的草药回来。请放心,我们不会走到危险的地方去,有阿黄叔保护,安全绝对有保证!”

    晓丹和晓雪眼巴巴的望着韧哥哥,又赶紧把求助的眼神投向阿黄叔。

    阿黄会意,出来打个圆场过渡一下:“小公子,既然是出去游历采药玩耍,多个人多点进度,也多些欢乐,带上这两个小妹妹,她们的安全也交给阿黄,没问题的!”

    公羊韧借机问晓丹和晓雪愿不愿意一起出去玩耍几天,顺便见见世面,有助于提升修为。

    晓丹和晓雪当然愿意,公羊韧禀过父亲,又专门征得两位妹妹的奶奶的同意。

    他们准备休息明天一天,后天就出发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