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公羊韧受了大家的谢,向大家说明:“晓雪已经是蕴灵境一重初期的修为了,杨城日新月异,洞悟城也过了好几年幸福安生的日子。”

    “象棋大陆尚武,杨城和大伙历经患难,也会跟大伙共享武道荣耀,我已与爹爹和杨城族人商定,三年后杨城举办考核,招收洞悟城十岁以下的少年为外门弟子,男女不限,传授丹道和武道。一些细则,到时候另行申明,大伙可以自行传播。”

    世子的话令城民们欢欣鼓舞,他们做梦也没想到,以后自家的孩子可以享受到这天赐的福泽。

    城民们要下跪感谢,被世子婉言阻止了,他们只得拱手一礼。

    天色渐渐暗了,公羊韧四人告别了大伙热切的目光,继续前行,到了公羊城在外的“杨城办事处”,歇下脚来,用了餔食。

    公羊韧的目的是在洞悟城内扩大影响,为三年后招收弟子做铺垫,在夜晚的时候,就暂时不外出走动了。

    洞悟城这些年在公羊木的有意教化下,民风纯朴,已经达到了“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境界。

    公羊韧也就没有刻意设置隔绝阵法。

    他走到那里,就把讲堂搬到那里,经过了几百年的传承断层,族人的对修行之法的渴求,就像干涸的麦田祈求雨露。有愿意教的,有愿意学的,临时的讲堂就成立了。

    近来,公羊族人的修为进境迅速,来办事处轮守的一队50名修士里,有三个是炼气境巅峰,其余也都在炼气境四重、五重不等。中年队长公羊井是蕴灵境一重中期。

    时间紧,撇下理论课,直接开打武道实践课。

    基本上同一境界的修士为一组,分开大混战,同时进行,要求全部使出看家本领。

    晓雪和晓丹的战斗经验不足,公羊韧特地让她们多观察。

    炼气四重的修士以拳脚对战,以“龙行虎步”为根基,气势如虹,拳拳到肉,反应也极为敏捷。

    炼气五重的修士以各式木制兵器对战,刀枪剑戟、斧钺钩叉,让人眼花缭乱。

    晓丹和晓雪看得真切,如果刨去修为上的优势,同级对战,她俩绝没有取胜的可能。

    公羊韧的对战经验也少的可怜,然而他的修为较高,眼光独到,能够看出各人招式中曝露的缺点。

    看了好一会儿,叫停众人,公羊韧把与阿黄叔商量过的结果一一道明,让他们再打一场。

    各人听了点评,心中佩服,自己久悬未决的疑惑被三言两语开释了。

    他们再战一场,去芜存菁,打架不是为了好看,而更注重实效。

    前面的混战结束了,重头戏开始,换为高手过招。

    晓丹和晓雪的年龄还小,先让三个炼气境巅峰的大哥哥下场,一起切磋一下,增长实战经验。

    晓丹和晓雪依靠蕴灵境初期的修为勉力支撑,在大哥哥们的绝佳配合下节节败退。

    三个大哥哥胜在战斗经验丰富,可面对等级高的修士,自身的压力还是极大的。

    公羊韧在他们对打的时候不发一言,他要让两个好妹妹自己去领悟。

    晓丹和晓雪被压制了好久,渐渐有了明悟,一点一点挽回颓势。

    她们俩学习三位大哥哥的招式,现学现卖,混合着蕴灵境初期的修为,发挥出了更大的威力。

    节节败退的对象转换了,两个小女孩果然是天才的修行者,她们以各个击破的方式赢得了比试。

    这一下对她们俩的消耗非小,可公羊韧就是要创造这种己方极端不利的局面,压迫式突破身体极限,会提升的更快。

    公羊韧让两个妹妹立即进入下一场,二打一,对战蕴灵境一重中期的公羊井叔叔。

    两个女孩用袖子擦了一下渗出眉毛的细汗,韧哥哥说得,她们从不怀疑,坚决去执行。

    公羊井特意与世子确认了一下眼神,读懂了世子的深意后,他略一调息后,立即下到了场中。

    公羊韧好言安抚了也在担心的修士,宣布比试立即开始。

    众人散开,围成一个半弧,点上油火把,引燃高架火盆。

    公羊井练的是“罗汉手”,大喝一声,打开周身防御,显出“铝青铜”的颜色,一举一动像极了带有灵巧机括的铜人。

    公羊井稍稍压制自己的修为,只守不攻,两个女孩多番进攻,均不能够伤他分毫。

    过了半盏茶的工夫,公羊井待两个女孩稍稍有些适应,突然转守为攻,他咔咵咔咵地前进,手臂上光芒大盛,看似随手一挥,两个女孩就被他扒拉一边去了。

    晓丹和晓雪功力相若,都差点被破了防御,各自往后又退了一步,皱着眉头喘息不已。

    韧哥哥没有叫停,她们强撑着又攻了上去。

    公羊井根据两边的风声判断两女的位置,他突然下叉,使了一招扫堂腿,他的快速动作影响了周围的灵力场,对两女的小灵力场造成了干扰,拖慢了她们的反应速度。

    在危机之际,两女孩把灵力场范围缩小,集于一点,借着对抗之力,身形陡然拔高,躲过了一劫。

    修行之人对战岂能不留有后招,两女的表现已在公羊井的计算之中,他扫堂腿的招数不变,不过他的身形也在跟着拔高,而且后来者居上。

    两个女孩还是被扫中,从低空中被甩下来,幸亏她们及时释放了灵力冲击地面,才不至于楞砸到地面。

    经此一下,她俩的士气稍稍有些低落。

    可是公羊井不给她们喘息的机会,又朝她们攻过来了。

    她俩想到了白天的对战情况,同时看了一声“合!”

    妹妹的双手搭住姐姐的肩膀,姐姐的双手猛推,一招“开山式”与公羊井叔叔硬生生对了一掌。

    两个女孩红着脸各退了一步,公羊井退后了两步,竟然旗鼓相当。

    他们三人又走了几下硬招,都是半斤八两,谁也没讨着便宜。

    公羊井放心的把修为全部释放,一个闪身纵步,化掌为拳,横扫而出。

    晓丹在前面倍感压力,但由于两人的场势绑在一处,活动不够灵活,故而无法躲开这一下强悍的袭击。

    两个女孩心有灵犀,都把自身的场势外放到最强,晓丹的手掌与公羊井叔叔的拳头碰在了一起。

    立即,两个女孩一阵气血翻涌,堪堪难以支撑,差一点喷出血来。

    公羊井感受到了两个女孩的极限,他双脚蹬地,身体半蹲,右手单掌缓缓推出。

    类比两个女孩二合一却威力更强的理论,公羊井也是把所有的力量汇聚到右掌心,佛光初现,威力亦是大盛。

    公羊井章到半途,两个女孩体内的气血更加翻滚,无法自制,在将吐未吐,精神迷离之际,晓丹下意识一掌挥出,竟催出电光。

    “嘭”的一声,电光与佛光相撞,电光还在向前,罗汉佛光扭曲了,忽明忽暗向公羊井退去。

    “啊”公羊井被震得仰天而倒,喷出一口鲜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