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晓丹和晓雪心中大惊,立即撤了法阵,跑向公羊井叔叔身边。

    公羊井撑起疲弱的身子,欣慰的说道:“恭喜两位小姐修为晋升到一重中期!”

    晓丹和晓雪自愧道:“对不起!井叔叔,我们不知道会是这样”

    两个女孩的声音已经带着哭腔,公羊井安慰道:“两位小姐不必如此,修行之人受伤是常有的事,不妨事,休息一会就好了!”

    这是公羊韧过来了,他把井叔叔扶坐在地上,他微微下蹲,刚好与井叔叔的高度相宜,便用双掌抵住井叔叔的背心,以“度气之法”度灵力。

    所幸公羊井受伤只是被大力冲撞,导致体内灵气郁结,并没有伤及根本,经过公羊韧一番调制,已然恢复。

    公羊井的身体转好,公羊韧并不停手,他继续度灵,手掌与背心相接处有多余的灵气冒出来。

    公羊井身体不受控制,亦无法阻止世子进一步动作。

    晓丹和晓雪见韧哥哥出手,又见井叔叔气色转好,知道没事了,现下韧哥哥貌似在给已经好了的井叔叔传功。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公羊韧的身体微微颤抖,他放下了双手,深呼吸了几次,感觉没事了。

    公羊韧这才示意晓丹和晓雪赶紧调理自身,以稳固一重中期的境界。

    在两个女孩调理自身的期间,公羊井浑身一震,眼中精光四射,一咕噜爬起,向着世子深深一拜。

    原来他已在世子的帮助下,提升到了蕴灵境一重后期的境界。

    众人都投来艳羡的目光,世子来一回他们的收获颇丰。

    时间不早了,公羊韧解散了场子,各人都去休息了。

    本来公羊井给世子一行安排了三间上房,世子一间,阿黄大仙一间,两个小女孩一间。

    可公羊韧说他跟阿黄叔不必分开,留两间房就可以了。

    晓丹和晓雪是孩子心性,非要跟韧哥哥和阿黄叔聊天,聊着聊着夜深了,她们也没有走的意思。

    阿黄是一个懂事的人,他自动把床上的位置让个了两个小姑娘,在他的心里,那两个已经略同于小主母的地位了。

    办事处里留了五个轮值守夜的修士,他们更是知趣,在巡逻的时候稍稍绕开一点世子的房间。

    世子的年龄也不大,还不足以产生歪心思,心中的美好仍然留在心中,他扯开一床大被,三个孩子一起盖了,又叽叽喳喳一会儿,就都睡着了。

    天亮得很早,公羊韧也起得很早,他没有叫醒还在酣睡的两位族妹,自行到院子中去练拳了。

    阿黄也起来了,他跟小主人凑到一处,小小的演武场上,各式兵器俱全,阿黄拿了真家伙与小主人演练。

    演练了一会后,阿黄拿起一把“鬼头刀”教习小主人“长林旋风斩”。

    公羊韧记得阿黄告诉过他的心法,只是他这几年来一直沉浸在丹道修行中,极少有机会演练。

    公羊韧的身量较小,他从兵器架上拿了一把形似小刀的匕首,有模有样地耍了起来。

    他也不按照阿黄原来训练思维练习,他自行按照功法心法去理解,东砍一下,西戳一下,形散而神不散,把长林旋风斩练成了自己特有的模样,照样威力强劲。

    阿黄看得呆了,小主人理解得太到位了,他仿佛看到了当年老主人传授他功法时的身影。

    公羊韧连着打了很多遍,每一次都跟上一次不一样,皆取其神而散其形,越练明悟越深,下一遍总比上一遍多发挥出半分威力。

    晓丹和晓雪是在公羊韧打了第一遍之后起来的,她们随着修士们来到演武场的外围。

    修士们看到世子正在练绝世功法,他们为了避嫌而转身走开,阿黄叫住了他们。

    阿黄是无私的,他认为老主人交给他的功法就应该跟公羊族人共享。

    公羊韧是了解阿黄叔的,阿黄叔既然愿意把长林旋风斩无私贡献出来,且录成了文字,放在公羊族的功法阁里,就不在意公羊族人看招式演练。

    公羊韧抱着阿黄叔的胳膊感谢他。

    阿黄叔用“传音入密”的方式告诉小主人:“小公子,这是老主人留下的功法,理当与他的后人共享,小公子做主即可!”

    公羊韧很开心,他向演武场边上的修士道:“你们都是公羊家族的功臣,我阿黄叔同意大家一起研究此功法,心法我就先不说了,大家先自行领悟吧,之后换岗到家族内的时候,如果有心,可以凭借贡献点去功法阁查阅心法。”

    “不过此功法的品级很高,如果修为不到蕴灵境,不要强行修炼,否则会被功法反噬而伤及自身。”

    众人热泪盈眶,纷纷抱拳感谢阿黄大仙和世子。

    公羊韧演练到最后,停下来向众人说:“功法心法是死的,人是活的,要活学活用,任意所之,才能发挥出功法的奥义。此一点基本可以类比所有功法,希望哥哥和叔叔们好好参悟自身学习的功法。”

    众人茅塞顿开,轰然称是。

    公羊韧继续演练功法,直到朝食过后,他辞别了众人,带着阿黄叔和两位族妹向洞悟城里其他地方游历。

    他们在每个办事处的管辖片区逗留一天,整个洞悟城都在期待三年后,可以参与杨城外门考核。

    到了第八天上,公羊韧重点拜访了列家寨。

    列家寨是一片特殊的地方,他们头几年曾与杨城有过一段不开心的过往,这几年来虽然冰释前嫌,和平共处,但公羊韧还是要谨慎的考察一番。

    列家寨的面积挺大的,寡妇带着幼儿,生活很富足,可也很辛苦。

    可敬的列家母亲们也想得通透,冤冤相报何时了,原先她们列家的修士在洞悟城作孽太多,灭了洞悟城好几族,达数万人。在无妄森林里,也是己方先挑起事端,才酿下了天大的祸事。

    总之,一切都是自作自受!

    她们感念杨城主给她们和孩子的再造之恩,这几年来,列家寨无人骚扰滋事,如今就是一片世外桃源。故而她们忘记过往,只把杨城的恩情向孩子们述说。

    杨木给列家寨留下了一下基础的功法,供列家的孩子们修炼,强身健体,年龄稍大一点的孩子,也逐渐达到了炼体境三重的境界。

    孩子就是一张白纸,他们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立身之道,依靠自己诚实的劳动换得踏实的生存,对杨城充满了尊敬和向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