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公羊韧让阿黄叔看顾着晓丹和晓雪,他偷偷潜入列家寨。

    公羊韧一个人,身手好,身量小,在列家寨潜行了大半个时辰,没有曝露行踪。

    列家寨的发展一片大好,田里母亲们带着孩子忙碌着,人数虽少,也没舍得让田地荒芜。

    公羊韧耳聪目明,从母亲们教育孩子的日常谈话中,得知她们真正放下了成见。他心里的最后一层忧虑也释怀了。

    公羊韧闪电一般潜行出来,四人正式拜见,一行报上名来,列家的孩子们迎着他们四人一直向里走,神态甚是恭敬,一路上碰到越来越多的列家族人,赶紧通传,他们四人受到了列家管事主母的隆重接待。

    公羊韧没有提及往事,他向列家管事主母保证:“列家寨拥有这片土地的绝对控制权,杨城不会派人来夺,如若列家后人想要与洞悟城内同龄男女通婚,延续香火,杨城也绝不干预。”

    并说明他已经在洞悟城内其他地方游历好几日了,杨城三年以后将会在洞悟城范围内,以考核的方式招收10岁以下的孩子为外门弟子,不分男女,传授武道和丹道,让整个洞悟城拧成一股绳,共同发展进步。

    列家主母听了十分感慨,难掩激动,她表示到时候一定积极响应,并主动增加上缴杨城的赋税,以支援修行。

    为表示尊重,公羊韧亲自演示了一套“朝阳拳法”,又从列家寨里保存的破旧丹炉里选择其一,演示了普通丹药的炼制方法。

    公羊韧在列家寨住了三日,第一日,他为有伤病者义务治疗。

    公羊韧只需一眼望去,患者有什么病症,说的头头是道,无一偏差,即便是濒死之人,也是药到病除,生龙活虎。

    后两日,他把列家的孩子们聚集到一处,亲自指点他们所练习的功法。

    有了名师指点,孩子们的进益很大。

    公羊韧没有什么架子,同样是孩子,交流起来更容易把心拉近,晓丹和晓雪在一旁帮忙。

    阿黄是大人,在这几天里,他帮忙列家长辈修路、搭桥、补屋,尽心尽力,几乎一刻也没闲着。

    阿黄本身有大法力,效率很高,三天过后,列家寨可以说焕然一新。

    公羊韧他们的真情付出,让列家寨所有人从心坎里感动。

    列家寨的老少恳求世子四人多住些日子,被公羊韧婉言谢绝了。

    列家寨的孩子们有好些梦想着跟世子一起出去闯荡,公羊韧嘱咐他们对武道功法多加练习,到时候整个洞悟城里一起参加入门考核,会有很多师兄、师姐等着他们。

    公羊韧他们还是走了,列家寨的人们集体送出了老远。

    公羊韧终于把整个洞悟城都探访摸底一遍了,心中已然有数,他决定陪着阿黄叔再回无妄森林一趟,带着晓丹和晓雪在野生的环境里采药。

    既可以让阿黄叔再回去看看他的臣民,也可以搜集一些利于他丹道提升的珍贵药材,还可以加强两位族妹的丹道体悟。

    这是一次光明正大的行动,他们不必要隐藏行迹,没有飞天,而是像一般采药试炼的修士一样,一步步探入进去的。

    无妄森林和洞悟城之间隔了很远的过渡带,他们四人进入无妄森林的时候阳光很好,近处的树木没有那么茂密,光线很清晰。

    近处的森林很安静,再往里走,能够听到各式小鸟欢快的叫声,是不是看到一些小动物通过。

    本来妖兽们最尊敬的老兽神在此,它们不应该这么放肆的,但阿黄为了让小主人和两个小女孩看到森林里本真的样子,暗中吩咐一切如常,不用太过掩饰,才会出现如上情景。

    公羊韧给两个妹妹介绍森林里的环境,引导她们联想所见药材的生长过程。

    森林里灵气浓郁,树木花草固本培元,草药药效远高于人工养殖的,利于一般炼丹师提高所炼制丹药的纯度。

    两个女孩看到什么都是新鲜的,撒欢儿地跑出去采几朵野花,两姐妹比起了赛,用花草扎成一束花环,戴在头上请韧哥哥和阿黄叔品评。

    阿黄笑而不语。

    公羊韧看看姐姐,看看妹妹,两人各有各的趣味,都很好看。可要是直接这么说,显得太敷衍,两个女孩肯定不依。

    公羊韧先各自称赞了一句好看,又接着说:“晓丹的是清新大方!晓雪的是秀美可爱!”

    逗得两个女孩咯咯之笑,又接着去采编其他的花饰了。

    公羊韧瞧着两个女孩的热闹劲儿,拉了拉阿黄叔的衣袖,哀求地小声说:“阿黄叔,赶快叫一些小动物陪这两个妮子玩儿吧,她们要是这样不停地问我,还真是头大呢!”

    阿黄暗暗发笑,释放了一丝灵力波动。

    森林里沙沙哗哗作响,一群鹦鹉首先飞下来,鹦鹉是对趾型足,两趾向前两趾向后,扑闪着彩绿色的翅膀,绕着两个女孩,叽叽喳喳地夸赞个不停。

    鹦鹉们你一句,它一句,什么“举止得体,服饰恰当”;“碧水出芙蓉,天然去雕琢”;“天生丽质,温柔善良”;“古灵精怪,闭月羞花”;“婉约可人,眉清目秀”;“达观向上,秀外慧中”等等,真的是舌灿莲花,用词不重复也不勉强。

    韧哥哥和阿黄叔就在不远处看着,两个女孩被夸得羞红了脸,可是心里却像吃了蜜糖,十分受用。

    “韧哥哥你看,这些小鸟真好玩儿,它们是什么鸟?”晓丹扇了扇发烫的小脸,回头问公羊韧。

    小姑娘既然开口问兽神的贵人了,它们就闭了嘴,不敢与贵人抢答。

    “这是鹦鹉啊,我原来见过的,它们可聪明了,晓得人类的语言,妹妹可以跟它们聊天,这森林里的事,一般难不倒它们的。”公羊韧笑着答道。

    鹦鹉们认真听着贵人说话,等贵人说完,它们收拢翅膀,停在两个小女孩身前的花圃上,等待回答女孩的提问。

    晓丹靠近了一点,鹦鹉也不飞走,她展开怀抱,有两只鹦鹉大着胆子飞到她的左右手掌上。

    “我叫晓丹,旁边那个是我妹妹晓雪。你们刚才怎么那么使劲地夸我们?怪不好意思的,谢谢你们!”晓丹小声地说。

    晓雪也正有此疑问,她向着姐姐靠了靠,偷眼瞄了韧哥哥的方向,还有一段距离,韧哥哥不至于用法力偷听她们说话,就也小声开口催促:“鹦鹉,鹦鹉,小声点说,拜托别让后面的人听见了!”

    这些鹦鹉是已经成了精的,它们在老兽神召唤它们来时,就已经明白怎么回事了。

    左右手上两只鹦鹉对了一下眼神,右手上的鹦鹉开口道:“两位神仙小妹妹叫我们小鹦就行,我们与后边的小公子相识,我们刚才所说的话,都是小公子托我们说的,是他的心里话。”

    “小公子喜欢两位神仙小妹妹,可是他不好意思直说,我们就做一回红娘。我们也顺便问一下两位神仙小妹妹的意思,也好去回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