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公羊韧炼出了五颗神器中品丹药,父亲的修为不够,暂时无福消受,

    公羊韧准备分给老爷爷一颗,龙公子一颗,龙婆婆一颗,阿黄叔一颗,他戒指的器灵一颗。

    公羊韧把器灵叫过来,器灵收了身法,一个打滚出现在公羊韧的脚面上,叫嚷着“求爹爹抱抱”!

    器灵是一个瓷娃娃,脸上涂着明晃晃的油彩,模样有些像他两岁时的样子,不过却比他胖了两倍不止。

    公羊韧哭笑不得,把器灵抱起来,喂了他一粒丹药,让他叫哥哥,器灵不肯,毫无征兆地哇哇大哭,眼泪甭提多现成了,一会儿就哭瘦了半斤!

    公羊韧没办法,只好应下了。

    器灵立马换做了笑脸,在他爹爹的怀里腻歪个不停。

    公羊韧见他这个样子,就随口给器灵取了个名字“瓷样”。

    瓷样把自己的名字喊了好几遍,温存够了,又扭头跳到公羊木的怀里来,“爷爷,爷爷”的喊得公羊木骨头都酥了。

    爷孙仨开心的聊了一会儿天,公羊木的筑基血脉停滞在地阶神品,可是修为却蹭蹭蹭涨到了筑基境四重中期。

    公羊韧把父亲从灵戒里安安稳稳的送出来,他又安抚了瓷样好一阵儿,等瓷样睡着了才腾出空来。

    公羊韧默念老爷爷和龙婆婆,他手里的三粒丹药分别飞向他的脑门和灵墟穴,不见了。

    公羊韧知道神器神品丹药已被享用,他也跳了出来,手里灵火,灵戒自动套回他的手上,消隐了。

    公羊韧笑嘻嘻的把手里的最后一颗神器神品丹药献给了阿黄叔,阿黄吃了,修为更精进了。

    不管在场还是不在场的族人,不管修行还是没修行的族人,在公羊韧从灵戒里出来的一刻,身体都发生了一些异样,所有公羊族人都变强了。

    就算族人们不说,公羊韧也能感知的到,他早就察觉到自己的血脉跟族人有冥冥中的联系,因为只要他炼制高品级的丹药,就会牵动自身的血脉和精神力,而族人就会因此获益。

    又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

    接下来的半年时间里,公羊韧每周炼丹一次,他已经能炼制出了“神器上品丹药”,他的瓷样越吃越胖,族人的修为也越来越高。

    公羊木的修为在上一周终于突破到了结丹境一重,公羊博的残魂也因为这半年的高效温养而修复了许多。

    公羊韧已经快13岁了,每回去无妄森林,都会在取草药的同时,以新的玄而又玄的手法为灵兽们炼制丹药。

    阿黄的修为晋升到了“化形期四重”,追忆虎的修为也晋升到了妖丹期四重,几乎整个无妄森林里的灵兽修为都额外长了两阶。

    无妄森林的灵兽们小心地呵护自己片区的草药,平时走路、捕猎、睡觉都小心翼翼的,生怕压坏了珍贵草药。

    食草动物兔子、牛、羊、麋鹿等等灵兽,也强制自己改了口味,避开吃珍贵草药。

    在阿黄的指导下,无妄森林的高阶灵兽们甚至逆天的学会了“草药培植术”。

    在有保护的开发下,方圆几千里的无妄森林,成了公羊韧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天然药田。

    公羊韧每个月带着晓丹和晓雪去一趟无妄森林,阿黄使用缩地法送他们过去,为了防止出现无妄森林之外的大敌,阿黄充当了保镖的角色。

    有时候阿黄会故意隐身,也隐去他的气息,然而灵兽们照样对公羊韧三人很恭敬,不敢有丝毫怠慢。

    后来的两回公羊韧干脆住到小主人的灵戒里,跟瓷样逗趣,瓷样扑在阿黄身上,叫“黄爷爷”。

    阿黄带着小主人的指令,监督瓷样在灵戒空间里跑步健身,瓷样嘟着小嘴每天以闪电一样的速度,跑步锻炼三个时辰,这才瘦了回来,有了点人样了。

    每当阿黄监督瓷样跑圈的时候,瓷样都会在跑圈之前装哭,可阿黄狠下心不吃这一套,瓷样就直接叫“阿黄”,阿黄也不生气。等瓷样跑完圈之后,阿黄各种宠溺,又是讲故事,又是陪做游戏,又换回瓷样黏在他身上欢畅的叫“黄爷爷”了!

    晓丹和晓雪也12岁了,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韧哥哥的灵戒里有器灵,于她们来说不是秘密,她们也经常在走累了的时候,求阿黄叔带她们俩去到韧哥哥灵戒空间里歇歇脚。可是一旦瓷样以她们俩为借口要停止跑圈时,她们俩也不得不跟着跑起来。

    阿黄通常在这个时候笑而不语,也会因为晓丹和晓雪的加入而减少锻炼的时间,提前进入讲故事或做游戏的环节。

    瓷样特别通灵,一见到她们俩,就“丹娘”、“雪娘”的叫得很亲,把黄爷爷也比下去了。

    晓丹和晓雪知道瓷样叫韧哥哥爹爹,就很开心地把“娘”这个称呼应下来了。

    从此瓷样的生活多了许多甜蜜。

    还有半年就要重新开宗立派了,公羊韧决意在在半年炼制出神器神品的“太上有情丹”,藉此契机冲击筑基境武道和丹道的最高血脉。

    另外,公羊博老爷爷曾经说过,不告诉族人他的存在,是因为他们现在的修为被限制了,目前还没有能力在复杂的环境下自保。等到现任族长公羊木达到结丹境的时候,可以告知除大道青龙外的真相。

    公羊韧要着手安排父亲面见祖上的机会了,带着对羊皮卷的一分明悟,他要冲击一下神器神品丹药。

    公羊韧做好了即便失败100次,也要第101次爬起来的心理准备。

    公羊韧在自己的灵戒里闭关,不停的炼制丹药,瓷样在一旁帮忙准备原材料。

    公羊韧在炼制前期没想着要成功,他一次次的做实验,每次微调其中一个参数,把自己的想法往前推进。

    直到公羊韧没白天没黑夜的做了90次实验后,他才调整策略,朝着成功的方向试着炼制丹药。

    一个月后,不计算之前的故意实验,他也奔着成功试验炼制了100次了。

    公羊韧的颧骨凸出,皮肉下陷,整个人的精神出于梦游的迷离状态中。

    瓷样心疼的喊着“爹爹”,他自己累了还会歇歇,可是爹爹是从未停止过啊!他的爹爹异常执着,认定有意义的事情,任别人怎么劝也无法动摇。

    瓷样请黄爷爷来帮忙也不行,请丹娘和雪娘来说也无法让爹爹稍歇半分。

    公羊韧入定了,公羊木由于担忧自己的儿子,他也憔悴了许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