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族人们都在为世子祈祷,让世子保重自己的身体。不过基于他们对世子的了解,想要世子好好休息,也只能让老天保佑世子早一日炼制成功了。

    由于公羊韧把灵戒当做神器神品“太上有情丹”的研究所,灵戒沾染了隐藏的天地大道,在备受折磨中一次次升级,渐渐达到了神器的标准。

    公羊韧不断挑战自己的身体极限,试图沟通天地。

    微不可查的,天之阳气和地之阴气丝丝缕缕化入灵戒中,被公羊韧一丝不漏地吸收了。

    在天地精华和公羊韧制造的绝顶丹道之气的共同作用下,纳戒空间隔绝了外界,飘飘荡荡,以正在酝酿中的筑基血脉轨迹,向着缥缈不可控之地探寻。

    灵戒空间里的草药好似怎么也用不完,公羊韧拿来就用,究其来处,测其去处,痴痴然领悟天地之理。

    天地陷入一片迷蒙,时间仿佛溜走了!

    公羊韧心中想的是白天,他就能马上看到太阳。公羊韧心中想的是夜里,他马上能看到月挂中天,星罗棋布。

    公羊韧再也感觉不到疲累,相反的,他的双眼炯炯有神,他少年的脸像半熟的苹果,十分滋润。

    瓷样与灵戒融为一体,消散了他人体的形态,意识处于冬眠状态中。

    在这样极端的环境下,公羊韧对羊皮卷上“太极图”、“八卦图”和“混沌的夜”这三幅图有了更深的明悟,尤其是对最后一幅“混沌的夜”的体悟。

    公羊韧站起身来,他已经找不到灵戒空间的边界。

    公羊韧曾在阿黄叔特意为他造的“灵异密闭空间 ”中度过了40年,练就了“七巧玲珑心”。

    公羊韧看到了自己的心;看到了老爷爷、龙婆婆、阿黄叔、父母亲、晓丹和晓雪、族人、无妄森林里的灵兽朋友;看到了老爷爷描绘的无妄森林外部世界;看到了龙婆婆描述的天外天世界;看到了时间的起点和终点;看到了天地的起源与发展。

    公羊韧受现实环境所感,观无我相,观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无天地相。领悟“天地不占有,不自私,道乃天下之公道”的至理!

    不知何时,羊皮卷已经出现在了公羊韧手中,公羊韧发现的时候,羊皮卷已经化为了殷红的血水,流到他的经脉里去了。

    新的血液把公羊韧的思维带到了现实中,灵戒空间也随之回到了现实中。

    灵戒出现在了公羊家族一号炼丹室中,原本在丹室中的修士迫于强大的压力,不得不退出透明丹室,逃到了外部的看台上。

    灵戒仍是黑黝黝的,就算阿黄耗尽了修为也无法看透里面的一丝光亮,何况以阿黄的忠心,他也不会去窥探。

    公羊族里的人们更加无法感知到灵戒里发生的事了。

    一眼万年,公羊韧走过了时光,他的神器神品“太上有情丹”炼制成功了,以丹道为契机,突破到筑基境,开辟了自身的丹道天品神级血脉和武道天品神级血脉。

    公羊博的残魂苏醒了,从公羊韧的脑海里出来,他的身体被修复了许多,可以不太勉强的在外界多呆一会了。

    阿黄的精神力受到感应,身体一颤,从原地消失,现了黄狗的本相,被召唤到灵戒里。

    龙婆和龙公子也出现了,龙婆感激的亲了公羊韧这个小孙孙一口,就飞跑过去抱她的博郎了。

    公羊韧不去听老爷爷和龙婆婆的腻歪情话,他跟龙公子和阿黄叔一起探讨武道修行上的问题。

    公羊韧什么都没做,就感觉龙婆婆亲了他之后,他的武道修为疯长,从筑基初期霹雳啪啦,一路高歌猛进。

    由于公羊韧早已熟稔“结丹修行以天人合一的思想为指导,以自身人体作鼎炉,体内精气神为药引,炼化大量的资源,凝聚出天元丹”的套路,也掌握了结丹境才能真正掌握的精神力,开辟出了可以控制外物的识海。

    故而公羊韧的武道修为疯长到筑基境巅峰的时候,并没有丝毫停滞,一步跨入结丹境,一直到结丹境二重才稳固了下来。

    龙婆和公羊博都是明晰缘由的,他们俩对视了好久,互相说了一声“谢谢!”这一声谢谢包含了太多的内容,他们又深情相拥了好一会儿,龙婆婆倒退着离开,身体的每一寸都在诉说着她的不舍,可是她必须先行离开。

    博郎需要多休息,他还有一些事对公羊韧的父亲交代,大道青龙的存在是绝密,目前的时机尚不成熟,无法公开。

    龙婆婆和龙公子回到了公羊韧的归墟穴里。

    公羊木的心神一动,也被召唤到了灵戒里。

    莫说公羊木拜见过祖上的画像,单从他对面前老人的血脉感应和老人的气度上,公羊木也判断出了老祖真身召见。

    公羊木拜服于地,痛斥自己不肖,请老祖指点迷津。

    公羊博让公羊韧把公羊木扶起来,重新向他介绍了身边的阿黄,大概道出了公羊韧前些年的经历,并说明公羊韧和阿黄的谎言是出于他的授意。

    公羊博同意公羊韧重建宗门的想法,复述新宗门最重要的几条规矩:1.不得私斗;2.鼓励生产和修行;3.坦诚相见,如果觉得洞悟城民信得过,可以透露公羊姓氏,有选择的说明一下缘由。4.同意筛选资质,对洞悟城贡献较大的小家族,给予其族内子女入学的资格。5.暂时以洞悟城为基地,允许洞悟城女子嫁入公羊家,但暂时保证族内女子不外嫁。

    公羊博暂时指出这几点,其他的细节由公羊木自行斟酌。

    公羊博强调:“‘义宗’向外拓展一事不可操之过急,要洞悟城内先经营好。由公羊韧仍以杨韧的身份和阿黄一起出去闯荡探查一番,再做进一步打算。”

    “外界人心深不可测,高手如云,另有绝世大能作为后台,化神境居住在第一重天,在其之上还有大乘境大能,行事切不可过于招摇。另外要搞好和灵兽们的融洽关系,万物有灵,不可无故大肆杀戮!”

    公羊木、公羊韧和阿黄一一受教,公羊博把重要的事情交代了一番,就又回到公羊韧的脑海里休息去了。

    没有了阵法压制,瓷样终于醒过来了,他恢复了人的形态与意识,欢快地骑在黄爷爷的背上。

    公羊韧严肃的瞪着眼睛,瓷样赶紧从黄爷爷的背上出溜下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