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这一次的门连山之行非常顺利,牛开宇远远看到矿场,就安排‘采灵阵’自行前往,他自己转身就往回赶了。

    “看来这趟门连山之行,所获不小!”牛开宇神色有些欣喜,对于能够获得这么多的属性点,接下来就方便很多了。

    至于‘采灵阵’具体吸收采集多少矿石,牛开宇也没心思去管,反正采集多少,最终都是自己的。

    只不过接下来若是获得了大量的属性点,该何去何从呢?

    是该用来继续提升自己的修为属性?

    还是用来建造一座制造人形傀儡的低级修真洞府?

    牛开宇决定还是要好好考虑一下。

    第二天一早!

    曾府!

    家主曾文山在大发脾气。

    “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们在门连山的矿场一夜之间,变成了废矿?”曾文山洪亮的声音很恼怒,这次的损失真的太大了。

    变成废矿并不算什么大事,但要是延误了矿场的生意,可是要赔钱的。

    缺少这么多的矿石,哪怕从其他矿场调货过来,甚至去外面采购,也是损失极大的,甚至这么多家的矿场变成废矿,有很大的几率导致市场上的矿石涨价。

    “老爷,不但是我们曾府一家是这样,几乎整个门连山的矿场都遭殃了,一夜之间的矿场全部变成了废矿,现在大家都在找原因呢!”矿场管事双眉紧皱,脸色难看不已,就如同丧家之犬一般。

    “难道你是说有人偷偷将这些矿场的矿石给转移了?”家主曾文山脸色疑惑不已,难道其中还有不知道的情况?

    “也不好说,反正现在大伙都一团糟,也没弄清情况!”矿场管事微微摇头,他现在还是云里雾里没有弄清楚情况。

    “哼这种事情,周边的矿场有发生过么?”家主曾文山双目犀利的盯着对方沉声询问道。

    “哎!老爷你这一说,我好想还真想起来了,前两天听说有户姓许的人家,他们的矿场也是和我们一样,在一夜之间变成了废矿。”矿场管事心中一紧,老爷这不会认为自己和人合伙在搞鬼吧?

    不管如何也要先将此事给撇清楚了,万万不能让老爷有所怀疑,不然按照老爷这种手狠手辣的手段,能不能见到第二天的太阳都成问题。

    “姓许?他们的矿场如何,我怎么没有听过?”家主曾文山心中一动,这姓许的,好像有点熟悉,这几天好像哪里听过,只是没太在意,一时间想不起来了。

    “哦!老爷,这家姓许的矿场是一家乡下的小矿场,没什么名气!对了,最近主母好像和郑家的三姨太许氏走的比较近,打算将她的侄女给少爷纳妾,好像就是这个许家的矿场。”矿场管事的小道消息还是满灵通的。

    府里面大大小小的事情也多少能够打听到一些,免得招惹了府里面的皇亲国戚。

    到时候真要是招惹了了不起的人,恐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什么?”顿时曾家家主曾文山毛都炸开了。“不行,万万不行!这种丧门星怎么能够嫁到我们曾府,门都没过,居然就让我们曾府这么倒霉了,等嫁过来了,还得了!”

    家主曾文山怎么也算是安谷城里的一个小有名气的商户。

    平日里就迷信的很,整天求神拜佛的希望能够大发横财,对于旺夫不旺夫还是很重视的。

    若是按照许家侄女这几天的气运来说,绝对是个丧门星,最少在八字上面和自家儿子正信不配。

    这绝非良配啊!

    “听说,少爷和主母还打算把这许家的丫头扶正了。”矿场管事还是熟知自家老爷对风水的看法还是比较慎重的,自然开始火上浇油起来,同时又能够将矿场的问题把自己给摘出来。

    “快去,把夫人和少爷喊来”家主曾文山顿时就气的大吼。

    一个乡下丫头,居然还想做正室,这不是开玩笑么?

    什么玩意,要想做我家儿媳,怎么也要门当户对的联姻才行,乡下姑娘能够做个小妾都了不得了。

    何况眼下这种情况根本不可能,哪怕就算是他死了也别想!

    “儿子,快过来,你爹好像对你看中的那场婚事不是太满意!”曾母听到下人的传话,明白老爷找她什么事情了,索性把刚好在家的儿子一起喊上。

    自从这几天见过许可儿之后,这曾正信对他是念念不忘,还几天没有外出鬼混了。

    据跟班所说,自家的看不上那些胭脂俗粉,对于外面的那些红红艳艳不感兴趣。

    “不会吧!爹怎么能够这样做?”曾正信第一个念头,莫非是老东西打算扒灰。

    不知道是从哪里听到这许家侄女长得国色天香的缘故,就连儿子的女人也要抢了?

    这种事情在大家族里面绝非罕见,老子跟儿子的年纪察觉本身就不大,年纪小点的,十一二岁就会结婚。

    看上同一个女人也很正常,毕竟都是同一个基因,有类似的想法很容易理解。

    等到曾正信和曾母两人过来一听,曾正信就急了。

    这是什么借口,自己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结果居然被父亲曾文山说成是娶不得的丧门星,急忙委屈的不得了,大声大嚷的反驳道:

    “爹,你咋这样,我好不容易看上一个漂亮点的,你就让人去退了?”

    “就是,儿子不是刚打算安心下来,你非弄得不太平?”曾母帮腔起来,这几天自家宝贝儿子可乖了,一点都没有夜不归宿。

    要是把婚事给这么退了,自家宝贝儿子还能够这么老实?

    在曾母眼里,什么钱不钱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家宝贝儿子喜欢,一切都好说。

    “你懂什么?妇人之见,你没见这新媳妇还没进门,已经祸害了两家矿场了么?不但他们许家的矿场变成废矿,就连我们整个门连山的矿场都变成了废矿,你觉得这样的媳妇你敢要?这他娘的完全就是一个扫把星。”家主曾文山可没什么好脾气,说着说着就破口大骂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