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何况这事情还涉及到矿场的损失,一想到亏损这么大,家主曾文山自然没有什么好心情。

    “儿啊!这样的女子确实不能娶回来,你说不旺夫也就算了,居然仅仅口头上约定几句,就弄成这样,确实不妥!”曾母一听也懵了。

    要说她娘家也算很不错,家中也有风水这种说法,这么多年下来,多少有些耳闻目睹。

    加上嫁入曾府这么多年来,对丈夫迷信的说法,还觉得颇有道理的。

    “混账,要不是矿场的收益,哪里有你吃好的、喝好的?还不是靠着矿场的生意,你才有现在的好日子。可你知道矿场的损失有多大,你想让我们家血本无归么?”

    不过最后,曾正信还是没能坚持住,在曾家家主曾文山的强烈要求下,曾母不得不让人前去郑府将口头说的婚事给退了。

    许白萱作为许可儿的姑妈,自然十分的生气。

    但这种事情也只好含着眼泪也要吞下去,谁让曾府势大,不是他们郑家能够招惹的,更何况她也不过是郑府的三姨太。

    刚好!

    被蒙在鼓里的许可儿听说自己祖父身体不好,在牛府休养,所以正在软磨硬泡的祈求着打算回家:

    “姑妈,我都住了好些日子了,再住下去恐怕都要被人家嫌弃了,您还是让我回去把!”

    “行了,行了!你个妮子,也就是长着小姐的相貌,丫头的命,赶紧回去,不要来了,省的惹老娘生气!”姑妈许白萱弄了个里外不是人,心头正在不爽中。

    既然宝贝侄女闹着回去看她祖父,自然也不好拦着,甚至连她这个做女儿的也该回去一趟看看。

    “姑妈,你就别生气了,祖父不是受伤了么?我也正好去牛府看看。再说小宇最近心情不好,我也好早点回去安慰安慰他。”许可儿可不知道住在这里一段时间,发生了那么多事情。

    更不知道家里面差点退了牛开宇的婚事,打算要另谋高就。

    “哼!要我说,就是牛家搞的鬼,若不然你祖父好好的,怎么会受伤!”姑妈许白萱有些泼辣蛮横的说,这些年在郑府之后,多少有些看不上牛家。

    不然也不会看不上牛开宇,非要去给侄女许可儿去退婚不可。

    哪怕牛开宇确实修为跌落,但一般来说,完全可以生养几个后代,有牛老爷子在,一时半会牛家也倒不了。

    “不是吧!我可是听说,我们一家全部在牛家住着呢!看上去发生了大事。”许可儿多少听到过家里的情况,一些闲言碎语多少有些耳闻,来人虽然没有说的很明白,但那种异样的目光,多少让她有些疑惑。

    “那你还急着去?要不先过段时间安稳一些,姑妈陪着你一起再回去?”姑妈许白萱也想回去看看自己父亲,不过最近一时间走不开。

    郑府的事情有些是需要她在处理的,这么大一家子,总不能父亲生病了,在牛家修养,就将一堆事情不管不顾的跑回娘家吧!

    “不了,我还是早点回去吧!”许可儿坚决地摇了摇头,拒绝了姑妈许白萱的好意。

    许白萱想了想觉得还是让侄女早点回去,就早点回去吧!

    最近郑府的府中下人的目光也不是太好,一些闲言碎语都在说自家侄女的闲话。

    说是什么丧门星、扫把星的,不但他们自家许府矿场遭殃,变成废矿不说,就连在门连山的主家郑府、曾府的矿场都遭了殃

    就在许可儿往家赶的同时,曾府、郑府都乱成一团糟。

    曾府!

    曾家大少曾正信闷闷不乐的朝着门外走去,看上去又打算在外面过夜鬼混了。

    “少爷,你怎么闷闷不乐的?”刚好护卫管事曾勇毅进门,急忙上前恭敬的施礼口中不由客气的询问道。

    作为曾府的护卫总管,曾勇毅还是很低调的,平日里不但对家主曾文山很恭敬,就连对少爷曾正信也很客气。

    当然回报也不差,父子两对曾勇毅这个筑基期修士也很尊重。

    跟班看到自家少爷曾正信闷声不语,知道少爷不是对护卫总管有意见,而是在沉思着什么事情,于是垂头丧气的替少爷搭话道:

    “少爷不是看上一个乡下来的丫头,本来打算迎娶回来的。谁知道老爷不让,说是不允许进门,最后只好白白的看着那个姑娘回乡下去了。”

    “原来就这事情,少爷何必为这点事情不开心,若是少爷你放心的话,我来帮你办这事,绝对让你满意!”护卫总管曾勇毅大大咧咧的拍着胸口保证道,语气充满了豪迈和担当。

    “嗯!原来是护卫管事啊!你有什么好主意不成?”曾家大少曾正信听到有办法,心中一喜,瞬间就从沉思中回神过来。

    “就是,老爷都说了不让进门,难道你要教坏少爷?”跟班很是恼怒的说道,不但其他人怕护卫总管,就连他也怕。

    但问题是他不管怕不怕,都是跟少爷一荣俱荣,一旦少爷出了任何一点事情,第一个受到处罚的绝对是他。

    他觉得护卫总管曾勇毅的主意有些馊,一个不好可就是让少爷难做了,甚至造成老爷和少爷之间的矛盾。

    “哪里的话,虽然老爷说不让那个乡下来的丫头进门,但没说不然少爷养在外面啊!”护卫总管曾勇瞪了一眼跟班,神色狡诈的说道。

    一个小跟班也敢跟老子这样说话,若不是看在少爷的面子上,非要你好看。

    “这样不好吧!这不是和老头子作对么?再说那乡下姑娘会愿意么?”曾家大少曾正信虽然嘴上说的不好,但看其面露喜色,似乎遇到开心事了,对于护卫总管曾勇毅的想法很是满意。

    金窝藏娇这种事情,是个男人都愿意这么做,除非没有遇到让自己心动的。

    就连曾父也未必没有这么做,曾家大少曾正信可是风言风语听过几次。

    而且据说曾父作为曾家家主,养在外面的女人还不是一个两个,虽然曾母也会为这种事情争风吃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