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一支羽箭,穿梭过了营寨望楼,宛若一道流光,砸落在了营寨之内。

    “有敌袭!”望楼之上的大唐军士,直到此时,才瞧见了从大道上拥挤而来的骑兵。

    声音才刚出口,就有箭矢贯穿了军士的咽喉,他急忙伸手捂在了咽喉之上,嘴巴用力地张开,却已经难以发出任何声音。

    站在望楼较为靠后的两名军士,支撑着抖如筛糠的腿,蹒跚着走向了望楼上的擂鼓。

    现在军营里掌权的是十六卫的大将军曾广元,把守在各个营寨要紧关口上的将士,也都是他的直系下属。

    这些从帝都城里来的将士,根本没有见过战事,就算是连跟绿林草莽对阵的机会都不曾有过,此时瞧见了大道上数不尽的人影,早就慌了神。

    营寨之中,落地的是一支尾端绑缚着火药的箭矢,砸落在营寨之后,便“嘭”的一声炸裂,火光四散而开,便引燃了连锁在一起的营帐。

    当即有将士发现了此处的情形,营寨之中,便开始小声地喧嚣起来。

    “敌袭?”可是没有搞明白情况的将士,才刚刚扑灭了营帐燃起了火光,没有听清楚望楼上传来的声音,也没听到望楼之上传来的擂鼓。

    没有鼓响,证明没有敌袭,一名将士当即反驳:“只是在刚到关内的时候,跟胡蛮狗手下的边军,远远遥望了几眼,他们就吓破了胆,这个时候怎么还敢搞敌袭。”

    当即有好几名将士点头称是,这都几天过去了,杨胡子的边军,连个影子都没有看到过。

    这只是营寨的一角,营寨很大,很多营帐连在一起,从远处看来,好似根本看不到尽头。

    “咚!”望楼之上只想起了一声擂鼓,便没有了其他动静。

    众多将士将目光投向了望楼之上,远处的几座望楼将士,也用手挡着眼前,尽力的打量着远处的情形。

    等到看清楚了营寨之外的漫天灰尘之下,是一个个甲胄鲜明,手中挥舞着长枪铁戟的骑兵之后,当即不敢再怠慢丝毫。

    “咚咚咚~咚”接连不断的擂鼓之声,响彻在了军寨之内。三长一短,是天鼓。

    很多个才刚刚用过了早膳,准备开始今天训练的大唐将士,愣在了营寨之中,手中倒是握着兵器,却不知道这个时候,应当做些什么比较好。

    中军主帅营帐被快速掀开,在两名亲信将领的陪同之下,曾广元走出了营寨,他皱着眉头:“今天怎么多了一通鼓?”

    “将军,”身后的将领急忙走到了曾广元的身边,有些不好意思地提醒道:“这是天鼓,想来是有敌袭。”

    “这还用你说。”曾广元回头给了将领一个白眼,他回转头的瞬间,却愣了愣,刚才自己应当没有听错吧?我滴个乖乖,敌袭?

    可能很多人还跟曾广元同一个想法,便有漫天箭矢,遮天蔽日而来,瞬息间,遮挡了营寨之上的半片天空。

    那些将士还依旧愣在营寨之内,望着漫天箭矢,有很多已经吓破了但。即便是从山南西道而来的将士,也很少有经历过战事的,又加上遇到了十六卫那些帝都城里来的兵油子,只能跟着像是没头苍蝇一般,在营寨之中乱窜。

    “他娘的,是敌袭!”曾广元手中的马鞭,差点吓得脱手而出,他回头声音有些颤抖地对着身后的将领嚷嚷道。

    “将军,这可如何是好?”将领望着已经开始飘落到营寨之中的箭矢,眨着眼睛问道。

    曾广元哪里知道如何是好,他喘着粗气,望着远处已经泛起火光的营帐,不知所措。

    一支支箭矢,接连不断地在营寨之中炸响,便不断地有火光,在连锁的营帐中燃烧起来。早就吓破了胆的大唐将士,根本没有组织起有效的防备,就溃散成了一团。

    在营寨之中乱做一团的将士们耳中,好像响起了一阵阵响彻天地的马蹄声,紧随而至的,便是一股来至于男人嗓子里的豪气,应当只是马背上男儿们嗓子里发出来的吼声。

    有一些老兵油子,终于制止了一些混乱四散的年轻将士,在这些老兵油子的带领下,总算是在营寨之中的某些地方,还保存下来一丢丢有效的防备力量。

    可在这十数万的大唐将士之中,那些老兵油子组织起来的防备力量,可能都经不起自己人的冲击,就会跨成一团散沙。

    已经挤进了营寨之中的史分明,不知道从哪里捡来了一把制式横刀,又丢给了许大宝一柄,带着他,快速向着中军帅帐的方向走去。

    “帝都他娘的真的是一群瞎了眼睛的狗屎,这种废材还带兵,还敢剥了老子的虎皮,等下非得将那兔崽子抽筋扒皮不可。”史分明骂骂咧咧的嚷嚷道。

    这个时候的营寨里,哪里还有人会去管他史分明此时再嚷嚷个什么劲。

    跟在史分明之后的许大宝,抖着身上的赘肉,不停的擦拭着额头上的汗珠,这个时候,他还是选择了相信了史分明,毕竟是史分明带着他从漠北到了大唐境内。

    有些以往便是史分明手下的将士,在这个时候,看到了火气冲冲的史分明,好像终于看到了主心骨,当即带着身边的几个将士,跟在了史分明身后。

    也见到了身后越聚越多的将士,史分明却没有阻拦,这个时候只要还能拉起这些将士心中的斗志,就不至于败得特别彻底。

    现在他得先去中军营帐,因为帅印都在中军营帐曾将军的手中握着。

    等到掀开了帘子,中军营帐之内,空空如也,哪里有半个身影。史分明皱了皱眉头,往地上啐了口唾沫:“他娘的。”

    “许胖子。”史分明回身冲着帅帐之外吼道。

    “将军。”许大宝可不敢怠慢,急忙掀开了帘子,迈着小碎步跑到了史分明的身边。

    史分明从营帐之中的桌面上,操起了两块四四方方的帅印,丢在了许大宝的手中:“跟着老子,不要走丢半步,要不然砍了你小子的脑袋。”

    “将,将军到哪儿,我就到,哪儿。”许大宝结结巴巴地说道,又急忙跑到了营帐门前,替史分明掀开了帘子。

    中军帅帐之外,已经聚集起了很多很多的将士,但也顶多只有千余人,在这整个营寨之内,根本不值一提。

    “曾广元曾将军,已经在乱军中被踩死了,想活命的,信得过老子的,跟着老子走。”史分明说着,也没有理会将士们口中的窃窃私语。

    这个时候去想着防备敌袭军队,是很不明智的选择,他史分明不是第一次上战场的雏儿,连这点浅显的道理都不明白。

    别说去跟敌人硬碰硬,就现在他能组织起来的军队,能不能到了万人,都是一个未知数。他见过在营寨之外而来的边军,一万的守备将士,连一场硬仗都没有经历过,连敌人骑兵的第一个冲锋,能不能挡下都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那些将士可不敢停留,跟在了史分明之后,向着营寨的另一侧走去。

    在接连面临了两次骑兵冲锋之后,营寨的大门,重重地砸在了地面之上,扬起了一片灰尘。

    “杀无赦!”一名将军模样的叛军将士,扬起了手中的横刀,一声怒吼脱口而出。

    随着身后掌旗的军士大旗挥舞,在风中飘摇,烈烈作响。

    便有数不尽的骑兵浪潮,涌入到了营寨之内,瞬息之间,四散而开。

    整个营寨之中,原本火光只占了一半,自乱阵脚乱了一半,又不知道在刚才,悄悄逃走了多少,这个时候依旧在营寨中乱窜的将士,明显连原本的四分之一都不到。

    冲进了营寨之中的叛军,根本没有受到什么有力的阻击,就几乎占领了整个营寨。

    等到领头的骑兵将军带着骑手,走进了营寨之内,投降的军士,早就被围成了一个大圆,周围便是那些毫不讲理的叛军。

    缴获的粮草军备更是数不胜数,只用了不到两个时辰的时间,叛军攻破了大唐阻击在关内道陇东城之外,最强的一道防线。

    这之后,只需要再攻下陇东城做为后备城池,叛军就可以放心地南趋直下,兵临帝都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