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太极内,天子陛下仰望金銮,下除了大宦官冯元义,没有旁人,今天如同往常一样,没有早朝,没有人前来觐见。

    天子陛下却没有待在后宫,与贵妃娘娘享乐,他的曲子才谱到了一半,是为贵妃娘娘的新舞而谱。

    “大唐还在朕的手里。”天子陛下突然开口说道。

    “是。”冯元义转,应道。不过,他的目光,落在天子陛下脸上,却看出了天子陛下心中,此时已经没有了早先的骄纵。

    开创了泱泱大唐盛世之景的天子陛下,不再如同往,依旧憧憬在大唐的盛世之下。今天的他,希望有人能来上朝,有人能够觐言,跟他讲,如今的大唐应当如何如何。

    可惜一个都没有。

    杜司徒已经老了,不问朝政。李林甫也死了,卫国公算不上老,可他并不算是真正天子陛下的心腹,天子陛下只是没得选。韩昌黎又太年轻,倘若当初,他没有违背天子陛下的赐婚,想来不管韩昌黎的年岁和阅历,如今的宰相,肯定不会是卫国公吧。

    “朕的肚量,是不是太小了一些?”天子陛下问道。

    “大家是大唐境内,肚量最大的人。”冯元义急忙说道。

    天子收回了目光,却愣愣地望向大之外,他叹息一声:“韩昌黎的心已经不在朕的庙堂之上,是朕的度量小了些。朕还容不下李林甫,可笑,可笑呀!”

    “嘶。”冯元义倒吸了一口凉气,没有答话。

    想到了前几那个穿过朱雀门,直接进入太极的儒生,天子陛下又露出了些微苦笑:“朕要是再年轻一些,应当满朝之内,都是大唐悍将,满朝之内,都是文士书生。是为我大唐百姓谋取太平,谋取安生立命。”

    冯元义用眼角在天子陛下的脸上划过:“大家如今依旧很年轻呀。”

    “你呀,最懂朕的心思,可也最不懂朕的心思。”天子陛下说着,已经起。

    他好像想到了很久很久没有说过的一句话,他挥动龙袍,便是青天苍龙游dàng)在内:“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没有人回答,因为内没有文武百官。

    冯元义好像也想到了曾经的天子陛下,不知为何,他看到如今的天子,竟然心中一酸,老泪纵横。

    关内道一破,大唐再无盛世!

    天子陛下,独坐半壁江山,无人可为他镇守国门!

    皇城之外,不是朱雀大街,是延兴门前的新昌坊,今天有数不尽的士子书生,遵照当今天子陛下的诏令,齐聚坊间。

    有宰相卫国公和翰林院韩昌黎亲自到此主持,负责士子入江南的一切工作。

    既然是士子,其中自然包括韩昌黎自。他想起了天子陛下所言:“有时候,朕觉得对不起你韩昌黎,可朕已经做了,就

    不可能反悔。如今,大唐盛世凋零,迎来了真正的寒冬,大唐长江水以北,估计用不了多久,可能都会落入胡蛮狗的手中。”

    “朕想为大唐的今后做一些打算,这件事,朕希望你能替朕去做,也算是你韩昌黎为朕做的最后一件事吧。”天子陛下的目光很和蔼。

    “朕想为大唐文脉,留些种子,便想到了士子入江南,当年,士子北奔,今天又要南下,真是可笑。可朕还是想有人去做,你韩昌黎便是朕最中意的人选。”

    “臣万死不辞!”韩昌黎躬,天子陛下挥手示意,他便缓缓退出了太极。

    他望着延平门之外,下江南呀,江南水土好,也适合养育这些读书人,又有天险,一般南下的蛮子,都是马背上的民族,肯定攻不下长江天险,自然下不了江南。

    江南是个好地方,水土好,姑娘好。韩昌黎不由的笑了笑,可并不适合他韩昌黎呀。

    “韩翰林,真羡慕你们这些年轻人呀。”卫国公双手附后,望着已经聚集在一起,在与家人离别的众多士子。

    这些都是近些年来,大唐为将来的盛世,培养的文人墨客,可惜,还没有等到他们派上用场的时候,大唐的盛世已经临近了末尾。

    至于未来,大唐还有没有盛世,甚至还有没有大唐,一切都是未知数。

    “卫国公,您这话说得不太恰当。”韩昌黎转头,盯着卫国公的脸颊:“其实,他们,还有我,谁想真的背井离乡,离开我们奋斗过的地方。前方有不知道多少人,在为了我们去送死,可我们,却只能躲在他们的后。”

    卫国公的眉头轻轻皱起,算是第二次,拿着正眼去瞧这个读书人:“你,是我大唐读书人,该有的样子。”

    “可他们没得选呀。”韩昌黎说着,双手插在了袖口之中。

    这是他从李林甫那里学来的习惯,他的眼眸缓缓闭上,开始了沉思,过了良久,他抬头:“如果有机会,我多么希望,能跟那些站在城头上的大唐将士,一起手刃叛军,手刃蛮子。”

    卫国公没有答话,因为他不知道该如何去回答这个读书人的话。他的目光略微偏移,见到韩昌黎的此番动作,心中却是一紧,他好像又看到了那个跟他都了许多年的李林甫。甚至,还要更高大一些。

    一辆马车缓缓行来,停在了坊前,马车上走下来一个胖子,是李三胖,他的后,紧跟着走下来的是游侠儿孟东野,车厢里面还有人,却不曾走下马车。

    见到是李三胖前来,韩昌黎快步迎了上去,没有什么废话,因为韩昌黎不太喜欢废话,李三胖是知道的。

    这个胖子从手上摘下了一个玉扳指,丢到了韩昌黎的手中:“送你了,知道你觊觎已久,

    只是你不好意思开口罢了,还有,这次带上孟东野一起。”

    韩昌黎没有拒绝李三胖,他握紧了手中的玉扳指,这以后就是他心中的李三胖。他的目光望向了孟东野,孟东野还在马车前方,并没有走上前来。

    “不用看了,他的小娘子就在车厢里,肯定是要随着他一起去的,也幸好,孟东野这小子,好像就是从江南跑出来的,他对那地方很熟悉,他跟你一同前往,我还是很放心的。”李三胖继续缓缓说道。

    “他能回到故乡,也算是件好事。”韩昌黎笑了笑,对着李三胖回应道。

    “那肯定。”李三胖伸手拍了拍韩昌黎的肩头,脸上的笑容,有了几分古怪的味道:“去见过颜小娘子没有,可别让她天天念叨着你,说实话,就算是你带着她去江南,我想整个大唐境内,也不敢有人说三道四。”

    “李三胖,我还是想跟你说,我的心中只有她。”韩昌黎没有生气,他叹息一声,极为认真地看着李三胖:“我走了,她就交给你了。”

    韩昌黎没有说,第一个她是谁,以及后面的她又是谁,李三胖已经明白,何必需要多说什么。

    肥腻的手掌,再次在韩昌黎的肩头轻拍,这个恶心的胖子,竟然一把将韩昌黎搂到了怀中:“你小子尽管放心,你交给老子的事,老子肯定给你尽心办好喽。”

    不知道过了多久,第一辆马车开始驶出延兴门,是载着帝都城士子的马车。

    先前李三胖带来的马车,跟随着队伍的最后头,车沿之上,韩昌黎依旧没有回到车厢之内,他站在车沿上,望着马车后方的帝都城。

    李三胖在向着他挥手离别,他也抬起手来,心中却想着,她终究还是没有来跟自己说句离别。

    可能,她也在等着自己去跟她说离别吧。韩昌黎轻轻摇了摇头,想要走进车厢之内。

    好像就在此时,马车即将走入到城门之下,他瞧见了李三胖后的街巷之中,有半面妆容,在捂着嘴,望向他,原来,她一直都在。

    “孟东野,这里交给你了。”不知道为何,韩昌黎的心中,出现了几分不忍心,好像他做出了一个艰难的选择。

    是与大唐共存亡,还是随着天子陛下的旨意,与众多士子下江南,他选择了前者。

    他想要站在帝都城里,跟那些共同守护帝都城的人一样,做一次大唐的英雄,因为在他们的后,有很多人需要去守护,就比如,此时站在街巷之中的她。

    还没有等孟东野反应过来,韩昌黎已经跃下了马车,他在李三胖意外的眼神之中,走在了帝都城的街道之上。

    对着原本藏在巷弄间的女子,轻轻点头示意,韩昌黎对着皇城,对着帝都,对着整个大唐说:“现在,韩昌黎不是士子书生,他想要做大唐的将士,也想当大唐的英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