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如今的整个大唐都乱做了一团,不论是长江以北的河南道、淮南道、山南两道,还是黄河两岸的河东道、关内道、河南府、京兆府。

    帝都城也是如此,这才短短几的光景,已经瞧清楚了局势的帝都长安人,不愿意继续在帝都城久待,他们带着妻儿老小,变卖了家当,离开了帝都。

    随着士子入江南的潮流,同入江南两道内。

    可大多数人,依旧不愿意离开长安城,因为帝都是他们的家乡,也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地方。他们陪着帝都城,走过了这最繁华的十数年,随着帝都城,一同登上了盛世的最巅峰。

    现在,让他们离开?

    他们不会离开,他们会继续留在帝都城里,如同往常一样,只要帝都城不破,就还是他们的家乡,家在人就得在。

    坐落在东市的拾草堂,是一间看上去很寻常的药铺,甚至在这些子里,随着大唐的动dàng)不安,店里面的伙计,都跑得七七八八,如今依旧还在拾草堂之内跑堂的伙计,就只剩下了四五个人。

    拾草堂的老板,没有人知道是谁,只是偶尔有人会见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子,出入拾草堂之内。就连店铺的伙计,也很少见到他们的老板。

    甚至,这些伙计连老板的名姓,都不曾知晓。只是在每个月的月初,都会有人送来上个月的月钱。剩下的伙计,要么就是帝都长安人,要么是没个去处,反正到哪儿都是求个吃喝拉撒,在拾草堂起码衣食无忧。

    只是这些子,有些例外。拾草堂的老板,就是那位白发苍苍的老头子,从几天前回到铺子里,就没有离开过。

    跟随着老板回来的,还有一个中年儒生,一个被儒生单手提着的江湖少年。

    除了每天的吃喝,拾草堂的老板没有离开过屋子,中年儒生也没有。

    白发苍苍的拾草堂老板,很少有人知道名姓,但总有人知道。就比如现在呆在屋子里,看着窗外车水马龙的自在。

    “孙老爷子,我师弟还要几能醒?”自在看得有些心烦,他实在是不喜欢这种帝都城的生活,从很多年前开始就不喜欢,若不然也不会选择归隐山林,不问世事。

    老爷子是大唐医术界,鼎鼎大名的扛鼎之人,神医孙十常。他坐在屋子里,手中抱着一碗温茶,在他前的榻之上,躺着脸色已经逐渐红润,又有了血色的郭小九。

    “再有三天,我保证能醒。”孙十常回头,看着自在的背影说道。

    自在的眉头微微皱起,他偏过头来,盯着榻的方向仔细打量几眼:“还要三天?我师弟真的没有什么大碍?”

    “自在小子,你是不是信不过我老头子,想当年,你师父都是我从鬼门关上拉回来的,

    更何况你师弟这种小打小闹。”孙十常盯着自在的双眸,很认真的说道。

    自在听着摇了摇头,不愿意再去跟这位老爷子拌嘴皮子,这位老爷子讲到自己的当年,只怕没有个几天几夜根本说不完。

    果不其然,老爷子开始了自己的缓慢讲述,孙十常老爷子是一个很精神的老头子,按照他自己的说法,他如今起码应当也有九十岁的高龄。女帝在位三十多年,是他的鼎盛之时,江湖上提到神医,必然是他孙十常。

    自在听的有些烦躁不安,他撇撇嘴,一脚踏出,一个闪,影已经不在屋子当中。

    “切。”孙十常摇了摇头,继续端着茶碗,回望向了榻之上,他放下了茶碗,伸手扣在了郭小九的额头之上,笑容也逐渐展开。

    这小子的命,果然够硬,若要是搁在其他人上,只怕撑不了这么久。孙十常在郭小九的体内,发现了天山雪莲的残余药效,才能让他如此轻松地将郭小九从鬼门关上拉回来,他猜想这个年轻人,应当在最近一两年之内,经历过了同样的生死抉择。

    可他的对症下药,毕竟钻了些空子,是他没有跟自在讲明白的。他如此对郭小九下药,以后只怕是天山雪莲的药效,已经不能如同以往那般神奇。

    郭小九确实已经没有了什么大碍,按照他最好的猜想,应当会在三天之内逐渐恢复生机,然后顺利成章的苏醒过来。

    孙十常老爷子很开心,因为他见到郭小九的时候,郭小九连呼吸都停止了,既然能够将郭小九救回来,证明这些年来,他虽然已经年迈,但他的医术,并没有随着年岁老却。

    “孙十常依旧是大唐的第一神医。”孙十常想着见到那些旧相识之后,肯定可以抬着头在跟他们讲讲最近这些年自己的丰功伟绩。

    已近到了正午时分,自在回到了屋子里,也带回来了食物,他没有去跟孙十常开口聊天,他受不了这个老爷子的唠叨。

    哪怕天底下的读书人,没有一个不能唠叨的。只是孙十常的唠叨,是不管你说什么,他自己都能讲上几天几夜的唠叨。

    孙十常没有后人,是他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因为他的夫人死得早,他的余生没有再去喜欢过别的女人。

    但他孙十常有传人,在大唐医术界,只要看过他的《千金方》,都可以算是他的传人。

    “我愿大唐人人都是我孙十常!”这是孙十常经常跟医术界的那些老先生们讲的话。

    如今,整个大唐境内,不论大小医馆,没有藏着一本《千金方》,便不算做是正经医馆,也不会得到大唐官家的认可。

    “我今晚就会离开帝都,三天后再回来,师弟的事,就暂且交给孙老爷子了。”自在用过膳之后,起

    微微躬说道。

    “你不想亲眼看着你师弟醒过来?”孙十常走到了木桌旁边问道。

    “不了,我还有很多要紧的事要去做。”自在话才说完,人已经离去。

    万里无云的晴空之上,便有中年儒生踏空而去,留下了漫天霞光。

    “是不是嫌弃我老头子碎嘴?”孙十常捏起一块糕点,轻咬一口疑惑道。

    只是没有人会为他解答这个问题,他也并不需要旁人的解答。这一次救下了郭小九,他得到了自在的承诺,就算是他老人家,到时候离世,没有人收尸,也会有郭小九和自在帮他收尸。

    老人家余生的理想,也就仅此而已。

    当然,他这些年依旧在大唐不停地走动,只是为了见见那些熟悉的面孔,再跟他们唠叨唠叨那些陈年往事。

    只可惜,这近些年他在江湖上行走,见到的熟悉面孔,越来越少,许多已经入了黄土。

    入了黄土也没有关系,他就带着药酒,跑到人家的坟头上,坐在坟头讲个几天几夜。自顾自的去说,因为他知道,没有人会回答他的话,但肯定有人在听着他的唠叨。

    是那些拥有一张张熟悉面孔的老家伙们。

    每次想起他们的名字,却很难再想起他们生平的模样和事迹,是他孙十常觉得最遗憾的事。

    孙十常不怕死,就害怕有一天,他会跟那些老家伙们一样,死得寂静无声,死了之后,就连自己的那些老伙计们,都忘记了他长得什么模样,做过什么样的事。

    他的一生,不甘于平凡,所以,他很希望,在他死后百年,甚至千年时光,依旧会有人能够记得他的名字。

    不知道何时,已经夕阳西下。

    老爷子搬过了一张躺椅,躺在窗口前方,开始了他今天的讲述。

    屋子里除了昏迷之中的郭小九,没有旁人,他在讲给那些地底下的老伙计们听,毕竟这些年里的事,他们都没有听说过。

    一直到了很深的夜色之中,孙十常才笑了笑,砸吧砸吧嘴,结束了今天的讲述。

    “老伙计们吆,估计用不了多久,我就得下去陪着你们,我肯定会比你们强,比你们所有人都强,因为我孙十常,是大唐百年之后,人们依旧心心念念的神医孙十常!遍览大唐之前,历朝历代,也唯有神医华佗和医圣张长沙能与我媲美!”

    老头子缓缓闭上了双眸,没有能够见到第二天的大唐。大唐盛世转衰,也送走了这位九十高龄的老神医。

    中年儒生,在第二清晨折返,他是在夜色里看到了这位老先生,最后的倔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