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清晨,将会为大唐带来最后的几缕曙光。

    昨,是杨胡子叛军联军,走出陇东城,南下的子。也在同一天,神医孙十常老死在了拾草堂。

    他死得不憋屈,因为他是孙十常。孙十常开创的大唐医术界,人人都是他孙十常,人人都有《千金方》!

    他死的时候,是在夜色里,只有一名中年儒生看到了他的死,因为中年儒生要为他收尸。

    孙十常老爷子走得很安详,就像许多个儿孙满堂的老爷子走的时候一模一样。他没有妻儿,可全大唐境内,都是他孙十常的弟子,可能百年千年之后,依旧无人可以超越他创下的医术界盛况。

    拾草堂已经在今下午,关门大吉了,店铺里原本的几个伙计,也都得到了很多银钱,足够他们几个月的吃喝。

    可叛军不久之后,就会来到帝都城之外,这些伙计心中也明白,他们走得不是很愿。

    拾草堂关门之后,孙十常老爷子的尸体,就停在了草堂的大堂之中。自在也不喜欢跟死人待在一起,那样他会感觉,有人在他的耳侧,轻轻地呢喃。

    转眼间,已经又是两之后,孙十常老爷子临走之前说过,今天将会是郭小九醒来的时候。自在不在草堂之内,他有很多很要紧的事,需要他去做。

    随着一阵清风吹入草堂之内,榻之上的郭小九,从睡梦之中,从黑暗的深渊之中,探出了半个子。

    他拼命地挣脱了后的黑色大手,大手在抓着他的脚踝,想要继续将他留在黑暗之中。

    “啊!”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郭小九从嘴里发出了一声怒喝,半个子坐在了榻之上,他的上,都是汗珠。

    轻轻擦拭掉了几滴依旧还在垂落的汗珠,郭小九抱着脑袋,开始喘息。

    他的脑袋有些胀痛,可之前的一幕幕,好像都依旧在他的记忆之中,他记起来那皇城之外,失去意识之前,看到的那位白衣儒生。

    “是师兄?”郭小九好像记起来了中年儒生的模样,他开始在屋子里寻觅那道影。除了浓烈的草药味儿,没有什么人影落入到他的眼眸之中。

    他挣扎着从榻之上爬起来,幸好他的体原本就不错,不知道多少子没有怎么走动,除了膝盖有些酸麻,并没有其他的什么异常。

    还有,小腹之中,有些隐隐的饥饿之感。

    屋子里的木桌上放着点心,这是晚冬的最后几,点心应当不算多么新鲜,但足矣果腹。

    郭小九就坐到了木桌前方,是孙十常老爷子生前坐过的那张椅子。屋子里的格局没有什么变化,窗口前的躺椅之上,仿若还依旧会躺着一位老先生。

    木桌上点心之下,压着一封书信,是留给郭小九。他拿起书信

    ,缓缓拆开,细细打量几眼,是自在留下的。

    一边吃着点心,一边看完了书信的最后几句话,原本内容就不是很多,也很容易理解。

    郭小九将书信收回到了怀中,他在屋子里找到了还算干净的衣衫,悬上佩刀酒囊,后负剑,他拉开了屋门,向着草堂的大堂之中望去。

    人死之后第三天,是入土为安的好时候。

    郭小九快步下楼,将老爷子的棺材板钉牢,他扛着棺材,走在了大街之上,这几的帝都城,没有人会选择出门,除了走在街巷上的南北衙门捕快。

    没有顾忌那些捕快的诧异目光,郭小九伸手扶在棺材上,向着通往明门的街巷上走去。

    人死之后,入土为安。孙十常老爷子救了他郭小九的命,他便为孙十常老爷子送终,很公平的交易。

    走出了城,一路上都没有什么阻拦,也对,如今的大唐帝都城,自顾不暇,哪有机会去管他们这些江湖人的行径,只要不是给帝都城添乱。

    在城外寻觅到了自在书信之中描述的风水宝地,他将棺材轻轻放在了地面上,从林间寻找到了工具,开始了忙碌。

    一直到了下午,太阳开始往东南方偏倚,郭小九才停下了手中的活计,他拍了拍手,坐在了坟头一侧。

    “孙老爷子,敬您!”已经得知了孙十常份的郭小九,将腰际上的酒囊摘下来,将酒水洒在了坟头之上。

    江湖儿女,最重恩。他也有饮酒,是与孙十常的对饮。

    没有多做停留,他也有很多事要开始去着手处理,既然上已经没有了什么大碍,他总得为此时的大唐,去做些事。

    就比如,他需要将酒肆的生意安顿好,他需要去了解到韩昌黎此时的境况,他需要知道宁不二何时会回到帝都城。

    以及,他做为江湖人,此时帝都城里的江湖人,自然应当立在城头之上。

    他起,却又没有立刻离开,他望着不远处的那道中年白衣儒生,愣在了原地。

    自在单手放在前,他对着郭小九笑了笑:“师弟,你怎么没有陪着师父,偷偷跑出来了,到了大唐,也没有跟我打个招呼,哪怕师父并不承认我这个徒弟,可你也总不能不认我这个师兄。”

    “师兄。”郭小九急忙拱手作揖,是对自在应有的礼数。

    自在走到了坟前,他蹲在了坟前,没有跪倒下去。坟前没有墓碑,这是孙十常老爷子自己的要求。

    “谢过师兄的救命之恩。”郭小九又客着说道,然后才敢蹲下去,蹲在了自在的边,他依稀记起来很久以前,在岛上与他有过同样的此番场景。

    自在伸手在衣衫上轻轻擦拭,这才对着郭小九抬起一只手来,冲着他昂了昂头。

    伸手

    在刀鞘上轻轻滑过,郭小九才宛若猛然醒转,他抬手,与自在的大手,撞在了一起,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如今,大唐危在旦夕,我们师兄弟,就像当年掏鸟窝那样,齐心协力,为大唐做些事。”自在说着,放下了手,他一脸的认真。

    “师兄说的是。”郭小九急忙点了点头,不敢反驳,却在心中暗暗嘟囔:“这种为大唐做些事,跟掏鸟窝放在一起的,整个大唐怕是只有师兄才干的出来了。”

    “你可以先去忙你自己的事,叛军要到帝都城外,还得些子,到时候,我们在皇城外,朱雀门前碰面。”自在起,昂着头,他这些时,这番话,对着无数到来帝都城的江湖儿郎,都曾有说过。

    今天,他把这番话,说给了郭小九去听。

    “嗯。”郭小九点头示意,也同时起。

    在他抬头之时,自在已经踏着霞光离去,远远眺望,只能瞧见一席白衫。

    郭小九开始入城,他要先回酒肆之内,酒肆在西市,有很长的一段路需要他去走。

    帝都城之中,依旧死气沉沉,街巷之上,少有行人,连往最繁华的东西两市,都无人问津,整座帝都城,已经好似一摊死水。

    酒肆门前也很冷清,但酒肆的大门依旧敞开着。

    酒肆之中没有传出来说书的声音,证明就连钱藏珍老爷子,在此时,也没有了雅兴。

    郭小九走入到了酒肆之中,却有些意外,因为他没有看到钱藏珍老爷子的影,难不成酒肆还遭了贼?

    他眼珠子一转,已经想明白了其中的道道,他扶在刀鞘,快步向着二楼上走去。

    只是走到了一半,脚下敲击楼梯发出的“蹬蹬”声,就戛然而止。

    果然,是她回来了。

    宁不二站在了酒肆楼梯之上,上道袍轻轻舞动,后道剑之上,可以瞧见剑尾的长绫。

    两个人对视良久,便有良久无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