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京兆府之外,天空雾蒙蒙,瞧不清远处的山峦沟壑。

    再往前走,就是京兆府境内,这些骑在马背上的悍卒,只需要狂奔千里,就可以抵达帝都城外。

    马蹄声在道路上响起,前方已经是一马平川,在掌旗手的号令之下,马背上的骑兵们,拉长了纵队,这些儿郎曾经都是大唐的铁骑。

    数万的骑兵之后,有八马拉车,车辇之下,坐着一个圆滚滚的胖子,胖子撵着下巴上的胡须,一脸的笑意。

    杨胡子十八万叛军联军,已经进入京兆府境内。

    十几名探马游驿在前头的骑兵更前方,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探马来报,大多都是并无敌。从陇东城到京兆府境内,连一个大唐的将士影子都没有看到。

    倒是偶尔会遭到一些过往村落的村民偷袭,或者是隐秘在山林之间的绿林山贼会稍加阻挠。那些人拦在叛军之前,无异于是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杨胡子皱起了眉头,他没有看向天空,副将已经来报,到了京兆府境内。

    他眯起了双眸,想到了不久前离开帝都城之时的落魄,却也多亏了当初的落魄,能让他终于摆脱了十数年来架在头顶之上的影。

    “李林甫,我胡蛮狗又回来看你了。”杨胡子从车辇一侧拿起了一杯酒,倒头便灌,待到酒杯之中没有了酒水,便随意地抛向了车辇之外。

    后滚滚浪潮之下,都是他杨胡子的嫡系,只需要到了帝都城外一声令下,这些儿郎们,就会是他建立新朝的大功臣。

    “都护大人。”一名副将跑到了杨胡子侧,几步跨上了车辇,在杨胡子的耳侧小声嘟囔几句。

    杨胡子的眼眸之中,有了几分颜色。

    “杀无赦。”可最终出口的依旧只有三个字。

    不论挡在杨胡子叛军之前的是谁,杨胡子都不会心慈手软,只要是此时站出来阻拦他进帝都的人,都是他杨胡子的敌人。

    前头的数万骑兵,好像突然收到了什么命令,掌旗手在马背上开始俯冲,后的数万骑兵,也纷纷夹紧了马腹。

    瞬息间,一声声马儿嘶鸣声,响彻在了平川之上。

    天地之间,从一片雾蒙蒙之中,走出来了十二位剑客。十二柄来自于蜀山剑派铸造的名剑,在天地之间嗡鸣。

    两时间,杨胡子叛军抵达帝都城的时间,要比预估的时间晚了足足两,是被这十二名剑客硬生生地拖了两。

    在杨胡子抵达帝都城之前一,帝都城从开远门、金光门、延平门之外,迎来了大唐的援军。约莫六七万援军进入帝都城之内,在领头将军的带领之下,迅速占领了帝都城的各处城备防守。

    之后,史分明走下了城头,他的脚下步伐走得飞快。脸上的表也变化无

    常,没有一个将士知道他此时心中所想。

    为了不和杨胡子的叛军打正面,他原本应当会比杨胡子叛军晚一天进入帝都城内,可他到了,杨胡子依旧在路途之中。

    他很感激那些个,为了他和他手下的大唐将士,争取来的这两天的时间的大唐江湖儿郎。

    如果不出意外,那些人,应当此时都已经死在了杨胡子的铁蹄之下。史分明不知道都有谁,现在也不是去考虑那些的时候。

    在史分明后,跟着气喘吁吁,抱着怀中两个帅印的许大宝,哪怕额头上满是汗珠,脚下也早已无力,他却心里清楚,此时对于史分明将军而言,每时每刻都极为重要。

    押解着十六卫大将军曾广元,走到了皇城之外,史分明的后,只站着十几名大唐将士。

    神策军大统领曹阿奎站在皇城之上,他抬高了手中的长枪,直指史分明。长枪所落,便有数不清的弩箭,架上了弓弩,数千神策军,在皇城之上探出了脑袋。

    史分明停下了脚步,抬手示意后的将士停下,他往前两步,对着曹阿奎微微拱手:“曹统领,在下是山南西道节度使史分明,求见天下陛下。”

    曹阿奎连眼皮子都没有抬一下,他只是望着远处瞧不真切的皇城,微微摇着脑袋。许久之后,才厉声喝问:“史分明,你是也想造反吗?”

    “不敢,我只想见见天子陛下。”史分明面不改色,伸手扶刀,昂头而立,目光瞪在了曹阿奎的上。

    皇城之上,曹阿奎不为所动,神策军依旧手握弓弩,一支支弩箭,都盯在了史分明上。

    “山南节度使史分明,求见天子陛下!”史分明的声音更高亢了一些,他重复说道。

    后的将士此时都已经明白,这位将军现在的心,可不太好。

    面对皇城上下的对峙,好像早先就已经有人猜到了。

    猜到此处形的人,来至于一处算不上多么富贵的府邸之内,府邸上下人很少,但确实是官宦之家,而且,兴起与去年的这座府邸主人,今天早早的就找来了自己的两位朋友。

    孟东野已经随着士子下江南的浪潮,离开了帝都城。此时依旧留在帝都城之内,算得上韩昌黎好友的人,无非郭小九和李三胖。

    三个人坐在府邸后园,一条小溪河畔之上,一座凉亭立在河畔一侧。

    下人前来看过了茶水,便被韩昌黎挥手遣退,凉亭之中,便是三人在下着一盘棋。

    下棋的是李三胖和韩昌黎,郭小九有些无精打采地躺在了凉亭之内的石凳上,俯瞰向小溪之内。已经不是寒冬腊月,溪面上的冰层,原本就不像府邸之外那么厚实,这个时候,早已经裂开了一条条缝隙。

    只需要迎来了第一场

    雨,冰层便会破开,也将迎来属于帝都城真正的天。

    可惜,今年的帝都城,天来得有些晚,前几乌云还光临帝都城上头,给城内添加了一层白衣。

    “噗通!”一块半个巴掌大小的石块,被郭小九抛在了冰面之上,他的力道自然不小,冰层原本就不是很结实,被石块一撞之下,便彻底裂开。

    小溪之下,就好像已经能够看到随波逐流的水草,在随意地飘摇。

    “是你输了。”李三胖放下了一子,脸上的肥随着大笑快速抖动,真不会想到,这么一个胖子,竟然还是个好手,就连帝都城的科举状元郎韩昌黎,都不是他的对手。

    “嗯。”韩昌黎微微点头,伸手开始拾起棋子,放到了棋盒之内。

    听到后传来的声音,郭小九终于是松了一口气,急忙从石倚之上爬了起来:“喂喂喂,韩昌黎,李三胖,你们两个有完没完呀,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有心思下棋。”

    “小九呀,有些事不能着急。”李三胖偏过头来,缓缓说道。

    这话出口,当即让郭小九想到了周子恒那个小子,双眼一翻,直接背转了去,继续望向了小溪,手中已经又捏起了一块石头。

    “不下了。”韩昌黎却在拾好最后一颗棋子之后,站起来,他抬着眼睛望向了远处。

    府邸之上的下人急匆匆地赶了过来,正巧出现在了后园小道的拐角之上。

    “大人,山南西道节度使史分明,已经在皇城之外,站了两个时辰了。”下人急忙禀报道。

    “嗯。”韩昌黎点了点头,将石桌上的茶碗端起来,快饮了两口,有些意犹未尽,这才走到了郭小九的边,同样望向了溪水:“小九,能不能陪我去看看你的老朋友。”

    “老朋友?”郭小九回头,眉头轻轻一皱,也瞬间明白了韩昌黎的意思,伸手扣在了刀鞘上,翻已经立在了凉亭之下。

    “韩昌黎,要干什么事赶紧的,我家宁仙子还在酒肆等着我回去呐。”郭小九说着,脸上却已经挤出了一脸的笑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