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起的白衣年轻人,手腕一抖,链刀发出一阵脆响,他往前两步,众多立在车撵周围的将士纷纷避让。

    一刀斩落,便有平地起惊雷!

    紧随刀势而后,白衣年轻人快速前行,眨眼之间,已经立在了杨胡子前,他这才扬起头来,嘴角挂着一丝诡异的笑容。

    横斩向杨胡子腰际的刀势,被链刀挡下。郭小九只感觉双手一阵发麻,佩刀差点脱手而出,却也在此时看清楚了白衣年轻人的面容。

    急退七八步,将佩刀反手握到了另一只手中,郭小九这才感觉喉咙之中一阵发甜,压下体内逆流的气息,脸上挂上了难看的笑意:“宇公子?”

    “你没有看错。”宇公子依旧笑着,他将链刀扬起,半边脸颊已经渐渐浮现出一片碧绿花纹,花纹从脖颈之下升起,开枝散叶。

    勃勃生机便从宇公子上散发而出,在这初的时节,刚刚准备冒头的嫩芽,竟然直接顶破了头顶的厚实土壤。

    “我如今能有这般能力,说白了还是拜你所赐,理应感激你才是,可我们始终不是站在一起的人,那我今天前来,”宇公子挥挥衣袖,便有劲风吹起,砸落在地面上的杂草之上:“便是为了杀你。”

    郭小九没有答话,只是抬起眼角,嘴角上扬,牵强的笑意,和一声声冷呵,从喉结深处发出。

    没有言谈,便是出刀的最好时机,郭小九举刀,再次双手满握,便是一刀劈下,刀如游龙,脚下便是踩着流水,只是一个呼吸,刀意已经bī)近到了宇公子前。

    劲风将宇公子的衣衫吹起,发丝也随风而舞,他没有了笑意,便显得极为严肃,这位长相俊俏的公子哥,提刀来战。

    两刀相撞,出手之间,已经是没有了多余保留。链刀翻腾,缠绕在了佩刀之上,趁着郭小九错愕的时机,宇公子猛然往前两步。

    整个子便撞在了郭小九的腔,宇公子仿若尚未停歇,他挥起拳头,一拳砸落,听到了郭小九前传来的闷响,宇公子才缓缓站定,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被这么一撞之下,郭小九整个人都有些发懵,宇公子在短短时间之内,竟然比皇甫还要强上了一些,就算是距离冯元义跟郭小九交锋之时的实力,也仅仅只是差了些许。

    “郭小九,何苦来哉?”宇公子笑问,却不曾继续往前bī)迫。

    “何苦?”郭小九倒吸了一口凉气,只怕两个照面,宇公子已经伤了他的肺腑,强行出手只会牵动体内的伤势,得不偿失:“可能只是不想看着大唐白白毁在你们的手里吧。”

    趁着这功夫,杨胡子已经跑出了好远,躲在了军阵之内,他站在无数的将士后,脸上一片乌云,他的目光没有继续落在郭小九的方向,既

    然宇公子已经出手,那么杨胡子便没必要继续牺牲手下将士的命。

    这些从边关陪着他杨胡子打到了此处的众家儿郎,都是他西北边军的好儿郎,只要夺下帝都城,这些西北边军将士,个个都将成为开国的功臣。

    他微微转,目光瞧向了硕大的军阵之中,此时白乐天依旧与皇甫对峙,从军阵之中开辟出一条道路的,便是出自诗两行和宁不二的联手。

    再加上钱藏珍老爷子手中的金晶笔,他们那一圈江湖人,几乎可以看作是可敌万军。

    但就凭这些人,想要杀死杨胡子?杨胡子轻轻摇头,目光满是疑问的望向了穹顶霞光上的白衣儒生,嘴唇轻启:“不能!”

    数百名将士齐齐投掷手中长枪,长枪撞在了钱藏珍挥笔描绘的山川之上,泛起了一圈圈涟漪,但也终于有了写松动的迹象。

    “钱老爷子,还能支撑多久?”诗两行抱琴起,皱着眉头看向钱藏珍问道。

    “撑不了多久。”钱藏珍尴尬的笑笑,却又有些不甘心,原来到了他这个年纪,真的不适合像那些年轻人一般,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岁月是一把最锋利的杀猪刀,杀死了张季明的先手无敌,难道也想要杀死钱藏珍的妙笔生花?

    “我去。”没等诗两行做下决定,宁不二已经在剑指挥动之间,踩踏在了一柄道剑之上,另一柄道剑,环绕在了她的侧。

    “小心一些。”钱藏珍并没有劝阻,因为这个时候必须要有人去杀杨胡子。

    所以,宁不二站了出来,她脚踏道剑,周也环绕道剑,冲向了杨胡子的方向。

    万千军阵将士,齐齐又是一轮抛,却依旧未曾伤到宁不二分毫,反倒伤了不少边军将士,只要长枪落地,可不仅仅是杀人那么简单,更是可以直接贯穿这些将士的体魄。

    “轰隆隆”一阵巨响,从帝都城城头之上传来,十几架投石车,终于将目标瞄准了城头之上,巨石砸落在城头,当即不知道砸死了多少大唐的好儿郎。

    也终于在城头之上,砸开了一个豁口,随着豁口被掀开,七八架云梯,齐齐落下,已经有十几名叛军站在了城头之上。

    这些号称先登的叛军,还没有站稳脚,就被反扑过来的守城将士夺走了命。

    隔着好远,依稀都能听到皇城之上的凄惨嚎叫。那里,每时每刻都在死人。

    给了郭小九足够的时间去休息,宇公子终于又开始往前行:“休息够了,便继续来受死。”

    郭小九深呼吸两口气,终于还是没有在杀死杨胡子的时候,用出那一招,他望着天空上师兄自在的背影,心中有些惋惜,却已经轻启嘴唇,让人听不真切的碎碎念叨,便如同蚊子嗡鸣,脱口而出。

    他

    用佩刀刀锋从左手之上划过,一道刀痕深深嵌入到了手掌深处,他仰头,刀上的奇异纹路,便开始蔓延到手臂。

    宇公子的脸颊之上,依旧存在哪些碧绿花纹。随着郭小九口中气息从缓慢到急促,再由急促转而缓慢,他的上,也已经满是血红一片的纹路。

    “你当初不能杀死我,今天便更没有可能了。”终于随着一个奇怪的音节落下,花纹终究没有蔓延下去,郭小九怕死,所以,只是今天他肯定不会死在这一招之下,他有了师兄口授的浩然气,便有体内八尺正气,压制刀中邪气。

    邪气可以杀人,但正气不能。

    “我说可以,便是可以。”宇公子好像也察觉到了郭小九的气息暴涨,眼神之中出现了些微恍惚,当初在副都护府府邸一战,深深烙印在了他的脑海深处,挥之不去。

    没有了停留,便是继续出刀,链刀左右翻转,时而腾龙而上,时而蛟蟒伏地,出手之间万千变化,皆是勃勃生机,是他宇公子自体内的生机。

    到了此时,郭小九自然看的明白,他每一次催动刀中邪气,也是挥散体内生机,只是他如今有了浩然气护体,邪气便不至于直接夺走他的命。

    邪气霸道,却与宇公子体内的绵延不息,即是对比,也是同根。

    两股气息在空地上相撞,周围的叛军将士,早就护佑到了杨胡子前,此处两人的战斗,便只能有此处两人自己解决。

    却在一个相撞之下,众多边军将士不得不歪着脑袋,纷纷看向此处,刺耳的撞击声,在空地上响起,响彻在众多边军将士的耳中。

    接连快速的出手,让旁人根本看不清楚两人的轨迹,但拳拳到,刀刀入骨,是谁都能够看得明白和真切。

    除了远处战阵之中被围的众人,和被杨胡子前边军将士拦下的宁不二,有人依旧没有将目光望向动静最大的两人方向。

    一道影子,从地面上缓缓浮现,他静静立在了杨胡子的后,嘴角微微扬起,手中折扇之上,每根扇骨之中露出的锋刃,都是那般寒意刺骨,他可以杀人,他也要杀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