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dìdū城之内,平康坊之内,有两人没有去往dìdū城城头,也没有随着郭小九和白乐天一众刺杀杨胡子。

    他走出了文酒会,是从颜姑娘的屋子里走出来的,只怕此时的颜令宾,已经收拾好了行囊,只需要到时候李三胖站在文酒会门前,便可以带着他离开。

    “你喜欢她吧?”韩昌黎回头,笑着望向了身后持枪的元霸。

    “嗨。”元霸轻轻摇头,欲言又止,有些话终究还是觉得不应当随便说给一个刚刚认识几天的士子书生去听,更何况元霸并不善于表达。

    他的眼神有些飘飘忽忽,最终还是摇了摇头,他握紧了手中的枪杆,望向了枪杆之下的土地:“我配不上她,而且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我去做。”

    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他不能说,不仅仅是因为心中存在的芥蒂,更是因为,他不想左右别人的想法,元霸只知道,自己应当如何做,别人的所作所为,跟他确实也没有什么关系。

    他韩昌黎要去见见当今的天子陛下,也是他计划之中,当dìdū城破的一刹那,可以保留下大唐烟火气息的最重要一个人物。

    dìdū城内,此时并不是很安分,众多南北衙门的捕快,已经潜入到了dìdū城的街头巷尾,这也是阻拦在叛军通往皇城方向的最后一道屏障。

    “翰林院韩昌黎,求见天子陛下。”郭小九立在朱雀门之外,对着皇城内说道,说话间已经深深躬身,他的礼数不论何时,都能做得恰到好处。

    在四名神策军护卫之下,韩昌黎走向了皇城之内,元霸站在皇城外,他背转身,找了个角落,蹲在了皇城之下,将银枪插入了身前的地面,他望向了远方的天空。

    在叛军的一轮猛烈攻势下,许大宝亲眼看着许多随着他一起笑着进入dìdū城的将士,一个个倒在了他的身前,他没有死,是因为他害怕死。

    “哎吆!”有人一脚踹在了许大宝的屁股墩上,那只脚还没有落下,便有一支箭矢,擦着许大宝的头顶上空划过,深深地扎入到了城墩之上。

    “嘿嘿。”许大宝没有生气,他提了提裤子,很费力的爬起了身,这才继续眯着眼睛,望向了dìdū城下。

    “啪!”又是一巴掌拍在了许大宝的脑袋上,史分明提着横刀,架在了城墩上:“许胖子,你给老子记住,我们大唐儿郎没有怕死的,就怕死得太憋屈,就算今天我们全部死在了城头上,也永远都是大唐的英雄,你懂不?跟守不守的住,没有任何关系。”

    又挨了史分明一脚,这才揉着屁股,瞧着史分明向着另一侧的城头走去。

    今天可能他也会死,但总比死在漠北那些马贼的刀下强些。

    他却在脸上挂起了一抹笑意:“老头子,你看到没,今天你的儿子,也将会成为别人眼中的英雄,你羡慕不羡慕呀?”

    那个曾经一直站在他身前的老爷子,也为了他而死的老爷子。

    城下的攻势不曾停歇,一波接着一波,已经有近两万边军将士死在了dìdū城外,也可能死在了dìdū城上。

    那些养尊处优的十六卫和没有经历过战事的地方军,怎么能跟他们这大唐最精锐的边军将士相比,对,现在他们是叛军。

    手下的叛军将士,便是能够帮助他登上dìdū城头的依仗,也是推倒大唐未来的功臣。

    大唐倒下了,新朝来临,未来的绵延疆域,是属于新朝的,也是他亲手缔造的。

    因为他做为新朝的缔造者之一,却会迎来那样子的一个凄惨结局。

    数不清的云梯,架在了dìdū城之下,也有更加多的叛军将士,一个个爬上城头。

    十几支箭矢落下,瞬间夺走了推着冲车的叛军将士性命。

    接连四五颗巨大的投石,带着刺耳的音爆声,砸落在城门前方,已经有数不尽的叛军将士,在层层铁盾的护卫之下,靠近到了城门之外。

    城门内的大唐将士架起了弓弩,却在冲车的一撞之下,整个城门碎成了许多碎屑,遮挡了这些大唐将士的眼眸,也撞开了今天叛军通往dìdū城的第一条缝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