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1971年10月7日中午11点27分,小男孩降生在这个世上。

    孩子是在浙江金华的一个县城小医院生下的,生他的人是当地的一位水电站的工人王静,产时不太顺利。10点40分,产房的一位医生满手是血摘下口罩,一脸丧气问道:“谁是谁是王静的家属?”坐在板凳上的中年男人似乎等了许久,他急忙起身举起手来:“我是,我是她哥哥,不是医生,情况怎么样了?”

    医生顿了片刻,:“大出血,只能保一个了。”

    中年男人急得满头大汗:“他娘的,CAO!”

    “不是这位先生,您能联系一下她的丈夫吗?这种决定还是要征求一下她爱人的意见为好吧。”医生插了句嘴。

    “什么?让我跟那个畜生联系?他妈的他几乎有1年没回家了,你让我找他?”男人气的用脚踹翻了脚下的凳子,“保大人保大人!我说的算!CAO!妈的。”男人脸涨的通红,五官都扭到一起了。

    “可是”医生磨磨唧唧。

    “可是什么啊?!我说的快点保大人!”

    “好吧好吧,那您在上面签个字!”女医生也没了法子。

    另所有医生意外的是,孩子也被保下来了,6斤半,五官端正,但女人仍处于昏迷中。直到下午1点33分女人在重症监护室醒过来了。

    孩子的舅舅也在第三天凌晨5点见到了孩子,水灵灵的大眼睛,白白嫩嫩可讨人爱了。“像那个畜生,没错了。”舅舅又气又高兴的嘟囔道。

    孩子的父亲下落一直不明,自从68年的一个晚上后便了无音讯,莫名其妙,全家人四处寻找。母亲王静是67年结婚的,没过几年丈夫便不知去向,在孕期间都是女人的哥哥也就是孩子的舅舅照看的。但这个父亲到底去哪了呢,这个村里到处传,有好几个版本。有说自杀的,有说被谋害了,有的说出轨了,更有甚者说是贩毒被打死了,更可笑的还有说被外星人绑走了。反正这一年关于孩子父亲的传闻杂七杂八。

    父亲叫杜巴桐,当地有名的商人,至于做啥买卖的,这个连王静自个儿都不是太清楚,反正挺有钱的。杜巴桐做的可都是大买卖,每次取钱都是几万几万的取,要知道那时候几千都是一笔巨款。其实小两口还是之前很恩爱的,男人在上海那边已经买了两套房子了,在女人有了身孕前三四个月男人信誓旦旦地说是要把母子俩接到上海过上真正的有钱人的生活。可一到女人有了身孕没过一个礼拜,杜巴桐突然就不见了,一点信息啥的都没留下。等了两个月,杜巴桐仍然没有消息,女人很是失望,整天以泪洗面。家里人都说这个男人真是人渣,就在怀了孕是时候跑路了,之前的都是甜言蜜语。

    尤其是孩子他舅舅对杜巴桐是恨之入骨,好几次都想剁了那个男人。可女人就是这样还仍爱着男人,说一定是自己的丈夫生意上有了困难走不开一系列荒唐的话来欺骗自己,再后来又过了3个月,还是了无音讯,杜巴桐简直就是人间蒸发了一般。家里的几个亲戚几乎已经断定他人已经跟别的女人跑了。可女人仍然不死心苦苦的等着,她总认为抛弃她自己的丈夫一定会出现的。对于女人的顽固,哥哥也是气得要命。

    “醒了醒了!”孩子他舅舅大声喊道,医生也急忙赶到重监招呼男人赶紧离开。

    没过20分钟,女人就被推出来了,说是要转到普通病房。他舅舅兴奋的不得了,由于王静身体过度虚弱,男人被拒之门外不允许24小时内进入病房。

    10月11日中午,孩子他舅舅终于进了病房和女人见了面。两人相视手握紧着泪流满面,“挺过来了,挺过来了孩子也保住了”男人哭的稀里哗啦,一听这话王静哭的也是厉害。就这样过了不知多久,女人终于开口了。

    “他呢”女人小声耳语道。

    “什么?啊?”这个可把男人问蒙了。

    女人侧过脸去,“巴桐怎么不见他人呀”

    “他妈的,少在我面前提那个畜生,想到他我就气不打一处来!CAO!”骂完男人一脚蹬在病床上,震得点滴一晃一晃,女人吓得差点叫了出来,脸上写满了失望。他舅舅见此势连忙道歉,道:“额我不是故意的啊,以后别提那小子我让医生把孩子抱过来吧你瞅瞅,你现在身子太虚,我回家去给你熬锅粥。你等着。”男人转身出了病房。

    孩子名儿叫杜威,他妈起的,没有杜巴桐,母子俩相依为命艰难的过了一年又一年。

    1979年6月的一天晚上,杜威在后山和他的几个玩伴玩的很晚才回家,弄得一身泥巴,果不其然杜威又挨批了。晚饭,母子俩吃的不香,但王静还是时不时地给孩子夹着菜盼着他吃得多一些快点长大。突然,杜威拍下碗筷,突然开口道:“妈,我看到咱爸了。”小家伙眼神骤然变得严肃让人措不及防。“啥?阿威,你傻了吧,你爸做生意很忙的暂时不会回来的,我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了。”女人听到这话内心毫无波澜,可能她早就死心了,不过也是,都七八年了,说实在点,杜巴桐是不是还活着大家都不知道。唯一有点看头的就是12年前的结婚照,女人也经常擦拭着相框,好像刚结婚似的。

    “妈,你骗人!我今天在后山的池塘边看到他了!你骗人!”杜威一口咬定。

    女人端正了凳子,手撑着下巴耷拉着脑袋准备听杜威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哦?那那你讲讲是怎么回事吧。”显然,王静她并不信。

    “就在下午,小胖又被后山的那群地痞欺负了,我和阿然就去帮忙”还没说完,“你跟人打架啦?”女人吓得叫了起来。“没有没有,你听我说完呀,那地痞今天带了许多人,他们好像是县里面初中的,手里还有酒瓶板砖,说是一定要我们交保护费,不然打残我们”话又没说完女人抱着孩子:“乖儿子,咱以后别去山上了好吗,那儿的野孩子太多了!”杜威推开母亲,“不,小胖被他们先开刀了,一酒瓶子就见血了,其中一个高个的拿着板砖要打我,一个男的突然抓住他的手,还有,他腰带上好像绑了枪!看到这个叔叔那些流氓都吓跑了。”杜威一本正经讲道。

    8岁的杜威比同龄人就要成熟得多,根本想不到一个8岁的小男孩能将这么惊悚的事不慌不乱地全盘托出!母亲开始有了兴趣了,仿佛有些着急“快说,后来呢?”

    “再后来,他看了我一眼之后就走了。”杜威抓了抓脑袋,“哦,对了,他让我把这个东西给你,他肯定是我爸!”小男孩用脏脏的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戒指。

    王静有些懵,她眼神死死的,头好像被敲了一样,她接过了戒指。在仔细端详后,再三确认不是婚戒,又大又粗的没有啥纹理可言。“那个男的走之前还跟你讲啥了?”王静简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还有,他让你藏起来。”杜威擦着鼻涕。“再后来就没了”

    那一晚王静根本就没有睡,她也不敢睡,躺在床上借着月光死死的盯着桌子上的结婚照。这心想,莫非还真是失踪8年的丈夫要回来了吗?这一切都是个大大的问号,不仅对于王静,对于小杜威也是个疑问。

    第二天一大清早,王静就偷偷地上了后山,硬是把后山翻了个底朝天!湖泊、小溪、大沼泽、池塘、树林子没有找到这个男人。

    一脸失落的王静疲倦地回到家,要知道,就算真的是杜巴桐,也不会再留在后山了。

    一进正大门,她发现小杜威竟然坐在那里面朝着结婚照。

    “你这孩子,怎么还还不上学!这这这都几点了!!”王静拿着手里湿透的毛巾甩向小杜威。

    说起来也是怪,杜威不仅没有躲闪,还不紧不慢地扭过头来,一个字一个字地讲:“妈,你?干嘛去了?”眼神诡异得死。

    “我?我我”王静答不上来的了。“我去后山砍柴去了。”

    “你撒谎!你是去后山找爸爸了对不对?!”小杜威面向结婚照,“是他,是他,我已经看了一早上了!我不敢确定,但那个男人的眼神真的很像他!”小杜威拼命指向照片里的杜巴桐。

    听完,王静一翻白眼昏死过去。再醒来就是一天后的一个晚上了。可再以后,王静倒是天天大清早就往后山上跑,但每次除了看到一些砍柴的老汉还有一些野生动物,别说是杜巴桐,就是连他的毛都没捞着!从此有关杜巴桐还活着的消息是再也没有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