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没错,肖和麦克过来救杜威了!

    杜威扭过头来,着实松了口气直冒冷汗。

    “我在这!过来拉我一把!”杜威招呼着麦克。

    “肖,扔***!快点!”麦克跑到柱子后面,左手搭着杜威的手臂,右手扫射着。

    肖扔了个***,顿时大厅内乌烟瘴气的什么也看不见了。

    “肖!过来搭把手!快点上车!”杜威的肩膀还在不停的流血,“老子老子不行了”失血过多的杜威开始翻着白眼。

    “我的天啊!盖瑞!别闭眼!千万别闭眼!”杜威被杠上了车。

    警笛声传进杜威的耳朵里,迷迷糊糊的,“肖,麦克,我们跑不掉了。”

    “没事!多亏了麦克,来之前准备了一架直升机。这不然呐,咱们可就死翘翘咯!”肖就像小人得志一般得瑟着。

    而麦克不慌不乱地开着车,抽着雪茄,“盖瑞,东西拿到了吗?”

    “在我这,在我这呢!”肖从腰包里拿出两本文件夹。

    “干得好,这里面有我们的人,等会到了酒吧里,你看看有没有你母亲的名字!盖瑞,干的好啊!”

    车子里沉默了一会,“麦克,谢谢了,肖,我母亲叫王静你帮我查查”杜威小声低语着。

    车子停在了地下车库已经被销毁了,而杜威一帮人在正午前抵达了酒吧,由于杜威未能及时有效的止血已经休克,麦克在酒吧里叫来的私人医疗队抢救了数个小时,直到傍晚6点钟。

    杜威的肩胛骨震碎,牵带着三角肌后束撕裂,等待他的是三周的休整。

    当天傍晚,麦克已经查明单子上没有他的母亲,这下可好了,这一来放下心口的大石头,二来母亲的失踪更加扑朔迷离,这洛杉矶算是白跑了。

    这拼了命抢来的名单上,弄了半天,压根儿就是个大乌龙!杜威根本就坐不住了,彻夜难眠,他总感觉这事越来越蹊跷了。

    后来这几天,杜威几乎天天晚上都能梦到母亲,一时半会儿没头脑的杜威就跟得了抑郁症似的。还有一天半夜杜威也失踪了,这可把麦克和肖一顿好找,最后还在城南天桥底下的垃圾堆里发现了他。

    1996年12月25日,这天是圣诞节,早上7点多,杜威收拾着行李,准备离开了,平安夜的晚上杜威思前想后的,决定还是回国去找李连长,这事实在是没招了!

    走之前杜威来到酒吧里,杜威就在门口贴上了他写给麦克和肖的一封信,希望他们能知道自己走了。

    看着Play Boy的大招牌,怎么说心里还有些不舍,不过这种地方真不适合他,杜威拖着行李箱转身走向马路边的巴士站准备搭公车去机场,不过这大清早的,在向下的巴士确实不多,天还在下着鹅毛大雪,杜威就躲到旁边的候车亭里避雪。

    在车站等了30多分钟,杜威都睡着好几次了,这公车还是没来。

    眼睛望着那条被雪铺满的小路都快望穿了,不一会儿,在小路的尽头开过来一辆大大的车,靠近了才看清原来是辆军用吉普啊,“我的妈哟,等了40分钟了都快"杜威不停地看着手表。

    不知不觉地杜威又打起盹了。

    “麦克东西我给你带来了”

    “哈哈,真谢谢啦!!”麦克在酒吧大门口吼着。

    杜威一下子被吵醒了,他看着酒吧门口,是那辆吉普车,原来是找麦克的啊,杜威下意识地蹲了下来,一边不想被麦克看到自己,一边听着他们的对话。

    车上下来的那个人穿着西装带着个墨镜,一看就不像是道上的人,估计又在搞什么交易哩!

    “嗯,你的钱我一分都不少你!货给我看看!”麦克迈向吉普车,从裤袋里掏出一张照片,“没错了!干得漂亮!”

    “麦克,这事给你办了,我那事你能不能帮个忙?”

    “小意思小意思,这不,这几天我这边来了个新人,杀人不眨眼的,我带他去办就是!”

    杜威望着望着,那吉普车,突然就下来一人。

    看了半天,杜威有些心慌,再看着,越来越觉着不对劲,杜威站了起来摇了摇头,“不是不是看错了。”杜威转过身来。

    闭上眼睛,杜威心烦意乱,又回过头来,这身高,这举动,这这分明就是杜威的母亲啊!

    杜威快步向前,“妈!妈!”

    麦克和那个人同时回头。

    而这个人,就是杜威花费几乎一年的时间寻找的人,王静!

    王静吓得到处躲,“啊!!别过来!千万别过来!”

    杜威气得直跺脚,“妈!我是你儿子!你怎么不认识我了”

    “盖瑞!你的母亲精神上受到了打击,让她先安定一阵子,你再带她去城里的医院”麦克劝着。

    “妈”杜威觉得事情来得太突然,情绪一下子失了控,上前簇拥住王静陶淘大哭起来,可王静压根就没有流泪,反而更想从杜威的怀里挣脱出来。

    “啊~~~~啊!别碰我!!!”王静糊里糊涂就给了杜威一个巴,然后自己跑到酒吧里了。

    “盖瑞你母亲很激动啊我去把她安顿好再说”麦克冲到酒吧里头。

    杜威慢慢地蹲了下来,一屁股坐到地上,这个重逢的场景跟自己日思夜想的简直就是大相径庭!

    “盖瑞你妈在我隔壁的屋子里,已经安顿下来了你过来,跟你讲个事”

    杜威无精打采进了酒吧,而这时,开往洛杉矶国际机场的巴士终于到了,车站里只有一个被雪盖满的行李箱。

    “汤迪!上酒杯和两瓶香槟!”麦克吆喝着。

    “不了,麦克,我要带我妈回国!”杜威起身就要离开。

    “盖瑞!你妈现在怎么可能跟你回去?你看看她现在她这个疯疯癫癫的模样!”麦克倒着香槟,“听我的,明天我跟你一起去城里的医院。”

    杜威摇了摇头,还是转身坐了下来,“麦克!怎么会这样?为什么?!”

    “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麦克给杜威的酒杯里倒上香槟酒。

    “麦克,你怎么找到我母亲的?”

    “嘿嘿,这个嘛其实那天我看到名单上有你妈的名字,只不过我要是告诉你真相的话你一会好好养伤啊,盖瑞!”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会瞒着我啊麦克!你他么疯了吧!”

    “你小声点!我就知道你是这副德行!我,找了我的老战友!去操办的这个事,告诉你?笑话,你能办成吗?人救不救得出来先不说,你可别把自己的小命搭上咯!”

    “你什么意思?”杜威靠近麦克,“那你那老战友是”

    “呵呵,你以为你是谁啊,能拯救全世界?”麦克把手里的酒一饮而尽,“我的那个战友,退役后分到联邦政府工作了。”麦克把脸贴了过来,“他现在在CIA。”

    杜威点着头,“卧槽,原来我的护照什么的还真是你帮的忙”

    “嘿嘿,知道就好。”

    “那好,我暂时留下来,明天我带母亲去医院。”杜威再次起身准备离开。

    “诶,盖瑞!我跟你讲个事!”麦克走到杜威跟前,“这次行动,我可是只砸了150万进去,我们可不能就见好就收。”

    “你什么意思?”杜威看着麦克。

    “CIA那边一直不肯出面,在南美有一个雇佣兵马上就要被国际刑警瓮中捉鳖了,这事涉及到古巴和巴西方面的政变。CIA也不可能出面”

    “所以什么?”杜威眼神犀利了起来。

    “嗯哼,所以这次营救南美的那个雇佣兵的计划,就有你我办好。”麦克拍了拍肩膀。

    “那我要是不干呢?”杜威咪着眼睛。

    “那,你母亲”

    “王八蛋!你他妈威胁我!”杜威抓着麦克的衣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