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对康永胜的审讯迅速转入秘密状态,除了李钰和他的助手,任何人不得接触此案。已经介入此案的吴水县公安人员全部退出,各自领了新的任务。李春江只在会上讲了一句:“大家过去跟他是同事,按纪律应该回避。”别的,他一个字没提。

    回到三河,李春江立刻命令老曾,迅速对潘才章来硬的,撬也要撬开他的嘴。从李春江的脸上,老曾看到一股玩命的架势,心想,可能又有什么压力了。

    几乎同时,吴达功也在调兵遣将,做另一种挣扎。半个小时前,吴达功跟向副检察长几个刚刚见完面,尽管谁也装得很镇静,嘴上还打着哈哈,心里,却有一种说不出口的恐惧。谁也巴望着能出现一股神奇力量,将恶浪滚滚的三河恢复到原来的平静上。这显然是一种妄想,眼下关键的还是订立攻守同盟,再就是从方方面面下手,向马其鸣他们施加压力。

    跟向副检察长合作,也是不得已的选择,这时候还想保持独立,就显得愚蠢了。吴达功决心不听汤萍的劝阻,按自己的方式走。

    跟汤萍之间闹翻,是那次省城回来之后。吴达功没想到,马其鸣会跟他来这一手。太可恶了!后来的很多个日子,吴达功都这么咬牙切齿地诅咒着马其鸣。当然,他更恨的,还是欧阳子兰。

    那天的欧阳子兰比任何一次都热情,上楼后,欧阳子兰亲自给他沏了一杯上好的银针,热情地问了一些汤萍的事,主要是她的身体。吴达功很不耐烦,更有种遭挟持的不舒服感。目光在这个成熟而魅力四射的女人身上来回穿越,想看透她的心思,抑或阴谋。是的,阴谋。以这种方式见面,不能不让他怀疑欧阳子兰的用心。果然,切入正题后,欧阳子兰热情背后的真实企图便毫无遮掩地跳了出来。

    “达功。”欧阳子兰这样唤他一声,比平日唤吴局长要亲切、生动,她柔性十足的声音一旦图有预谋,是很危险的,因为男人的理智往往会被那种充满蛊惑的女性柔情演变成另一种东西。吴达功后来想,那东西叫妄想,是欲望的另一种成分,没有哪个男人不情愿醉死在温柔乡里,况且是欧阳这种女人营造的温柔乡。那一天吴达功保持着警惕,甚至连水杯也没敢碰。

    “我请你来是想跟你敞开心好好谈谈。”欧阳子兰说着话,轻轻坐他对面,很近,他甚至能闻到她薄荷一样的体香。吴达功拧了把鼻子,想把那种气味拒绝开。

    欧阳子兰却一点儿不在乎,她像是有意要把吴达功拉进某个圈套。既然如此,吴达功倒想豁出去,看看她跟马其鸣到底合演一场什么戏。

    “想必你也知道,我跟梅涵夫妇的关系。”欧阳子兰轻轻一笑,就把他心中的敌人搬到了桌面上。吴达功心里恨了一声,装作认真的样子,洗耳恭听。欧阳子兰接着道:“上次其鸣没跟你办那事,我想他是对的。”

    什么?吴达功差点儿就从沙发上弹起来。他是对的,那你为什么还要写那封信?他在心里质问一声,目光有点险恶地瞪住欧阳子兰。他倒要听听,这个口口声声将感恩挂在嘴上的女人,作何解释?

    “后来我也想过,你真的不适合坐那个位子,现在既然到了位子上,说这些便有些多余。可是达功”

    欧阳子兰尽管说得很轻,但是她的话却重重撞击了吴达功的心。吴达功真是没想到,他们夫妻俩苦苦挣扎、不遗余力想得到的位子,在欧阳子兰嘴里,竟是如此的无关紧要。原本这女人根本就没想过要诚心帮他,甚至还极可能暗中阻挡过。可怜的汤萍,居然还对她抱有那么大的信心。就在他为可怜的妻子愤愤不平时,欧阳子兰的“可是”出来了,这句“可是”的后面,才是欧阳子兰真正想说的话,也正是这些话,将吴达功的人生世界颠覆了。

    一句话,欧阳子兰要他立刻中止自己的脚步、往邪恶之路上去的脚步。回头是岸,她甚至用了这样的词。她貌似关切的语言里其实充满着警告或威胁,她指给吴达功一条路,所谓的光明之路,自首!

    “我很惋惜,从没想过你会走上这条道,若不是其鸣跟我细说,我还一直蒙在鼓里”

    欧阳子兰还在说,吴达功愤怒的身子已弹了起来。他还怎么坐下去,难道真要等她活剥羊皮一样将他心灵上那层坚硬的外衣全都剥光吗?他怒冲冲地告辞,身后的门被他摔得发出一声破碎的尖叫。一同撞碎的,还有对这个女人的好感和尊重。

    那天晚上,吴达功住在了老丈人家。他平日很少到这儿,以前汤正业在三河,他去的机会相对还多一点儿,去了也不怎么说话,只是象征地问问他的身体。汤正业对他这个女婿一直有种恨铁不成钢的遗憾,无论他奋斗到哪一步,汤正业总有理由对他发出责难或批评。这点上他跟女儿汤萍有惊人的相似,好像他们父女专门就是来给他挑刺的。基于心理上的不痛快,吴达功从没把他当做自己的亲人,只是一个逢年过节必须要去探望的长者,但是那天,他的脚步却鬼使神差,不知怎么就将他带到了那儿。后来他想,或许是在欧阳子兰那儿蒙受的打击太重,他急于想得到宽慰,甚或鼓励。他想有着同样不平人生的汤正业也许会在这关键时刻给他一点儿智慧、一点儿信心,哪怕是复仇的勇气。事实令他更为绝望,汤正业的口气几乎跟欧阳子兰如出一辙,言辞甚至比欧阳子兰还过!

    他娘的!从不骂脏话的吴达功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

    省城回来,他有一个礼拜没跟汤萍说话,汤萍巴不得不说,现在每说一句话,都有可能导致这个家的一场争吵,与其那样,还不如彼此保持沉默。过了几天,汤萍突然接到父亲电话,问吴达功自首了没?

    自首?汤萍显得很吃惊,不明白父亲说什么。等弄清原委,汤萍在电话里冲父亲发火:“爸你说什么,有你这样做父亲的吗?”汤正业正想跟女儿好好谈谈,汤萍啪地挂了电话,转身质问吴达功:“你跑省城做什么,你找我爸哭什么丧,有病啊你!”

    吴达功忍无可忍,一想这父女俩的嘴脸,气不打一处来地吼:“我有病,我脑子积水了行不?”

    汤萍不甘示弱,结婚多少年,吴达功啥时跟她吼过,这才刚当了局长,就显出这副嘴脸,以后日子还怎么过?

    “好啊,姓吴的,你翅膀硬了,不需要我了,敢跟我耍横了?我能让你上,也能让你完蛋!”汤萍说的是心里话,如果吴达功真不把她放眼里,她是啥事都能做出的。

    “那你去呀,去找欧阳子兰,去找马其鸣,你们不是合计好了吗?”

    这话重了,也太有点伤汤萍的心,汤萍哪能受得了?当夜,两人发生一场恶战,这是结婚二十多年吴达功跟汤萍之间第一次也是最狠的一次恶战。恶战持续到第二天早晨,汤萍差点打开液化气,将房子点着,后来她提着菜刀,追得吴达功满屋子跑。吴达功这才怕了,如果他脚下慢点,已经疯狂的汤萍完全有可能将菜刀劈向他的头颅。

    吴达功两天没上班,像看护精神病人一样看护着汤萍,直等她父亲接到电话匆匆赶来,吴达功才得以脱身。但是他的心,却再也没法回到那个所谓的家中。

    吴达功现在是背水一战,而且只能成功不许失败,否则,就算马其鸣他们能放过他,汤萍那儿,他也没一点儿便宜可讨。吴达功再一次打电话给向副检察长,问他安排得怎么样了?向副检察长神神秘秘地说:“老吴,你听到风声了没?”

    “啥风声?”吴达功心一紧,害怕向副检察长说出什么可怕的事来。

    “郑源。”

    “啥?”

    马其鸣和袁波同时收到一封信,信是电脑打的,信中检举吴水县县委书记郑源在去年11月20日晚酒后开车撞死一对农民夫妇。为保住自己的位子,郑源让司机陶实顶罪,随后,郑源假借照顾陶实一家,将陶实妻子强行占为己有,将她调入政府部门。陶实得知消息,痛不欲生,在看守所自杀。为掩人耳目,郑源又鼓动陶实妻子到处上访,想把罪名嫁祸到狱警身上。事情败露后,郑源多次雇凶杀人,企图灭口,致使苏紫精神崩溃。更为严重的是,身为公安局副局长的李春江得知真情后非但不追查事件真相、依法严惩凶手,却动用手中权力,强行封锁消息,企图纵容和包庇车祸真凶。信的末尾写到:这是共产党的天下还是个别人的天下,世上到底有没有公理,法律在保护谁的利益?

    信看到一半,袁波书记便气得一把撕了它。去年11月20日,不正是他找郑源谈话的日子吗?他排开重重阻力,力主将郑源提拔到三河市委班子中。这一天,省委佟副书记终于表态,说省委原则上同意他这建议,郑源这些年的确干得不错,是个可塑之才。佟副书记夸奖完后,话锋一转,说此事还没最终确定,要郑源做好准备,迎接省委组织部门的考察。他马上将郑源叫来,向他委婉地转达了佟副书记的意思,同时要求郑源在工作中再加把劲,力争顺利通过考核关。没想第二天郑源打电话说,这事他考虑再三,还是先放一放吧。当时弄得他很被动,现在一想

    不!不能这么想!袁波书记果断地抓起电话,跟马其鸣说:“你马上到我这来一趟。”

    马其鸣赶到后,袁波书记还处在激愤中。无论怎样,袁波书记还是不相信有这种事。开车撞人,怎么会呢?一定是造谣、诬陷,无中生有,捏造事实!他一口气说了好几个词。马其鸣一看,心里便有了谱,笑着说:“不就一封匿名信,犯不着动怒。”

    “这是一般的信吗?”袁波书记越发恼火,“为什么偏要这时候写,这是制造混乱,混淆视听,是算了,我跟你发什么火。”袁波书记掉转话头,问马其鸣:“这事你怎么看?”

    马其鸣没有马上回答,很显然,这事他有自己的看法,只是袁波书记如此激动,他不好讲出来。袁波书记毫不介意他的态度,心事重重地说:“其鸣,他们这是搅浑水,再这样下去,三河非让他们搅成一锅乱粥不可。”

    这也正是马其鸣所担忧的,正是因了这个,他才一直迟疑着,不敢接近事件真相。他怕一旦把郑源的事儿扯出来,对方就会毫不犹豫地转移斗争矛头。

    “不行,你得加大力度,必要的时候,可以采取一些非常手段。”袁波书记像是突然下了决心。

    马其鸣说:“眼下最关键的,是警力不足,工作起来很被动。”

    袁波书记沉吟一会儿说:“这样吧,你们先按自己的路子往下查,警力的问题,容我再想想。”

    回到办公室,马其鸣再次拿出匿名信,从头到尾又看了一遍,目光凝在纸上久久不动。心里,似乎有许多声音在发问,过了好长一会儿,他才起身,将那封信轻轻撕碎,丢进了废纸篓。

    季小菲回到家,猛见童小牛坐在她家的沙发上。

    “你你怎么进来的?”季小菲刚想转身往外跑,童小牛已经扑过来,一把拽住了她。

    “想进你家还不容易?”童小牛猛地将季小菲用力一提,推倒在沙发上。“放开我!”季小菲尖叫着。

    “听着!”童小牛的声音比季小菲还高,“今天我不想伤你,你也最好别逼我,识相的话就给我乖乖坐着。”说完,狠狠地瞪住季小菲。季小菲惊魂难定,使劲喘着粗气,童小牛看着她这样,嘲笑道:“就你这胆,也敢跟我作对?”

    好一阵子,季小菲才镇定下来,大约也是童小牛没带打手的缘故,她心里不那么怕了。

    “我问你,你到底调查到我什么?”童小牛一只脚踩茶几上,手里拿把刀子,一边把玩一边阴森森地逼视住季小菲。

    季小菲被那寒光逼得,不住地往后缩。

    “说呀,调查到我什么?”

    “你出去,不然我要报警!”

    “报警?现在报还是等会儿报,要不要我给你拨‘110’?”童小牛的声音充满了讥笑,看到季小菲哆嗦的样,很满意地笑了笑,刀尖挑起季小菲散落在额上的头发,一只手顺势摸了下她的脸蛋。

    “这么漂亮的一张脸,要是划上两刀,可就不那么好看了。”

    “你敢!”季小菲虽是这样说,可声音分明在抖。童小牛收起刀,说:“我要你做一件事,如果你听我的,你我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

    “啥啥事?”季小菲下意识地问。

    “你坐好,别那么怕我,今天本少爷没那份心思,你也别老装得跟贞女似的。”童小牛拉过一把凳子,坐在了季小菲对面。

    季小菲将敞开的衣领往紧里拽了拽,坐直了身子。

    “你跟姓马的什么关系?”童小牛突然问。

    季小菲一震,没想童小牛会问这个。

    “是不是想给他做小?”

    “你放屁!”

    “别那么激动,敢做就敢当,瞧你那点儿出息。”说着他掏出烟,悠然地点上。

    “其实这事也不难,只要你把跟姓马的之间那种事儿全都写出来,交给我,你做了什么,我全都不追究。”

    “你卑鄙!”季小菲气得身子发抖,真没想到童小牛会说出这样无耻的话。

    “舍不得?动真感情了是不?”童小牛的声音突然变恶,目光凶凶地瞪住季小菲,手里的刀发出森森寒光。

    “写不写?”

    “不写!”

    啪!童小牛重重一个巴掌,季小菲惨白的脸上立刻生出几道血印。“臭**,给脸不要,以为你是谁啊!”童小牛又是一脚,季小菲捂住肚子,痛得泪花直冒。“信不信我一刀宰了你,敢跟老子玩,你多大能耐?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