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大地重归宁静后,已是第二年春天,迎春花开得满野都是。

    李春江坐在山坡上,眼里是一望无际的泪。

    面前,两座新添了土的坟茔在迎春花的摇曳中发出淡蓝色的光,李春江默默念叨着妻子的名字,再捧一把土添上去。湿漉漉的黄土捧在手里,感觉是被泥土咬伤的疼痛。他已脱下警服,调到离黄土坡不远的农场当书记。对这一选择,他既没有遗憾也没有欣喜,似乎已近麻木。

    坟头上的芨芨草已经疯长,用不了多时,这儿就会绿成一片。

    李春江挪动下身子,替狱中的郑源为桃子也添把土。

    两座坟就像孪生姊妹,开放在春天的山野上。

    一阵微风袭来,怀里的朵朵发出一片子颤,望着满山遍野竞相开放的迎春花,朵朵傻傻地笑了笑,唤了一声爸。

    李春江站起身,将一朵山花戴在女儿头上。女儿看上去一点儿也没傻,她还是那个听话可人让人一生一世都疼不够的朵朵。

    泪水像脱缰的野马,湿了山坡,湿了大地。

    远处,秘书小田搀着季小菲,默立成山的颜色。

    他们身后,站着一个苍老的人,他似乎是一夜间变老的,老得让人不敢相认。仔细一看,才知道是三河前任政法委书记车光远。

    三河市委大楼里,马其鸣正在悄无声息地收拾东西。一天前他接到通知,要他回到开发区去。对这次变动,马其鸣同样木然得没有任何反应。刚刚逝去的那个冬天,三河发生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裂变,至今回想起来,仍然心有余悸。所以对将要赴任的开发区,他心里一点儿底都没有。

    风从打开的窗户里吹进来,掀起桌上两页纸,幽然落下。马其鸣轻轻捡起,只看了一眼,泪水便夺眶而出。是梅涵从香港寄来的离婚协议,外带着告诉他,欧阳子兰已经故去,就葬在那块他们曾经坐着观海的岩石下。

    分开吧,其鸣,一想刚刚发生的事、死去的人,我真的再没任何信心跟你生活在一起

    “分开吧”马其鸣这样重复了一声。

    门开了,进来的是唐如意,她已完成收购百山集团的任务,是跟马其鸣告别来的。

    两个人就那么视着,发不出任何声音。

    此时,在省城,另一场战役刚刚打响。谁也没想到,老大父子真就逃过了冬天。若不是国际刑警组织追捕香港大毒枭福爷时意外地将二公子抓获,怕是他们还能逃过这个春天,这个夏天,甚至

    大地啊!你真的能宁静吗?

    大地无声,也没有丝毫的回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