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崇祯十五年二月,天寒地冻,萧瑟的风化作一道道风刃,像刀子一般切割着大明的百姓,也在切割着大明朝的江山!

    锦衣卫都指挥使府邸,四四方方的四合院子,雕梁画栋,门前还有两只石狮。虽然算不上真正的豪宅,但在北京城中也算是有头有脸了。

    毕竟府邸的主人可是掌握大明皇帝的亲军锦衣卫,令人闻风丧胆的锦衣卫!

    这个强大的组织已经存在了近三百年,自明太祖起开始创建,一直是掌握在大明皇帝手中的刀。

    有的皇帝将其磨成一柄利刃,霍霍着砍向敢于和皇帝作对的大臣,将其变成悬在大臣们头上的达摩利斯之剑;而有的皇帝则弃之不用,任由其腐烂生锈!

    一道惊雷闪过,宛若一条银色的雷龙。

    正在前院耍枪的骆养性,身体一颤,枪掉落在地。府内一片阴沉,下人们惶惶无神,到处乱窜。

    骆养性随手抓住一人,嘴里冒出热气:“怎么了,这么慌慌张张的!”

    下人唯唯诺诺不敢说话,一个披着白色狐裘的中年美妇慌慌张张跑出来:“哥哥,辉儿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

    美妇一出来就已经被寒风冻得满脸通红,她带着哭腔:“辉儿被雷击了!”

    “什么?”骆养性差点背过气去,多少大风大浪他都挺了过来,可他的儿子是骆家三代单传啊!

    在一片惊呼声中,下人们将骆辉抬到床上,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

    屋内端来一盆炭火,炽热的红木炭却很少的烟,便知道这不是寻常人家用的劣质木炭!

    这盆炭火顿时让屋里暖和了许多,炭火下映照着骆养性的脸色却是异常的可怕!

    骆养性在屋里大喊大叫:“快,快去叫太医!”

    他看到那些惊慌失措的下人们到处乱窜,一脚踢去,愤怒的大喊:“我叫你们去找太医,你们在这乱跑什么,啊!”

    骆养性看着满屋子里乱跑的人,只觉得头晕目眩。

    “哥哥不要着急,我已经让小六去太医院了!”

    “好,好,小六办事我放心。我去前院看看,你在这儿盯着,一旦有什么问题,叫人来通知我!”

    ······

    “太医这么还没来。”骆养性心中焦虑之极。

    他站在府邸门前,寒风之中不停的来回走动,搓着双手,时不时望向远处。

    “王太医来了,王太医来了!”骆小六(骆家管家,远房亲戚!)拉着王太医的手往府里走。

    骆养性立刻跑了过去,推开骆小六:“六子,你急什么,我让你请太医,不是这样强拉太医!”

    骆小六摸摸脑袋,默默吐槽:“刚才不是看老爷你急吗?”

    骆养性不顾太医反对,一把背着太医快速进府。

    “来了、来了!”

    骆养性飞快的将太医背进屋,便放他下来。老太医下来之后,先将手在炭火中烤一下之后,才开始为骆辉诊脉。

    骆养性急团团转,双手合十:“各位神仙大老爷,玉皇大帝,如来佛祖,一定要保佑我儿,我骆家三代单传,可不能在我手里绝了后!”

    正在骆养性祈祷之时,骆辉半睡半醒间听到慌乱的脚步声,还有女人的抽泣声。

    骆辉努力睁开了眼睛,看着一屋子里的古人,还有这古老的木头房子,还以为在演戏呢。他懵了,太医也懵了,两人四目相对,好不尴尬。

    原本太医断定此人气息衰弱,都准备报丧了,谁知道他突然醒来了。搞得太医都不知道是该报丧还是报喜。

    骆辉以为自己在做梦,使劲的眨眼睛。这不眨眼还好,一眨眼更懵逼。

    屋里人的头上都出现了一行字。

    (王太医:武力:28;文采:40;谋略:40;外交:50;贪婪度:50;忠诚度:60;亲密度:20;大局观:20;医术:60)

    (骆养性:武力:78;文采:10;谋略:40;外交:60;贪婪度:40;忠诚度:85;亲密度:90;大局观:30)

    ······

    骆辉还在发懵中,他的便宜老爹已经抱了上来,笑呵呵的看着他:“辉儿,你终于醒了,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骆辉好不容易吐出一句话:“我没事!”

    他的脑海之中出现一大堆记忆碎片,再结合他看到的信息。推断出眼前一男一女就是他的父亲和姑姑了。

    骆养性大喜,转身握着王太医的手:“王太医不愧神医之名,你一来我儿就好了!”、

    骆倩溺爱的看中骆辉:“祖宗保佑,辉儿,你总算醒了!”

    骆辉楞了下,对着笑笑:“姑姑,我还没孝敬您呢,怎么舍得死了!”

    “呸,别说这种丧气话!”骆倩:“想不到我刚想来哥哥府上看你,你就出了这等事,想来定是下人懈怠了,我定在府中多住些时日,好好管教这帮人!”

    “这是天意,怪不得下人”

    王太医笑了笑,摸了把汗:“这是贵公子福大命大,有祖先庇佑!”

    倘若是寻常人家,王太医自然是揽过功劳,但是骆养性可是皇帝最信任的近臣,他不敢邀功。

    骆养性双手合十:“祖宗保佑,祖宗保佑!小六,快去拿一百两白银。”

    王太医推辞:“愧不敢当。”

    当小六拿来一百两时,王太医嘴上依然说着愧不敢当,却已经收下银子。

    骆辉这才明白过来,他是穿越了。

    “咦,别人穿越都有金手指,我的呢”骆辉心中暗暗想到:“不会就是他们头上的那些字吧”

    骆辉开始仔细看他们头上的字,不由得嘴角一弯:“医术才60,刚刚及格而已,我这个便宜老爹还不错吗,武力有78,不过文采太差了,才10。”

    “咦,对了,还不知道是哪个朝代呢?”骆辉突然想起一个最为关键的问题。

    “爹,现在是哪个朝代了!”众人退下之后,骆辉问道。

    骆养性吓了一跳,左右四顾,然而摸了摸骆辉的脑袋:“你小子被雷劈坏了吧,竟然问出这等大逆不道的问题!”

    骆辉笑了笑:“这是咱们父子间的话,又不会传出去!”

    骆养性坐了下来,摇头叹息:“唉,现在是崇祯十五年,国家是内忧外患!”

    崇祯十五年?天啊,这离灭国不就两年了吗,骆辉一下跳了起来,直冒冷汗。

    不过寒风一吹,他又打了个冷战,缩了回去,还是被子里暖和!

    骆养性安慰他:“你不必紧张,大事有皇上和那帮大臣顶着,我们只能是尽忠职守,别无他法!”

    想不到老爹倒是想到通透,可是覆巢之下,安有完卵!骆辉的心一下跌到谷底,心里像是压了快石头,沉甸甸的,原本成为大官儿子的喜悦一下子消失殆尽。

    “唉,本来在网吧好好玩游戏,怎么就穿越到这里来了呢。还好死不死的穿越到崇祯十五年!”骆辉心中在哀嚎。

    骆养性突然想到什么:“儿子,得尽快给你找门亲事,不能让咱们骆家绝了后!”

    骆辉正沉浸在哀嚎中,没有理会骆养性。

    “你听到没有?”

    骆辉张着嘴巴:“啊,什么?”

    骆养性一甩袖子:“算了,这事我还用跟你商量吗?”

    骆辉懵了,感觉有些不对:“商量什么?”

    骆养性:“没什么,今天晚上轮到你给皇上当值,给我激灵点!”

    “当值,给崇祯皇帝吗?”

    骆养性敲了他脑袋一下:“你疯了嘛,胡言乱语什么?”

    看着便宜老爹离去的身影,骆辉陷入了沉思。

    我该怎么办,是混吃等死,还是投降~不,我绝不投降,无论是闯王还是满清!虽然我不是什么好人,也不能为了荣华富贵做这样的事,大不了离开这个国家去南洋,让他剃那种猪尾巴头,喊着奴才过日子,他绝不要!

    心里有些底气后,骆辉便躺下睡觉,今晚还要值班呢!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