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蒋千户离开之后,骆辉总算松了口气,接下去他需要在太原城等待崇祯的圣旨。

    即使他又九分的把握,崇祯不会怪罪他,但他也猜不出崇祯皇帝的反应。

    就在他踌躇之时,一个士兵跑过来:“大人,陈永福参将求见!”

    陈永福?就是那天被他狠狠教训的那个参将吗?

    “让他进来吧!”

    陈永福脸上的伤疤十分的恐怖,他战战兢兢的走进总兵府,他是做梦也没有想到骆辉是这样的狠人,竟然连许定国这样的手握重兵的人都死在了他的手上,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狠人!

    这真是让他有些悔不当初了,想到他竟然得罪这样的狠人,陈永福就打了冷颤。这不,陈永福一听骆辉杀了掉了许定国,立刻来向他请罪,只求骆辉大人大量能原谅他。

    陈永福一看到骆辉,一双膝盖就跪了下去,往前一滑,就差抱住骆辉的大腿了。

    “钦差大人,小的有眼无珠,还请大人见谅!”

    骆辉看着此人谦卑的样子,与当日的跋扈可是对比鲜明啊!

    “陈参将,你不必如此,只要你以后不要欺凌百姓,本钦差也不会找你麻烦!”

    陈永福听到骆辉的话后,松了口气。只要骆辉不找他麻烦就够了,脸上这点伤迟早会好的,即使留下疤痕,他也不在乎。他又不是女人,那么在乎自己的容貌。

    “大人,以后只要有用得着小人的地方,小人供您驱使!”

    骆辉嘴角一弯:“陈参将,本钦差的饷银还在军中,你能给本钦差运来吗?”

    “小人遵命!明日一早就给大人运到府上!”

    骆辉点点头,让陈永福自行离去。

    处理完一些杂事之后,骆辉终于是可以睡一个好觉了!

    不管怎么说,这次他算是成功了,不仅杀了许定国这个隐患,而且那拿回了饷银。

    许定国此人,倘若朝廷强势的时候,他就会夹起尾巴做狗,为大明守城。一旦朝廷弱势了,他就会翘起尾巴做狼,生出异心,变得贪婪、残暴!

    如今落到如此下场,也是罪有应得!

    接下来他会让郭以重来掌管山西的军队,此人十分的忠诚,有他在山西可以无忧了。

    ······

    骆辉杀山西总兵的消息很快传到京城。

    金銮殿,崇祯皇帝坐在龙椅之上,面无表情。

    下面的朝臣们简直要沸腾了,这个骆辉如此的胆大包天,竟然敢擅自做主杀了许定国!

    周钟、魏澡德、周延儒三人更是互看一眼,欢喜的神色掩饰不住。

    这个骆辉真是自取灭亡,竟然敢做这么越矩的事情,这还得了!

    在三人的授意下,十三道御史,六科给事中纷纷站了出来,弹劾骆辉擅杀总兵许定国一事!

    “陛下,骆辉身为招安钦差大臣,正事不做,反而专权跋扈,竟然杀害了山西总兵许定国,使国家痛失一栋梁!”

    “陛下,臣等请旨,拿下骆辉回京治罪!”

    “臣等附议!”

    一时间群臣汹涌,非要拿下骆辉治罪。

    内阁首辅史可法见到这样情况,站了出来。

    “陛下,这件事还不太明朗,臣建议等事情明朗之后,再做定夺!”

    “陛下,骆辉此人是嚣张跋扈惯的了,他收集了那么多饷银,本来要先送户部查验、清点数目,这个骆辉却说直接要将饷银送去孙总督处,谁又知道他送去哪里?”

    “是啊,是啊,这个骆辉,真的嚣张跋扈!”

    众臣一听,纷纷附和。

    崇祯皇帝脸色依然没有变,看不出喜怒,这让那些大臣们很是奇怪。

    要是以往崇祯听到这种消息,早就气得跳了起来。

    “众爱卿,你们只知道骆辉杀了许定国,知道他为什么要杀许定国吗?”

    大臣们听的消息只是骆辉杀了许定国,并无其他消息。

    “陛下,无论如何他骆辉也不能擅自杀害一位总兵啊!”

    “是啊,是啊!”

    大臣们纷纷附和,崇祯这才面有了一丝怒色:“你们知道吗,许定国竟然暗通满清,骆辉为朕杀了他,朕非但不奖励骆辉,反而要处罚他,你们这些大臣就是想让朕做这种事情吗?”

    “暗通满清?”

    众大臣面面相觑,若是真的这样,骆辉非但无罪,反到有功了!

    “陛下,这只是骆辉的一面之词,有什么证据能证明许定国暗通满清呢?”

    “是啊,这是一面之词,怎么能轻信!”

    崇祯冷冷的看着这些大臣,他没想到骆辉这么遭人恨。

    “你们就这么想让朕杀了骆辉吗?”崇祯顿了一下:“朕告诉你们,让你们失望了,骆辉抓了和许定国暗通的使者,他就是奸贼范文程的三儿子范承勋,现在就在押解回京的路上。”

    此言一出,众臣都沸腾了。范文程这样的人就是他们文人的耻辱,不仅主动投靠满清,为鞑子出谋划策,甚至还把自己美貌的妻子送给满人棋主多铎糟蹋,简直就是文人界的奇耻大辱!

    一听范文程的儿子被抓住了,立刻便有大臣站了出来!

    “皇上,范贼的儿子既然抓住了,臣等请杀此贼,以儆效尤!”

    “臣等附议!”

    大臣们纷纷请求杀掉范承勋,用以洗涮文人的耻辱。

    “陛下,这个范承勋还有利用的价值,不如暂且留着!”

    史可法站了出来,不过他的声音有些微弱,甚至语气都不太坚定。

    魏德藻这帮人自然能够看出史可法这个后生的犹豫,他们站了出来。

    “陛下,范文程此人罪大恶极,倘若不给他点教训,恐怕会有人效仿投贼!”

    崇祯稍一考虑便做出了决断,范文程的儿子确实会有利用的价值,杀了范文程的儿子,确实可以震慑人心。

    最重要的是满朝的大臣都想杀掉范文程的儿子,崇祯皇帝也不得不考虑这点。

    “那好吧,就按照魏爱卿的意思,将范贼押到京城,凌迟处死!”

    对于范文程这种人,崇祯皇帝是最为痛恨的。他甚至有大明的功名在身,他的祖辈还有不少是大明的重臣,最后却主动投靠努尔哈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