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午门广场上,一片寂静,无数道目光面带震惊的看向广场中心那道黑发少年,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因为他们没有想到,能够与月球年轻一辈的顶尖爵子对阵的人,竟会是一个看上去年仅十六七岁的少年。

    而此时,远处的山巅之上,刚刚还是充当观众的月球民众纷纷起身,悄悄议论着那名黑发少年,想要搞清楚来着的身份。

    虽然他们对于银克的实力有着一定的信心,但有句老话说的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于是乎,议论声扩散开来,数不尽的消息漫天飞舞,追踪着古同的身份。

    广场之上,一片寂静,连众人的呼吸与心跳都是听得一清二楚。

    银克与古同二人收回拳头,其上有着丝丝生气环绕,眨眼间便是恢复了伤势。

    众人惊骇,皆是被两人这一手震惊到了。

    他们二人竟然早有防备!

    天幕之上,银芝对于古同的意外之举震惊到了,双眸中生气汇聚,直接落在古同身上。

    只见在银芝的视野中,在古同的心脉之上,竟是有着一片生机之叶依附,吞吐着天地初子。

    而这样的手段,同样是出现在银克身上。

    更令银芝感到震惊的是,那依附在古同心脉之上的生气之叶,其生机的浓郁程度,比她的还要更胜几分。

    这代表着古同背后藏着一名完全不输于她的治愈使!

    察觉到这一情况,银芝耳朵上的莲花耳坠上有着异光闪烁,双唇微动,逼音成线,直接是落入地面上银克的耳中。

    收到银芝传讯的银克同样是感到惊讶,可旋即便是压制下心中波动,看向古同的目光更是多了几分沉重。

    当初他以为自己已经考虑的很周全了,却没有想到古同想的比自己更远。

    银克确实对自己的实力有着几分骄傲,可当面对古同的时候,那种骄傲便是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个年仅十六岁便可踏入神威境的人,一个可以锻炼出上古青铜的人,一个可以与神威强者对阵并且活下来的人。

    面对这样的人,谁敢骄傲?

    死寂,广场上唯有一片死寂。

    四周空气都会凝滞了几分,压抑的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宛若暴风雨前的宁静。

    突然,天幕之上有着一道惊雷在天幕上炸裂。

    众人只觉得自己失神了一瞬,眼前一花两道流光在眼前一闪而过,便是猛然碰撞在了一起。

    轰!

    磅礴神威轰然相撞,重重狂暴的神威风暴响起,瞬间将天幕之上的残云撕成碎片。

    只见两道流光在天幕之上缠斗,每次碰撞之时,便是荡起阵阵风暴,化作重重旋风巨柱,铺天盖地的向众人碾压而来。

    嘭!

    一道闷响声响彻,只见天幕的两道流光直接弹飞出去,身形后退百丈,方才稳下身形。

    古同二人显出身形,皆是脸色凝重的看向对方。

    不让分毫!这是两人都为此感到震惊与不解的一点。

    地面上,某个隐秘的角落中,数道身影坐落于此,百无聊赖的看着天幕之上正在对峙的二人。

    工藤樱一手拿着一根烤串,一手端着一杯果汁,目光没有落在古同二人身上,而是落在了银芝的身上。

    她将口中的烤肉咽下,惊讶道。

    “这个银克真难对付,咱们这边想到的手段,那边也都准备了。”

    钥媚的身形出现在工藤樱身旁,双唇上有着油渍沾染,显然是刚刚才吃过烤肉。

    她轻咳一声,缓缓道。

    “不管怎么说,这银克能够成为寒月公主的贴身侍卫,也确实有两把刷子。”

    “只是这次小弟同样是被银克的手段牵制,要是想要踏入那日冕柱,估计是要耗上一段时间了。”

    就在两女为古同的情况担忧时,一道喷香诱人的香气弥漫而来,瞬间将二女的心思拉回身后。

    只见在他们身后不远处,慕容雨几人正在热火朝天的劈柴烧火,同时一丝不苟的处理着那道架在火焰上的烤肉。

    啪!

    清脆的爆裂声响起,慕容雨小手一挥,将数道震成粉末的香味料倾洒在烤肉之上。

    油脂与香味料在火焰上完美的融合,在一瞬间爆发出无数种奇妙的化学反应,形成一股难以言语的诱人芬芳。

    香味四散开来,瞬间吸引了四周那些充当观众的路人。

    霎时间,无数人腹中沉寂的馋虫在此时猛然觉醒,带着无穷无尽的饥饿,缓步走向慕容雨等人所在的方向。

    这一刻,一场关于美食的“战争”,正潜移默化的发生着。

    就在慕容雨等人享受美味烤肉的时候,古同这边却是在为眼前的麻烦感到头疼。

    这时,银克不再像隐藏实力,天地初子猛然向银克周身汇拢,自身气息也是在缓缓攀升。

    轰!

    寒冰神威弥漫开来,一道蓝冰色神威天出现在银克背后,其上寒气流传,散发着阵阵寒意。

    可令人费解的是,银克周身的寒冰之气并没有钥茗身上那种极致的寒意,而又掺杂了一些说不清的东西。

    这让古同颇感疑惑。

    但下一刻,他便是抛去了这种无聊的思绪。

    他同样是一步踏出,周身神威悄然散去,眼眸中琉璃之色闪烁,直接是施展出了上善之心。

    与此同时,一道青铜圆环出现在他脑后,缓缓吞吐着天地初子。

    天地间有着尖啸的风声回荡,在此时凸显的十分尴尬。

    无数人目光呆滞的看着古同脑后那道青铜圆环,脸庞上渐渐有着浓浓的惊骇涌动。

    紧接着,有着尖锐嘶哑的咆哮声响彻在人群之中。

    “上古青铜!那少年竟然锻炼出了上古青铜!”

    “一个十几岁的少年竟然修得上古青铜,这怎么可能!?”

    “上古青铜?黑发少年?怎么好像在那听说过呀?”

    “对了,听说前一阵子,在水星的天陨之战上,也有着一名少年修得上古青铜!”

    “乖乖!这家伙不会就是那个人吧!他怎么会来月球!”

    无数道惊恐的声音响起,奔溃、震撼、狂热,数种情绪在众人心头涌现、交织,犹如千斤巨石从心头落在,让他们刚刚才燃起的战意瞬间熄灭。

    因为他们都深知上古青铜代表着什么,那是强者的象征!

    古同没有理会地面上的喧哗,手掌一握,青铜古剑自手中浮现。

    狂风拂过青色剑锋,有着清脆的剑吟声响彻开来,散发着无尽的锋芒。

    银克看到古同手中的青铜古剑,眼中闪烁着浓浓的忌惮之色。

    因为关于古同修得上古青铜一事,他早已知晓。

    可当他真的看到那柄青铜古剑的时候,即便在心性再怎么沉稳,却依旧掀起惊涛骇浪。

    因为他从那柄剑上感受到了一股上位者的威压。

    叮!

    银克手中长剑显现,剑吟声响彻,薄薄寒雾升腾而起,顷刻间将身形隐匿其中。

    古同见此,身形猛然暴退,手中长剑斩出,化作道道剑芒落下。

    可当那锋锐剑芒斩落在那薄薄寒雾上时,竟是有着片片雪花荡漾,直接是将剑芒吞入其中,冻结成道道冰雕。

    也就是在这时,那种掺杂在冰寒之气之中的异样感更为凸显。

    古同眉头一皱,脑后青铜光环震荡,有着青色神威宣泄开来,眨眼间便是将四周空域掌控。

    嘭!

    寒冰神威与青铜神威碰撞的瞬间,无形的震荡之力宣泄开来,引得天幕动荡。

    可就在下一瞬,那重重雾气竟是突破古同的神威领域,争先恐后向古同碾压而来。

    与此同时,冰雾涌动,一道幻影出现在古同身后。

    银克手中寒冰长剑猛然挥下,剑锋划破长空,连空气都是被分割开来。

    当!

    清脆的金铁之声响彻,顷刻间四周的寒冰雾气一扫而光,显现出战场中心的原貌。

    吼!

    低沉的兽吟声响彻,阿猊的身形腾空而出,巨爪猛然抓下,直接是将银克拍出去百丈之远。

    而当银克稳下身形之后,他的脸色唰的白了下来,额头上都是有着冷汗渗出。

    下一刻,银克的身形缓缓扭曲起来,面容狰狞而痛苦,整个人的身躯竟是缓缓分成了两半。

    啾!

    一道清脆的鹰啼声响彻天幕,那从银克身上分裂出来的一半缓缓扭曲着身形,光影闪烁间,竟是化作了一道通体雪白的鹰隼。

    鹰隼舒展双翅,锋锐的眼眸看向古同身旁的阿猊,眼眸中闪烁着几分凶狠。

    它双翅沉重,徐徐落在了银克肩上。

    地面上,众人看到这极其意外的一幕,皆是面露惊色,脑子都是有些反应不过来。

    而当他们观察一番之后,震惊的发现,那通体雪白的鹰隼,竟是一只御兽!

    原来之前的银克竟是在运用御兽之力再与古同对阵!

    这两人究竟是算计到了何等地步!

    一处高台上,银芝目光震惊的看着古同身旁通体漆黑的阿猊,不断地思索着它到底是怎么现身的。

    甚是在刚才的对阵之中,她都没有感受到阿猊气息。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广场另一边,工藤刃咬了一口手中的烤肉,看着高空上现身的阿猊,嘴角掀起一抹得意的微笑,说道。

    “这第一回合,算是打了个平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