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在危急之中见到丘先生,无疑是好消息。

    但惊喜过后,众人有一个个天大的疑问。

    丘先生为什么会出现在地界?

    难道丘先生也是角族?

    许多疑惑浮现众人心头。

    至于寻找他们的那位前辈,四人基本确定就是丘先生或者和丘先生相识,不然他们实在想不到还有谁愿意找他们。

    “天狂前辈,静山前辈!”丘少鸣轻落在飞灵梭上,熟络的打着招呼:“我找的你们好苦啊,地界太大了,要想打听到你们的位置,可不容易。”

    他这话自然是假话,不过落在四人耳中,却没有丝毫怀疑。

    地界的疆域他们从陈庆道口中也有耳闻,其面积之广,即便是仙人耗尽寿元都不一定能达到边际。

    “丘先生,你怎么会在这里?”

    静山居士看着露出灿烂笑容的丘先生,鼓起胆量,出声问道。

    丘少鸣笑道:“很简单,其实地界一直记载于地球的神话故事中,你们也知道我掌握的科技很强大,利用强大的科技,我收集到了很多关于地界的资料,至于来这里的方法,自然是研究出了相应的仪器。”

    科技一词众人都懂,唯独陈庆道和他的几位同门不太理解,但瞧着众人的表情,大致明白应该是了不得的‘武器’。

    “那丘先生怎么会知道我们在地界,是妙儿告诉你的吗?”静山居士接着问道。

    其实妙儿也不知道他们是否在地界,但她仍旧如此问着。

    丘少鸣道:“不,妙儿没有跟我提及过,但凭借着‘异道客’的线索,我还是推断出,各位前辈应该在地界,否则在地球的话,我不会找不到各位前辈。”

    静山居士和天狂先生、玉离真人、虚灵门主相视一眼,基本相信了丘少鸣的解释,但他们还有更多疑惑,却听天狂先生接着问道:“丘先生,我想问问,陈盟主先前提到有一位在地界很厉害的‘角族前辈’在找我们,请问那位前辈和你相熟吗?”

    虽然这个问题很为难,但天狂先生不得不问。

    毕竟他们已经将晚辈妙儿托付给此人,若丘先生是角族,那他们绝对无法接受。

    其问题的潜在意思也是质问丘少鸣是否是角族。

    “他的确是我的一位长辈,但天狂前辈不必怀疑,我是货真价实的地球人,我没必要欺骗你们。”丘少鸣解释道,此情此景,他的话还是有很说服力的。

    毕竟如此强大的人会专门跑到地界,就是为了骗他们?

    “丘先生,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天狂先生尴尬的解释道,一旁的玉离真人白了一眼自己的心上人,赶忙打趣道:“丘先生,你来了就好了,你不知道刚才都吓死我们了,我和莲妹还以为有人要抓我们呢。”

    “哈哈!让各位前辈受惊了,只是妙儿十分想念前辈们,所以我就偷偷来地界,想要将各位前辈带回地球,毕竟你们也看到了,这地界穷苦不说,也不适合我们修炼。”丘少鸣也不纠结天狂先生的质问,缓和气氛的笑道。

    听到可以回到地球,众人的脸色果然有了变化,就连冰冷的虚灵门主也难得露出笑意,高兴道:“丘先生有让我们回去的办法?”

    这问题问得有点多余,毕竟丘先生人都在这里,他肯定也是要回去的,他能回去,大家肯定也能回去啊。

    不过,当丘少鸣将目光投向陈庆道时,众人也觉得事情可能不太妙,“这就要看陈盟主的了。”

    丘少鸣并不认识陈庆道,但久闻大名,又听众人反复提及,自然知晓梭子法宝中的中年男子就是华夏古代大名鼎鼎的陈庆道。

    此刻的陈庆道内心是五味杂陈。

    和静山居士等人的心情不同,陈庆道的眼睛一直在盯着丘少鸣,仿佛要看穿什么东西一般。

    但他越是用神,表情却越痛苦。

    “鱼长老!”

    见陈庆道毫无反应,他身旁的同门焦急的提醒道。

    陈庆道只是他在中原的化名,他的真实姓氏则姓鱼。

    “啊!”

    陈庆道恍然惊醒,痛苦的迎上众人或关切或疑惑或平静的目光,在得到同门的小声解释后,他苦涩道:“实不相瞒,当日我对你们说的话是真的,要想回到中原,唯一的办法就是穿过深渊通道。”

    “陈盟主,传送阵是否真的不能用了?”天狂书皱眉道。

    “可以用,不过它只能回来,且还需要大量的灵石。”陈庆道看了看丘少鸣,继续道:“或许对丘先生而言不算问题,但前往中原,并非灵石足够就可以,因为中原所处的世界很‘模糊’,坐标难以定准,所以只能回,不能去。”

    丘少鸣见众人面露失望,不禁安慰道:“各位前辈无须担心,关于如何回去,我会想办法,现在找到你们,我也好向妙儿交差了。”

    听到妙儿的名字,静山居士露出笑容,说道:“妙儿能遇到丘先生,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啊。”

    天狂先生也道:“不错,当日我便觉得丘先生不凡,没想到就是来到神魔乱舞的地界,丘先生依然能够笑傲其中,天狂佩服佩服。”

    二人说的是真心话,倒让丘少鸣有些不好意思。

    既然都是熟人,那陈庆道也没必要跑路了,不过即使如此,他的脸色依旧难看,在返回术心阁后,仍然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见此,天狂先生不禁关心道:“陈盟主,危机已经解除,何故愁眉苦脸?”

    陈庆道苦笑道:“天狂,当日我曾预感你四人命中有贵人出现,今日见到丘先生,我知晓此预言已经验证,但接下来的预言,你可知晓?”

    天狂先生惊道:“你是说?”

    陈庆道摇头道:“没错,千年前我曾预言中原将遭遇一场大浩劫,因此创出《十阵奇书》试着寻找有缘人对抗劫难,但苏醒后在测算,劫难消失,变故却来到了地界。”

    “地界何等浩瀚,它的浩劫又是什么呢?天狂你也知道我的修为,若论测算本领,整个术心阁我自然是数一数二,但放在整个地界,却不值一提。”

    “我能测算出,难道其他人算不出吗?”

    “可现在,地界依旧风平浪静,没有丝毫风声传出,而我在见到丘先生时,那种感觉却是越来越明显,我终于知晓,为何我有此预感,而其他人没有。”

    “因为,丘先生与我有羁绊。”

    羁绊?天狂先生不解,但他不会纠结这个问题,反而担心陈庆道话中另外的意思,“陈盟主是说,地界的劫难可能和丘先生有关?”

    陈庆道点点头,肯定道:“不是可能,是一定!”

    天狂先生不可置信的看着陈庆道,支支吾吾道:“陈盟主,你不是说地界是万界‘沉沦之地’,无边无际吗?以丘先生的实力能带来浩劫?”

    陈庆道继续道:“这也是我疑惑的地方,按理说那位丘先生实力即便达到天人合一,也就是转生境界,也难以撼动地界分毫,更别说带来浩劫。”

    “或许丘先生并不是浩劫的来源,而是关键性的人物。”

    天狂先生并不愚蠢,陈庆道和他说这么多,想要表达的意思很明显,他有求于他。

    果然,见天狂先生变得惶恐不安,他才开口道:“天狂,可否帮我个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