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你想见丘先生?”天狂先生惊讶道。

    看陈盟主的表情,莫非他想要将这个惊天秘密告诉丘先生?

    暂且不论丘先生是否相信,即便为真,丘先生是地球人,地界的安危又和他有几分关系呢。

    “对,还请天狂替我求丘先生,我有一些事想要告知他。”

    陈庆道满怀期待的看着天狂先生,试图让他明白自己的决心和真诚。

    “好,我去说说。”

    正和静山居士聊着家常的丘少鸣听到天狂先生的请求,很干脆的答应了。

    其实他自己也想看看,这位传奇人物到底有何特殊之处。

    外貌上,陈庆道儒雅倜傥,额头有一小角,说明他的种族,丘少鸣知道这并非陈庆道的本来面目,但不知为何,即使回到地界,陈庆道依然喜欢使用人族的外貌。

    “丘先生。”陈庆道躬身招呼道。

    他可不敢像天狂书生和静山居士等人那样对待这位丘先生。

    地界强者为尊,按照两者的实力,可以说陈庆道连面见丘少鸣的资格都没有,更别说像现在这样单独相处了。

    且先前听他们几人的对话,这位实力强的不像话的丘先生,竟然称呼天狂书生和静山居士等人为前辈,那岂不是说丘先生还很年轻?

    如此年轻就有强横至极的修为,陈庆道更加相信,丘先生就是预言中的‘人’。

    “陈盟主,久仰大名。”

    丘少鸣抱拳,以武林人士的身份回礼道。

    “不敢当,不敢当,那都是在下儿戏之作!”陈庆道谦虚道,他误以为丘少鸣是嘲讽他明明拥有灵神境界的实力,却干出了在中原做普通人装逼的事情。

    “我听天狂前辈提及过,若不是陈盟主的‘儿戏之作’就没有后来的华夏,所以晚辈诚心致谢。”丘少鸣鞠躬致谢,再次庄重的回礼。

    这可把陈庆道吓得不清。

    眼前的人是谁,那可能是达到转生境界的存在,他给自己鞠躬,那还了得。

    “丘先生,万万不可,您也知晓地界的规矩,在下可受不起。”陈庆道忙道。

    丘少鸣笑道:“陈盟主,我可不是地界中人,中原自古讲究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何况是陈盟主的护族之功,你我之间就不要按地界的规矩来了。”

    见推迟不掉,陈庆道苦笑道:“那就依丘先生所言吧。”

    有了良好的开局,俩人的谈话很愉快,陈庆道详细的向丘少鸣介绍了当年中原武林的往事,甚至于关于另一类修炼者的事情,陈庆道也有耳闻。

    介绍中,丘少鸣愈发肯定,在华夏大地上击败异道联盟的就是来自修真界。

    相谈半个时辰后,见时机差不多了,陈庆道才开口,进入主题:“丘先生,这次拜托天狂先生让你我单独相谈,却是有一事要与先生说。”

    丘少鸣早有准备,知道陈庆道肯定有事,但具体是什么事,他并不知道:“前辈请说。”

    “是这样的,先生可能不太了解术心阁,我派自异道联盟创建前便以存在,擅长占卜预言,当年我只所以创出《十阵奇书》便是有感千年后中原将有大变,因而做出的准备。”

    丘少鸣点点头,耐心倾听。

    陈庆道继续说道:“只是先生可能不知,中原千年大变我是测算出来,但其中的变数我却没有看到。”

    “当我苏醒后,曾在此卜算,却算出中原转危为安,我本来疑惑,可天狂却告诉了我关于先生的事情,所以我大胆的推测,丘先生正是那个变数。”

    听到此话,丘少鸣愣了愣,暗道陈庆道不会算出了什么吧?

    自己是变数吗?

    丘少鸣认为不是,或许‘初级交流群’才是那个变数,以它的级别,陈庆道怎么可能推算出结果。

    见丘少鸣面露好奇,陈庆道又说道:“本来此时算是告一段落,可我再次推算,发觉危机已经来到地界,且和天狂还有静山居士等人有关,我便将他们带到地界。”

    “但天狂等人的线索十分模糊,我只能看到他们背后会有一位贵人出现,而那位贵人很可能就是地界危机关键性的人物。”

    “前辈的意思是我是那位贵人?”丘少鸣笑道:“前辈你是土生土长的角族,地界中的强者实力如何,想必你比我清楚,别说是我,就是中原传说中的盘古来到这里都不一定能造成危机吧。”

    这话还真不是丘少鸣瞎吹,以他如今的实力基本能估算出神话中仙人们的实力。

    真正的强者并非看寿命,因为决定寿命长短的主要是生命形态和基因,实力只能起到延缓的作用,例如苦善仙尊那么强的实力,能活几万年就已经是极限了,只因为他是人类。

    而反观陈庆道,实力弱小却能轻松活上万年。

    这就是基因的诧异。

    而生命形态就更别说了,铸星客活了数百万年,且他的生命才刚刚起步,还不知道要活多久呢。

    那些神话故事里的仙人,比如孙悟空,顶多只有渡劫期左右的实力,而且只低不高,再则神话具有夸张的成分,听陈庆道讲过华夏古代的故事,丘少鸣甚至怀疑那些所谓的‘仙人’其实大多数都是炼气境界或金丹境界的修真者。

    陈庆道说道:“先生说得不错,以我的实力,如此大的浩劫我怎么能测算呢?在见到丘先生第一眼后,我才明白其中的缘由。”

    “什么缘由?”丘少鸣好奇道。

    “我与先生之间,似乎有某种因果羁绊,而先生又是危机劫难中的不可或缺的一环,所以我才能得到那个结果。”陈庆道表情严肃,认真道。

    因果羁绊?

    丘少鸣想了想,不会是因为自己掌握了《十阵奇书》吧?

    或许正是这个原因。

    “其实,前辈所创的《十阵奇书》,我已经学会了,并且达到了更高的境界。”丘少鸣点点头,很干脆的将答案告诉陈庆道。

    听到这句话,陈庆道心中的疑惑总算解开。

    他是说看到丘先生的时候,总会有种奇怪的感觉,原来二人也有间接的‘师徒’情分。

    不过,陈庆道可不敢拿这一点说事,他将丘少鸣找来,只是为了一个请求。

    “先生资质惊人,能融会贯通更进一步,我并不奇怪。”陈庆道称赞一声后,突然问道:“先生可知将令殿?”

    “将令殿?”

    丘少鸣陷入沉思,思绪迅速转动,一个个熟悉的词汇浮现出来,而后道:“有点印象,似乎在地界的古籍上看到过,但记载的并不详细。”

    “以先生的实力,想必知晓很多不为人知的历史,但关于将令殿的,正如先生所言,无论什么古籍,都鲜有记载,以此来看,可见其神秘。”

    陈庆道莞尔一笑,似乎做出了某种决定,忽而笑道:“不瞒先生,我便是将令殿之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