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地界的历史实在是太久远了,而且大多数角族人行事作风还很原始,所以也没有记载东西的习惯,现存的古籍大多数都是实力超绝,智慧出众的角族强者留下,因而在阅览古籍的时候,自然会发现很多神秘的组织或事件。

    陈庆道见丘少鸣的表情不以为然,也不意外。

    毕竟将令殿的存在本身就不是让人知道的,其行事风格注定了这个组织不能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地界。

    “我看先生并不惊讶,再说出这个请求前,我会简单的给先生介绍关于将令殿的历史,这也算是地界最隐秘的历史之一吧。”

    “将令殿诞生于二十三亿年前,看到这个时间,先生应该会联想到什么,不错,二十三亿年前的君王临世大事件便有我们将令殿的影子。”

    “而创建将令殿的便是将令殿的陛下将令君王。”

    提到这个名字,陈庆道的眼神中充满崇敬。

    “将令君王?”

    丘少鸣紧皱眉头,这个封号的君王他是第一次听说。

    他所知的地界有十大地域,十大地域分别由十位君王掌控,其中阎罗地域的君王便是广欲君王,赤火地域的便是惧罗君王。

    除了十大君王之外,地界还有很多君王,但以丘少鸣目前接触到的资料,并没有详细记载。

    或许,这位将令君王就是其中一位吧。

    传说君王的寿元是无限的,只要他掌握的法则一直存在于地界,就是不死不灭的存在,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位将令君王应该依然存活着。

    “既然是君王创建的,那么将令殿为何要这么隐秘?”丘少鸣不解道。

    这可是君王啊,正儿八经的BOSS级人物。

    陈庆道解释道:“前辈莫怪,以我的实力还接触不到更深处的原因,但想来其中发生了什么故事吧。”

    又道:“或许也和将令殿的行事作风有关,将令殿从创建至今,几乎主导或参与了地界所有的大事件,我从加入将令殿开始,接受的就是这样的训练。”

    见丘少鸣笑而不语,陈庆道尴尬道:“本领低微也能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例如帮助中原就是其中之一。”

    丘少鸣笑道:“前辈误会了,我只是好奇,既然前辈说本领低微也能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那地界有劫难前辈为什么不去找将令殿的其他人呢?”

    陈庆道摇摇头,道出了缘由:“不瞒先生,将令殿我所能联系的人除了我的诸位师兄弟外,就只有师傅了,而师傅早已失踪多年。”

    “另外,关于预知这次劫难,皆因你我因果而起,若我将它告知他人,恐生变数,所以这件事除了天狂等人知晓外,就只有先生和我了。”

    其实陈庆道还有一点没有说出来,即便他找到将令殿的其他人,别人会相信他的话吗?

    一位实力仅仅灵窍期的角族,能预测道震动整个地界的大事件,这不是扯淡嘛。

    “前辈,能先给我说说将令君王吗?你知道地界所有的古籍对君王的记载太少了。”丘少鸣道。

    陈庆道楞了下,随即点头道:“可以。”

    “先生应该明白,诸多君王最早诞生于二十三亿年前,但具体如何诞生的,古籍中却没有任何记载,我也只是听师傅提及过一些。”

    “传说二十三亿年前,地界的统治者是一位叫‘查格莫斯’的神袛,其庞大无比,光身高就有三千三百亿丈,其体内共存无数种法则。”

    “或许是时间太过久远的缘故,许多法则有了自己的意识,它们并不愿意屈于查格莫斯无能的控制下,便开始悄悄寻找真正的掌控者。”

    “而将令君王便是最先掌控法则的那批人,他们勇敢、智慧加上命运的安排,有股神奇的力量恰好出现,帮助他们击败了强大腐朽的查格莫斯。”

    “查格莫斯被驱逐后,将令君王得到了它身上的三种法则,分别是平衡、潜能还有真知。”

    “平衡使他创建了将令殿,亦在维持地界稳定,保护各族免遭角族的侵害。”

    “潜能使将令殿的修士更为强大,他们往往拥有更高的天赋。”

    “真知能使我们从过去、现在和未来中寻找到答案。”

    关于将令君王的资料,陈庆道知道的也不多,毕竟他的身份只是将令殿的外围成员,连将令殿的总部在哪他都不知道。

    但这些信息对于丘少鸣却很重要,他将收集到的信息交给了初代记录,渐渐理清了地界历史的一些脉络。

    “前辈刚才提到的神奇的力量是转生之力吗?”丘少鸣突兀的问道。

    正准备向丘少鸣提出要求的陈庆道楞了楞,点头道:“不错,正是转生之力。”

    丘少鸣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转生之力是种很奇特的力量,它和修真界的‘元神神通’很相似,但两者真要比较,却又大不相同。

    一个是在抱玄境界就能逐步掌控的本领和一个转生才能获得的力量,它能一样吗?

    当然,不管是哪种力量,都是丘少鸣渴望得到的。

    别看他拥有仙人级的实力,正儿八经的‘天赋’力量,却一个也没有开发出来。

    像上次击败的王使摩甘,那至暗的黑波就是摩甘掌握的转生之力至极黑暗力量。

    “难道我也要去转生?”丘少鸣哭笑不得的想道。

    他修炼的是正儿八经的地界功法,以他体内的真灵之力,去转生的话应该没有什么风险吧?

    想做就做,丘少鸣觉得自己应该找个机会,去请教请教那些转生境界的强者了。

    “先生!我并不知道您在预言中扮演什么角色,但我希望您不管做出什么决定,请为地界留下一线生机。”陈庆道诚恳的请求道。

    以他的地位,却没有资格提出要求。

    况且真要等到那一天的出现,能参与事件的岂是简单的角色?

    在陈庆道看来,能搅动风云的至少也要达到君王级别的实力吧,再看看眼前的青年,据他所说修炼不过二十余年便有了灵鼎期的实力。

    若给他千年万年呢?

    只怕,君王境界也并非遥不可及吧。

    法则之力可怕,但更可怕的是转生之力。

    所以,挑战君王,并非不可能。

    丘少鸣也没想到陈庆道会提出这么一个请求。

    他想了想,还是点头道:“前辈,我不明白你为什么如此笃定我会参与改变地界的大事件中,我反正不信,但你的这个请求,我可以答应你。”

    见丘少鸣应下,陈庆道眉间的焦虑才舒展开,喜悦道:“谢谢先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