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回到静山居士等人所在的庭院,丘少鸣简单交待一番后,便离开了术心阁。

    他的目标正是那处深渊通道。

    既然陈庆道信誓旦旦的说,最有可能返回地球的方式就是穿过深渊通道,丘少鸣自然要为静山居士等人来探探路。

    况且在血册中观察深渊通道时,丘少鸣竟产生了‘熟悉’的感觉。

    难道传送门和深渊通道有联系?

    带着任务和好奇,丘少鸣很快就来到了深渊通道所处的位置。

    它是一座巨大无匹幽寂黑洞,放眼望去,死寂的黑洞下,有股莫名的吸力,会将人的心神牵扯其中,难怪低修为的人进入里面需要乘坐法器。

    就这么光溜溜的进入,心神不被蛊惑才怪。

    深入数万米后,丘少鸣如愿见到那处椭圆形的光门。

    “这不可能,它是人为放在这里的?”丘少鸣震撼道。

    传送门大约有数十丈高,在幽寂的深渊内忽闪忽闪的,散发着奇异的荧光,给人一种震撼心灵的空旷之美。

    但此情此景却没有震撼丘少鸣,反倒是它的属性让丘少鸣大吃一惊。

    丘少鸣本身就掌握有传送门技能,碰到和它一样的能量结构,怎能不熟悉呢?

    “试试分解功能!”

    丘少鸣掏出手机,对准传送门选择了分解功能。

    分解状态下,构成传送门的属性或技能一览无遗,丘少鸣和自己的传送门进行比对,发现两者的区别微乎其微,可以确定,两者都是相同的能量。

    “既然是人为放在这里的,那又是谁放的呢?”

    丘少鸣好奇的想道

    能将传送门放在这里,且经过了不知多少岁月,依旧能运转,且还能帮助他人穿梭,其强度比之丘少鸣的传送门可谓天囊之别。

    按丘少鸣的预估,自家的传送门升到高级,都不一定有这么厉害。

    “算了,管那么多干嘛,既然分解出来了,看看能不能暂时修复,先凑合着用吧。”丘少鸣无奈的摇摇头,迅速作出了决定。

    “邪君,为何愁眉不展?”

    异道联盟境内某处小城外。

    丹尸邪君出神的看着某个方向,在他身旁,白袍真人一脸紧张的询问道。

    “他们也来了!”丹尸邪君轻声道。

    “他们?他们是谁?”白袍真人疑惑道。

    丹尸邪君苦涩道:“就是当年和我一起沉睡的那帮正派之人。”

    他这话说完,白袍真人似乎联想到什么,惊讶道:“你是说我从天剑门得到的消息,异道联盟秘密寻找的人族修士就是他们?和你一起沉睡的那帮人?”

    “是,不会错的。”

    “不可能,邪君你不会不明白其中的悬殊吧,波盟主可是灵慧期的大修士,那几人修为顶多和你相当,能引得波盟主如此紧张?而且还能惹来一位强者关注,我不相信。”白袍真人拼命的摇头,不愿相信。

    丹尸邪君道:“你信不信都没关系,我是不会听错的。”

    见丹尸邪君言之凿凿,目光坚定,白袍真人心中亦开始摇摆不定。

    不可能啊。

    那几个普通人类怎么会引起那些强者的关注呢?

    难道中原还有什么宝贝没有带来?

    想到宝贝,白袍真人就想到了南疆仙子手中的法宝黄泉针。

    现在异道联盟为什么没有人前往地球了,深渊通道不稳定是其一,还有一点就是方位错乱。

    由于传送门不稳定,即便安全通过,也不知道会传送到哪个疙瘩角落或宇宙边际中去,而如果拥有黄泉针的话就没有这个忧虑了。

    它会带他们安全、稳定的到达地球。

    “邪君,你想如何?”

    白袍真人看着邪君冷冽的目光,不禁担心他会做出什么偏执的决定。

    “我要去找他们!”

    “你疯啦,你知道不知道是什么存在要搜寻他们?你要去送死吗?”白袍真人愤怒的提醒道,丹尸邪君死不死无所谓,要是连累少主,那就糟糕了。

    丹尸邪君冷冷的斜视白袍真人,冷哼道:“送死?我可不这么认为。”

    “你…你真要去!”

    二人针锋相对。

    “不去?难道就靠这些尸体救伟儿?灵晖丹太贵重了,我等不起。”丹尸邪君气势渐渐凝聚,只要白袍真人强行阻拦,两人势必发生争斗。

    还有一点,丹尸邪君没有明说。

    白袍真人到目前的所作所为全是自私的表现,张伟不过是他的傀儡而已,是他控制天剑门的工具。

    要不是丹尸邪君对战白袍真人没有必胜的把握,不然早就将他杀了。

    “邪君,听说我。”

    “现在你的魔尸已经得到很多人的认可,只要再有几年时间就能攒够买灵晖丹的灵币,就能治好少主,而你现在去异道联盟,绝对没有好结果。”

    “你来地界这么久,难道还不明白吗?以你我的实力,别说见到那位强者,就是踏入异道联盟的大门,估计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可能。”

    白袍真人真切的解释道。

    但在丹尸邪君看来,无非是他害怕会失去对张伟控制的表现。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丹尸邪君眼神愈发坚定,显然,他已经做出了决定。

    见丹尸邪君冥顽不灵,白袍真人的脸色大变,阴沉道:“邪君,你果真要去?”

    “去!”

    砰!

    丹尸邪君话音刚落,白袍真人的掌风便袭来。

    好在丹尸邪君早有预料,抬掌相迎,二人的双掌相接,碰了个结实。

    二人各退十来步,得益于最近‘灵’的突破,还有炼尸过程中精炼的真气,丹尸邪君才没有落入下风,别看他千年前能够战胜白袍真人。

    全因那次战斗,他有取巧的成分在里面,加上回归地界,白袍真人的修炼如鱼得水,若不是丹尸邪君有所突破,只是刚才那一掌,便已知胜负。

    “邪君,非要争个你死我活?”白袍真人愤慨道。

    丹尸邪君已经不想与此人废话,骂道:“白袍,你是什么心思,真当我不知道,今日若你非要阻拦,便是你死我活。”

    白袍真人闻言,脸色更加阴沉。

    既然如此,说什么都已经是多余,今日若不将丹尸邪君杀死,他和少主就会失去击败骨长老,重回天剑门的机会。

    所以,丹尸邪君必须死。

    二人境界相当,实力接近。

    白袍真人仗着自己剑术了得,在战斗中频频取得先机,丹尸邪君险象环生,好在丹尸邪君也不是吃素的,他操控地界的魔尸干扰白袍真人,再配合自家诧异的功法,俩人斗得有来有回。

    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既然是生死较量,总能分个高低。

    白袍真人仗着自己剑术了得,身体强悍,终于抓住一个机会,刺穿了丹尸邪君的身体。

    “邪君,你不要怪我!”白袍真人狰狞道。

    他却不知道,在俩人身后的不远处,张伟睁开眼睛,无力的看着厮杀的二人。

    “哈哈!我反正也活不了多少年了,倒是白袍,你死得才可惜。”丹尸邪君握着剑柄,癫狂的讥讽着白袍真人。

    “我死?”

    “哈啊什么,你又使诈!”白袍真人看着自己渐渐发黑的手臂,惊恐的喊道。

    丹尸邪君狂笑道:“白袍你真是不长记性,千年前你就知道我擅使毒药,千年后你还不防备,能怪我吗?”

    “快给我解药!”

    “呵呵,没有。”

    “没有?没有你就去死吧。”

    白袍真人狰狞的怒吼道,剑气纵横,直接将丹尸邪君的身体绞个粉碎。

    但灵气催动,毒性运行的更快了,不过数秒钟的功夫,白袍真人整个人都变得乌黑一片,他拄着利剑,不甘的望着张伟所在的方向,暗恨道:“只差一点,只差一点啊,如果少主取得天剑门门主之位,待我解开天剑的秘密,我就有机会跨入转生境界。”

    “我不甘啊,真…真的…只差…一点,一点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