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冷冽的寒风吹过城市的大街小巷。

    罗冰穿着单薄的运动服,不急不缓的跑着,她气色红润,呼吸均匀,即便是已经跑了七八公里,依然看不出有丝毫疲惫和不适。

    又继续跑了两公里,罗冰回到家中,为了锻炼,她专门打通了两间客房,改成了练功房,里面各种健身、修炼的器材一应俱全。

    她先是做了五百个俯卧撑、仰卧起坐,而后又深蹲。

    整个过程中,只休息了短短十五分钟,如此大的运动强度,换做普通人绝对受不了,且身体反而会因此受到损伤。

    但对于罗冰而言,还在承受范围之内,谁叫她家和协会有极深的关系呢。

    这一切,丘少鸣悄悄的看在眼中。

    说起罗冰,半年多时间不见,丘少鸣早已经将女孩抛到脑后,当初自己只所以假扮‘洪七公’收她为徒,纯粹是想让这个思维跳脱的少女安静安静。

    没想到这小姑娘竟然还当真了,不但这半年多消声灭迹,甚至连自己随口胡说的训练项目都一直在遵守。

    这

    这都让丘少鸣不好意思了。

    叮铃铃!

    训练室内门檐上悬挂的铃铛突兀的响起。

    正在锻炼腿部力量的罗冰警觉的呵斥道:“谁!”

    训练室压根没有风吹进来,铃铛怎么会突然这么响?罗冰立刻感到事情不同寻常。

    “是你师傅啊!”

    丘少鸣再次变成洪七公的模样,嬉笑着靠在了窗户栏上。

    “师傅!”

    罗冰闻言,惊喜的望向窗外。

    那里正坐在位衣着破烂,却干净整洁,满头白发,却肌肤白嫩的老头,正是消失半年之久的师傅。

    “还不赶快把窗户打开,你想冻死我这糟老头啊。”丘少鸣模仿上次说话的语气,笑着调侃道,并抖了抖身子,装作很冷的样子。

    罗冰赶忙打开窗户,将师傅请了进来。

    “师傅,不是说好三四个月嘛,现在都半年了,你怎么才来!”罗冰嘟着嘴,不满的撒娇道。

    丘少鸣尴尬道:“这不忙嘛,这世界那么大,看着看着就耽误时间了。”

    罗冰点点头,却不在纠结这个问题,反而急迫问道:“师傅,这次来,是不是可以教我功夫了?”

    丘少鸣笑而不语,围着少女看了几圈。

    还别说,罗冰的修炼资质真心不差,至少和萧妙儿差不多,这就难能可贵了,别看丘少鸣如今拥有了仙人级的实力,各种丹药数不胜数。

    但他真不能将父母的修为提升很高,因为这就是修炼资质决定的,除非他给父母换一具身体,不然撑死了提升到金丹境界,让父母拥有数百年寿命,且过程还有一定的性命之忧。

    如果修炼资质好,那这个问题就很好解决了,即便没有灵根,但丘少鸣还有地界的修炼之法啊,照样可以稳步提升,至少丘少鸣有信心将萧妙儿的修为提升至灵慧期以上。

    丘少鸣这次来寻找罗冰,却不是看少女有毅力,重承诺,而是因果。

    虽然他修炼的时日尚短,可平日接触高修为的家伙多了,自然了解一些修炼的注意事项,就说因果这东西吧,没人能说清它是什么存在。

    可它的的确确的会出现在所有人的命运之中,或许那日丘少鸣只是随口一言,但站在命运的角度上来看,就是结下了因。

    无论如何,既然答应了少女,丘少鸣决定教教她吧。

    “可以!”

    见师傅绕着自己转圈,而后爽朗的应下,罗冰高兴的直蹦了起来,欢快的抱着丘少鸣,不住的感谢着。

    “行了行了,不就学点功夫嘛,我听说你们协会最近不是来了几个特厉害的高手吗?你怎么不跟他们学。”丘少鸣旁敲侧击道。

    有些消息普通人不知道,但罗冰的身份是谁?他外公可是前协会会长,妥妥会三代。

    “他们啊。”罗冰满脸鄙夷,不屑道:“我不想跟他们学,在我心中师傅最厉害。”

    “真的假的?”丘少鸣不信。

    “当然是真的,就说那个叫赵银铃的吧,虽然实力很强横,但是赵爷爷告诉我,说师傅曾经战胜过一位黑袍人,那位黑袍人的身份已经确认,是实力更甚于赵银铃的高手,我又不傻,干嘛不跟师傅学呢。”罗冰一本正经的解释道。

    丘少鸣点点头,这姑娘倒是实诚。

    “就冲你这句话,师傅教了!”丘少鸣哈哈大笑道,忽而又板着脸,沉声道:“不过,学武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首先得帮你打通经脉,这样才能积蓄内力,但打通经脉的过程会很痛苦,你能忍受吗?”

    “我能!”少女举起手来,掷地有声的回答道。

    以丘少鸣如今的修为,哪有什么痛苦,罗冰本就资质上佳,服用一颗丹药即可。

    但谁叫她是自己的‘徒弟’呢,得再考验考验她。

    “好,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你去换一身宽松点的衣服,到时候会有很多身体污垢排出来,你这身衣服不行。”丘少鸣看着罗冰的训练服,命令道。

    少女应命,很快换了身宽松的睡衣。

    闭目,盘坐。

    少女紧张的感受着空气中的点滴波动。

    忽然,他只觉得有一支厚重温暖的手掌覆在了自己头顶,而后一道暖暖的气体从头顶缓缓汇入自己身体的五脏六腑,这些气体让她感到舒服,心想并没有师傅所说的那么疼啊。

    这个念头刚刚升起,忽然一阵锥心刺骨的剧痛从身体各处传来。

    她想要挣扎,摆脱剧痛。

    可此时她的身体已不受控制,只能硬生生的承载这份痛苦。

    整个过程持续了小半个小时左右,这已经是很快了,换做古代武林人打通经脉,动辄就是数个时辰甚至几天几夜,饶是如此,少女也被折磨的不轻。

    当丘少鸣一声‘好了’说出口后,少女便如断线的木偶,直挺挺的倒了下去,无力的喘息着,“师傅!”

    “嗯!我在呢,休息下,待会洗个澡就好了。”丘少鸣点头道:“好了师傅在教你内功。”

    至于教少女什么内功,丘少鸣早有准备,降龙十八掌肯定不能教,这纯阳掌法哪是她一个女孩子能学的,真学会了估计这辈子也就毁了。

    要不传授天罗派的独门心法?

    天罗派本就是女子门派,里面的功法不但能养颜长寿,还超级厉害。

    但丘少鸣很快就否决了这个建议,不管他自己对待罗冰的态度如何,但罗冰毕竟是他亲自开口收下的徒弟,以他如今仙人级的实力,竟然传授徒弟凡人功法,这不是惹人笑话吗?

    即便不考虑因果,那也不行。

    一个小时后,罗冰重新精神奕奕的出现在丘少鸣面前,期盼的看着他,问道:“师傅,我现在真的不一样了,我感觉自己浑身都有用不完的力气,这还没学功法,等我学会了是不是更厉害?”

    “那当然。”丘少鸣点头道。

    “那师傅要教我什么功夫呢?厉害不厉害”少女的问题接连不断。

    “额这个功法有点特别,但是超级厉害。”

    “师傅,怎么个特别法?”

    “呵呵!就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