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要说这功法,的确挺让人尴尬,丘少鸣都不好意思详细的解释。

    但对于罗冰而言,却是丘少鸣所能找到最适合的功法,谁叫罗冰没有灵根呢。

    要是她有灵根的话,丘少鸣想给她弄多少就弄多少,但她没有灵根,所以修真界是指望不上了。

    当然如果罗冰不介意成为一名苦逼的体修。

    想想罗冰一身肌肉的模样,丘少鸣果断的放弃了这个决定,修真界不行,那只有从地界想办法了。

    地界内修炼不需要灵根,判断资质上佳的方式有很多,以罗冰的资质,很多好功法都能修炼。

    之所以说尴尬,主要是地界女性的地位实在是太低太低了,因此能让女性修炼的功法大多具有‘鼎炉’的性质。

    可为什么丘少鸣觉得适合罗冰呢?

    因为‘鼎炉’功法对自身的修炼效果极佳,且没有地界功法普遍的邪魔气息。

    丘少鸣不是没有考虑过中级交流群内寻找,且不说因为种族差异,很多功法不适用罗冰。

    即使没有种族差异,大多数功法要么需要灵根,要么就有某种限制,毕竟罗冰不是丘少鸣,她可没有系统自动调节身体。

    在赠与罗冰一枚保命的玉符,再简单传授修炼要诀后,丘少鸣就离开了。

    他不确定自己有没有了却这段因果,目前而言他认为自己做的并不差。

    接下来几天,丘少鸣领着萧妙儿回到了巴陵市。

    经过数月改造,整个巴陵市用天翻地覆来形容或许有些夸张,但超大城市群的脉络已经逐渐清晰。

    论消费,整个巴陵市彻底赶超沪市。

    且丘少鸣相信在整个城市服务没有彻底提升前,这种高消费还将持续一段时间。

    丘少鸣有心想要改变,但想了想,城市的发展自有它的规律,只要不是太过分,他觉得自己没必要过多干预。

    再则,他回来是陪父母过新年,顺带做出件重大决定。

    没错,就是让萧妙儿和潘莹莹见见面。

    反正两女各自都知道对方的存在,丘少鸣亦觉得继续自欺欺人的隐瞒没什么意义。

    如果两人有谁不乐意的话,也好早日摆开,是分是和有个决断。

    “妈,这是妙儿,也是我女朋友。”

    当丘少鸣将萧妙儿带到老妈宋玉梅面前时,他清晰的感受到了来自老妈的愤怒。

    没办法,谁叫这段时间都是潘莹莹在陪他父母,抱着先入为主的观念,他们自然而然的将萧妙儿当作‘第三者’。

    好在,萧妙儿的容颜和气质给她加了不少分,至少在萧妙儿身上,老妈老爸感受不到‘媚俗’的气息。

    “噢,进来吧。”老妈打量了萧妙儿几眼,不高兴三个字明明白白的写在脸上。

    萧妙儿性子高傲,若是旁人给她这种脸色,她肯定要讨个说法,解解气。

    但丘少鸣老妈是她婆婆,她讨好都来不及,哪敢使脸色。

    可她一个小姑娘,又没多少社会经验,哪知道怎么讨好?因而急得面红耳赤,不知所措的望着丘少鸣。

    “妈,您过来一下。”丘少鸣拍拍萧妙儿的肩膀,给了她一个宽慰的眼神,不满的朝老妈喊道。

    “来了!”

    老妈不情不愿的被丘少鸣拉到后院,训斥道:“你说你,莹莹有什么不好,你还要在外面找个,难道有钱就了不起,非要我骂你。”

    丘少鸣无奈的解释道:“老妈,妙儿和我确认关系还在莹莹前面呢,只是她前段时间较忙,我也没时间带回来。”

    “真的?那莹莹是怎么回事?你打算始乱终弃,做负心汉?”老妈一连串的发问,强势质问道。

    丘少鸣苦笑道:“您都说到哪里去了,她们两个都是我女朋友,我带她们回来见您,不就是摆明态度吗?再则如今的社会本来就是有钱有势的女人多,你儿子这么优秀,凭什么就不能有两个女人喜欢我啊。”

    “难道老妈您非得让我二选一,放弃其中一个,那您儿子不得伤心死,您愿意看到?”

    同时丘少鸣心中暗道,您儿子在岛国还有一位呢,要不是异国恋,只怕您儿子也带回来了。

    听到自家儿子苦口婆心的劝说,老妈宋玉梅仿佛理解了一般,若有其事的点点头道:“那倒也是,只是这样一来,她们互相乐意吗?别到时候你管不过来,天天吵架,那我可管不了。”

    “那您就放心吧,我保证她们不会争吵。”

    见老妈接受,丘少鸣又笑道:“还有,您待会别给妙儿使脸色看,她还是小女孩,爸妈又不在世了,很可怜的,您刚才那样就吓到她了。”

    听到萧妙儿是孤儿,又想到她绝美的容颜,老妈瞬间泛起了同情心,“真的?那对不起,妈向你道歉,妈不知道她是孤儿,待会你也给她说说。”

    搞定老妈,丘少鸣给了紧张的妙儿一个会心的笑容。

    果然,老妈再次出现时,对待萧妙儿的态度变得热情起来,直接亲切的拉起了她的手,和蔼道:“妙儿是吧?你叫我阿姨就好了,你长得可真漂亮,阿姨活这么多年,还没见到过比你更漂亮的孩子呢。”

    丘少鸣老妈突如其来的热情让萧妙儿既惊又喜,忙拘谨道:“阿姨好。”

    “好好好!哎呀,真是越看越漂亮,也不知你是怎么看上我家鸣鸣的,就他那样的真配不上你。”

    老妈对待萧妙儿是越看越喜欢,其热情程度完全赶超了当日对待潘莹莹的态度。

    后来,丘少鸣才知道根本原因,用老妈的话说,潘莹莹毕竟比丘少鸣年纪大,她总归有点芥蒂。

    “阿姨,丘大哥很优秀的,是我高攀了。”萧妙儿含羞说道,实际上心里却是欢喜的紧。

    “不不不,是我家鸣鸣走了狗屎运”

    未来婆媳俩人聊得欢快,可丘少鸣的心情却没那么平静,因为随着时间的推进,潘莹莹即将下班回来了。

    老妈识趣的去了厨房,老爸则回到卧室在网上下棋,偌大的客厅,只留下丘少鸣俩人人。

    丘少鸣事前已经和潘莹莹打过招呼,当时她的回应很简单,一句‘我知道了’就不再多言。

    咚咚!

    敲门声响起。

    丘少鸣望了平静的萧妙儿一眼,起身开门。

    打开房门的那一霎那,丘少鸣便感觉到潘莹莹的目光越过了他,投向了沙发上的萧妙儿。

    “今天可累死我了。”潘莹莹不动声色的收回目光,朝着丘少鸣娇嗔道,丝毫看不出不高兴。

    按照某位情圣的分析,这或许就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吧。

    只是丘少鸣早有最坏的打算,因此他决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以不变应万变。

    “那待会我给你按摩按摩,让你舒服舒服。”丘少鸣接过潘莹莹手中的包,意味深长的说道。

    潘莹莹妩媚的白了丘少鸣一眼,撒娇道:“那好,一言为定。”

    将潘莹莹领进门后,俩人的见面已经无法逃避,丘少鸣只得出声道:“莹莹,这就是妙儿。”

    萧妙儿也是见惯了大场面的人,对待潘莹莹她可不会向对待丘少鸣老妈那样拘谨。

    作为一名古代女性,‘争宠’也是必备的天赋之一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