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那要看水脉。”

    阳顶天以桃花眼看了一眼,笑道:“后面那山,还真是缺不得,井水的水脉,就是从山脚下来的。”

    “那就把山也移进去。”

    曾珍挥手。

    “能不能移得动?”曾明月倒是担心阳顶天太吃力。

    “没问题的。”阳顶天解释:“不是从你的戒指里吸,而是用我的玄灵戒来送,总之你不要担心。”

    他估摸了一下要迁移的面积大小,再又用桃花眼看了一下水脉,这一点,是他先前没想到的。

    “你们说的这个馒头山,还有后面那个高一点,都移进去吧,这样水脉充足一点。”

    “只要你说行,师姐肯定没问题。”曾珍吃吃笑。

    给男人开发过的女人,都很无敌,曾明月脸一红,掐他一下:“哪些人求饶的时候,我可看见了。”

    “好象你不求饶一样。”曾珍小鼻子娇耸,惹得曾明月又掐她一下。

    阳顶天呵呵笑,估算了一下戒指里面的空间面积,要是把后面的两座山都移进去,空间好象小了一点,他便又运起灵气送入戒中,把面积再次扩大,大约一万五千平的样子。

    “差不多了。”

    阳顶天收手,带着曾明月两个退后,一直退到围墙边上,然后运功,玄灵戒里一道白光射出来。

    这道白光很柔和,不剌眼,看上去特别舒服的感觉。

    白光射到妙园上方,如水一般漫延开去,今夜有月光,而白光就仿佛给月光再加了一层纱。

    在阳顶天的催动下,白光一直往前延伸,越过妙园,到了馒头山上空,再往后去,过一个小山谷,后面是一座略高一点的山,这个山中段有一段崖壁,从侧面看,有些儿象观音山,所以曾明月她们又叫这山观音山。

    白光漫过去,把观音山馒头山连着妙园全笼罩在里面,巨大的白光给月光一照,晕成一个彩色的光晕,就如一些阴雨天的月晕一般。

    “真美。”曾明月忍不住赞叹。

    曾珍则问:“老公,这个白光就是灵光吧,可以把整座园子连后面的山一起吸进来?那得多大的力量啊。”

    “这不是用的力,是用的气。”

    “气?”曾珍好奇。

    “我也说不太清楚。”阳顶天道:“就好象我们站的地球,其实是浮在空中的,月亮太阳都一样,那得多大的力啊,其实不是力,就是气裹着,托着。”

    “好玄。”曾珍听不懂,看向曾明月:“师姐,你听懂了没有?”

    她在调情的时候,叫月月,不懂的时候,就叫师姐。

    曾明月也不太懂,虽然她是双料学士,可阳顶天这个,也太不科学了啊。

    她摇摇头,眸子里带着迷蒙,有一种让人心动的萌意和浓浓的女人味。

    “差不多了。”阳顶天对曾明月道:“你准备好,我要进你的戒指了,然后把妙园和后面的山一起吸进戒指里。”

    “我也要进去。”

    曾珍不肯错过这样的眼福。

    “那你先进去吧。”

    阳顶天让曾珍先进去,然后他自己跟着进去。

    曾明月站在外面,看着白光如一个巨大的彩环,把妙园和后面的两座山一起圈在里面,脑中一片空白。

    “我要开始了,别怕,也别动。”

    阳顶天感应到灵光圈已经深入地底,把必需的水脉什么的都融进去了,叮嘱曾明月一声,催动灵力。

    随着他灵力的催动,妙园和背后的两座山一起,缓缓升上空中。

    就仿佛灵光是一双巨大的手,把这一切捧起来一般。

    “呀,呀,升起来了哎,呀。”

    曾珍在戒指里面兴奋的尖叫,曾明月则惊骇的捂着了自己嘴巴。

    她已经把阳顶天当神仙看,但阳顶天的手段,仍然超出了她的想象。

    这真的就是传说中的搬山倒海啊。

    而让她更惊讶的是,戒指里的白光缓缓回收,给白光托起的妙园连带着后面的两座山也跟着回收,越靠近戒指,白光收束,妙园和后面的山就越小。

    曾明月眼睁睁的看着,妙园离戒指越来越近,也越来越小,最终收束成细细的一点,给吸进戒指里。

    这么大的园子,这么大的山,居然就给吸进了戒指里。

    曾明月是信佛的,她想起了佛教中的一句话:纳须弥于芥子。

    这个芥子现在可以改一下,戒指。

    而且这个奇迹,或者说,神迹,就发生在她眼前。

    实在太不可思议了,太神了。

    如果做这一切的,不是她的男人,不是每夜在她身上折腾各种花样的男人,她很可能会下跪,会诚心礼拜。

    但这人是她的男人,这一刻,她全身僵硬,身体里却滚热一片,呼吸也不知不觉的急促起来。

    雌兽只会为强壮的雄兽发情。

    女人只会被强大的男性征服。

    这是刻在基因中的本能。

    戒指中的阳顶天并没有想到,素来有些传统比较害羞的曾明月,在这一刻,居然为他动情了。

    他这会儿凝神静心,把吸进来的妙园和后面的两座山安放进戒指里,差不多刚好塞满的样子,有空地,不多,而且随着妙园一进来,灵光松开,给灵光裹着的松土和水立刻漫延开来,瞬间就把空地填满了。

    “呀,呀。”曾珍一直就在那里叫,她同样兴奋至极。

    很奇怪的,她是一个外向的女子,这会儿却不象曾明月那样动情,而是不住的尖叫。

    灵光深入地底有三十米左右,进了戒指后,一松开,土也就有些松,这样容易地裂,就会把上面的妙园扯烂,阳顶天先前没想到这一点,放下妙园的时候才想到。

    不过他有办法,以灵光紧紧裹住妙园,然后往下压,把妙园和后面的山当成碾压机,把下面的山压紧。

    他也不理曾珍的尖叫,凝神定神,一直到地面的土基本压紧了,这才把灵光缓缓松开。

    第一次弄,到底是没有经验,还好,功力够,土还是压紧了,虽然因为高低不平,后面山沟中的水漫溢开来,但妙园还算好,没有扯裂什么的,整体完备。

    “还好。”阳顶天自己也吁了口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