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他的元神还是阳神,可以凝成实体的,这样就一切都没问题了,实体一凝,左拥右抱,搂了曾明月曾珍上床,金箍棒入鹰愁涧,搅得浪花飞溅。

    完事,睡一觉,醒来一看,太阳出来了,灵境里的海水却最多三分之一。

    “这还要多久啊。”曾珍发愁。

    “不管它。”阳顶天呵呵笑:“且让它吸着呗。”

    曾珍道:“玄灵戒吃得消吗?它的灵力会不会衰弱。”

    “不会。”阳顶天摇头:“玄灵戒里有一口灵井,几千年了,里面的灵气非常浓厚。”

    “也是哦。”曾明月也醒来了,赞道:“在这里面,好舒服的,真的空气都是香甜的。”

    “所以。”曾珍嘟嘴看着阳顶天:“你要多陪我们,我们要经常在你戒指里玩。”

    “玩什么?”阳顶天笑问。

    “玩我们啊。”曾珍抛给他一个媚眼,一路亲着就下去了。

    昨夜完事没洗澡,她并不嫌弃,她说阳顶天是臭老公,其实很多时候,是她自找的。

    曾明月多了点担心,道:“多巴他们一家会不会醒来啊?”

    “三天之内醒不了。”阳顶天自信:“我给他们吸的是纯粉,而且量足,有得睡了。”

    “一次睡三天,那对身体有没有影响啊。”曾明月道:“我听说有些植物人,睡久了就会肌肉萎缩的。”

    “他们又不是植物人。”曾珍抬头:“再说就睡三天,也不会有什么事吧。”

    “在外面不知道,但在我的玄灵戒里,睡一百天也没事。”阳顶天解释:“玄灵戒里的灵气,对肌体气血,是非常好的。”

    他手指在曾明月鼻子上轻轻刮了一下:“瞎担心,老公要罚你。”

    曾珍眼光一亮:“我把她绑起来,我又想到一个新花样。”

    “都不要。”曾明月娇叫,眸子里却仿佛有火苗在闪动。

    阳顶天早就发现,她柔顺的外表下面,其实有一点受虐的顷向,还真是一个很有趣的女人。

    完事,再睡一觉,十二点起床,早晨从中午开始,这是阳顶天最喜欢的。

    曾明月厨艺很好,曾珍也还行,不过她只能打下手,曾明月下厨了,她高兴了就帮一下忙,要她主动去做饭,基本没可能,她反而是拉着阳顶天研究千日醉。

    这些日子天天练功,再有灵水和好东西滋补,她功力进展极快,一些小术法已经可以用了,例如进出戒指,或者灵体进舍出舍,都已经运用自如。

    对戒指灵力的控制,也慢慢熟练起来,她没办法象阳顶天一样,与戒指融为一体,事实上,她这个戒指也没有那么灵性。

    阳顶天发现,他的玄灵戒真是难得的珍宝,极具灵性,就仿佛是活的一样,竟然可以跟他融为一体。

    而曾明月曾珍她们的戒指,虽然是红宝石的,却只是个容器,本体完全没有任何灵性。

    阳顶天不知道玄灵戒到底是用什么铸造的,琢磨半天也搞不清楚,曾珍虽然眼热,但也没办法。

    不能与戒指融为一体,但戒指里充溢着灵气,还是可以借用一部份的,例如象昨夜一样,以灵气裹着千日醉的粉送出去,就可以借用戒指里的灵气。

    她功力低,戒指里的灵气也不能完全借用,但裹着干粉送出去十几二十米,也还是做得到的。

    这个游戏让她兴致勃勃,吃了饭,拉着曾明月也来练习,还模拟各种情景,要怎么把干粉送进别人的鼻子里,把别人迷翻后,好怎么下手。

    阳顶天听了好笑,道:“嗯,总统亲自下手,给迷翻的人一定倍儿有面子。”

    曾珍这才突然想起,她们现在的身份完全不同了,一时间笑倒在曾明月怀中,曾明月同样又气又笑,看向阳顶天的眸子里,却是水意弥漫,柔情无限。

    她们同门师兄弟六个,大师兄三个都死于意外,尤其是大师兄,是给人抓住后折磨死的,死得很惨。

    有时候,曾明月会做噩梦,梦见自己给抓住了,给变着花样折磨,生不得,死不能,吓醒过来,她就再也睡不着了。

    其实不止是她,曾珍也有。

    这也就是曾珍说她们有时候睡不着的原因。

    因为在潜意识里,她们是害怕的,下意识的担心,会有一天失手,给人抓住,她们又是女孩子,落到警察手里或许还好一点点,要是落到失主手里,或者其它江湖门派手里,下场铁定极为凄惨。

    曾明月右手小指上,有一枚戒指,戒指里有一枚毒针,这是她为自己准备的,万一失手,情况不对,她会第一时间自杀。

    曾珍手上也有一枚。

    两个花一样的女孩子,却做好了随时自杀的准备,她们对自己的未来,其实是不看好的。

    然而,遇到阳顶天,突然之间,就从女飞贼成了女总统,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真的是让曾明月想不到,哪怕曾珍也一样,象今天这样,还在练习怎么使用千日醉,就是心理上没有完全转变过来。

    曾明月其实也一样,有好几次,她突然醒来,半天才能搞清楚自己的状况,自己不再是女飞贼,不必再在睡觉时也要睁着半只眼晴,现在她是女总统,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受到最高的礼遇。

    而这个不可思议的转变,就是眼前这个男人给她们的,是,这个男人不帅,跟曾陆比,确实差很远,然而,他是如此强大,如此的让她安心。

    曾珍喜欢钻进曾陆的舍里去玩伊曼巴巴拉,曾明月却从来没有玩过一次,在她心底的最深处,她更爱阳顶天,只不过她从来没有说出来而已。

    阳顶天能感受到她的情意,在她粉唇上轻轻一吻,心中柔情弥漫,很开心,很亨受。

    只是吸水太慢,想来也是啊,上千平方公里,将近两百米深度的海水,那得要吸多久啊。

    阳顶天琢琢磨磨,想了个主意,潜入海底,把红宝石戒指界面最大的打开,再以玄灵戒灵力一引,玄灵戒的吸力,加上海水自身的压力,然后口子也增大了,这下效率百倍提高。

    海水以百米左右的径流,狂涌向戒指里,一个晚上,就装了半戒指,水面涨到了月亮岛的沙滩上,跟先前在外面时一模一样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