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江辰穿过了集市,嘈杂声渐渐远去,山风阵阵吹来,只让他觉得神清气爽。自他上次因受寒上山休养以来,这是他第一次下山。江辰原本是打算赶到京都去参加三年一度的大试的,但因距离大试开始的时日还长,于是,就准备在山上住些时日,只是没想到这么快被赶下山来。现在,自己无处可去,就只好继续前往京都。

    说起京都,这是个繁华无比的地方。如果说这天下的气运有十分,那么单是这个地方就占去了八分,全天下的人几乎有一半都聚集在京都了。它不仅仅是全天下的行政中心,更重要的是它还是传说中的天枢分域地魂所在。

    在那个妇孺皆知的奇异传说中,我们所处的地方被我们称为海内,世世代代,我们都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然而在这之外,却又有一个被人们称为域外大陆的奇异世界。在那个世界之中,人人皆可修行,万物皆有其灵,妖兽横行,或可称霸一方,奇人异士亦可尽显其能

    这样一个玄幻无比的传说,江辰是不大信的,他更相信的是自己身处的这个世界,平凡而普通的一个世界。相比于那个虚无缥缈的世界,这样的一个世界显然对他更有意义。

    平日里默默无闻的他勤学苦读为的就是在这样的一个世界中能够拼出一片天地。但很显然,这样一个传说如此广泛流传,绝不是空穴来风,或许真的是有那样的世界亦未可知。

    或许吧!但他仍旧要为他所在的世界苦苦挣扎!

    可天下之大,又有谁知道这样一个卑微的人在负重前行呢?

    不过,沿途的风景煞是好看,不知不觉间江辰已经走了好远的路,山路虽崎岖难行,但对他来说却已是家常便饭了。一路上走走停停,歇息时他便拿出书简大读一番,待到精力恢复,便又继续赶路。这样走走停停,也别有一番意趣。

    但是,这一去千里的路,是急不得的。事实上,虽然几个月已经过去了,但江辰心中并不着急。

    他这一路跋涉虽然辛苦,但沿途的风景,便使他忘记了疲惫。不过,这荒山野岭的,有时候走几天几夜都不见人烟,吃睡倒也是个不大不小的问题。有时,饿了,他就在山间找些野果充饥,渴了,就喝点泉水,困了,就躺在树上睡一觉。这些都没什么,只是到了条件比较艰苦的地方,他就只好费一番功夫下水摸鱼了。

    平日里,他因不忍杀生而总吃素的他,到这时也只好放弃原则,开一次荤了。毕竟,如今的他能活下来才最重要,生活不允许他有过多的仁慈。如果无法生存下去,那么,他的任何梦想便是空谈!这也许便是生活的残酷吧?

    就这样江辰走了好多好多天,至于他走了多远的距离,他自己也不太清楚了。旅途的疲惫是毫无疑问的,不过,最难受的便是长时间的独自一人而导致的无人交谈的寂寞,这时常让他感到十分的孤独。

    有时候他甚至会自言自语,这种苦闷的感觉简直要让他发疯了。不过,他别无选择,他心想,我忍,我忍,我再忍我忍到山重水复疑无路,我忍到柳暗花明又一村。

    在这样的煎熬之中,江辰又走了几天的路,当他将要崩溃之时,他终于看到了一丝希望满山遍野的野花。

    根据书上的知识判断,由于越靠近京都,气候便越温暖,这鲜花便意味着他已经快进入京都的边缘了,也就是说他已经走了一半的路了。

    是日,他顿时觉得神清气爽,精神百倍,走得也快了不少,看着这满山遍野的鲜花,只觉心情大好。

    当他正陶醉在这花香之中时,隐约间,他好像听到了呼救声。江辰挠了挠头,朝四周望了望,眼看四下无人,只觉是幻听。于是便有走了几步,却又再次听到了呼救声,这次江辰能够判断方向了他毫不犹豫地怀着紧张的心情跑到了声音的来源处。

    原来这声音是从地下穿来的,此刻,他紧张地朝地上的那个大洞凑了过去。于是,洞口上方便现出了江辰略显紧张的面容

    此刻,那地洞之中的是一个少女,看年纪不过十五六岁,一身白衣已经沾染了不少尘土,原来清丽的脸庞也增添了几分苍白。江辰一眼便看到了她腿上的伤口,看样子她已经流了不少血,现在,她也看到了江辰,脸上不禁露出了惊喜之色 。

    江辰见状,急道:“姑娘莫要惊慌,我就来救你。”说着他便从包裹中拿出了他平日里用来捉野兔的绳索,将它绑好后丢了下去。那少女见状便抓住了绳子,在江辰费力地拉动下,她缓缓地从地洞里被拉了出来。

    只见那女子虚弱地坐在地上,感激的看着他道:“多谢公子救我!小女在此感激不尽。”只是江辰没有看到她低下头时脸上一闪而过的一丝狡黠。

    “这其实没,没什么。我只只是举手之劳而已。”江辰不知是不是因好久没人说话,现在说起话来竟有些结巴。

    那少女见他这副模样,竟是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看那模样哪还有半分惊慌。

    江辰目光撇向一边,道:“不知姑娘为何陷入这陷阱之中?这荒山野岭的,为何你独自一人?”

    “我家其实就在这山中,只是我自己好奇爱到处逛,一不小心就掉进了这陷阱之中。”那少女说着说着,便俏脸通红,声音也小了下去。

    哦,原来是这样啊。这女孩年纪不大,好奇心倒不小。江辰恍然大悟。

    他忍笑道:“现在感觉怎么样?还能不能走路?”

    那少女尝试着站起来,却是不能。江辰见她脸色又苍白了几分,忙收了笑意,伸手扶住了她,说道:“我送你回家吧!不知天黑之前还来不来得及?”

    “我这次走得着实有些远,可能天黑之前是回不了家了。又要挨爷爷骂了!”她黯然道。

    江辰见她这样子,便安慰道:“你爷爷见你平安无事,只怕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会再责怪你呢?我们赶快走吧!”

    那少女看了他一眼,便依言在他的搀扶下慢慢走了

    天渐渐的黑了,为了节省时间,他们走得不是大路,而是在山间丛林中穿行,这便增加了许多困难,他们走得很慢很慢。现在,天黑了下来,他们也就只好找了个较安全的地方准备歇息。期间,江辰生了堆火,又找了些野果,两人吃了充饥。这些野果虽不大,味道却还不错,两人倒是吃得津津有味。

    现在,江辰正在将路上找到的草药磨碎,将其敷在那少女的伤口上。伤口不大,但却很深,江辰虽自己也时常受伤,但看到这,心中却也是一惊。如此伤口,这一路上这女孩竟能忍住一声不吭,他心中不禁多了几分敬佩。

    江辰再看向她的眼光也已经变了,此刻,那少女也看着他,顿时,气氛变得有些沉默。

    夜间清风阵阵吹过,篝火在清风吹拂下烧得更旺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