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公子,不必如此。老朽当不起如此大礼!”说着,老人看向了一旁的云婉清。

    云婉清见状忙道:“爷爷,我不小心掉进了陷阱里,多亏了这位公子救了我。不然,清儿就见不到你了。”

    “臭丫头,这几天把你爷爷我急死了,看你以后还敢不敢疯跑了!”老人怒道。

    “公子,来里面请!”老人打开门道。

    说着,江辰便扶着云婉清与老人一起进到了房中。

    屋内的陈设如同茅草屋的外表一样平凡朴素,但江辰立刻便觉出这位老人极不简单。屋内的物品摆放看似随意,实际上,其错落有致的摆布却大有深意,恍惚之中他竟觉得似与书中的太极八卦有所相似。不禁心中暗道:这世界之大,果真是藏龙卧虎,这深山之中竟有如此高人。

    当他正震惊不已之时,老人已经将云婉清送入了她房中返了回来。老人看他这副神情,眼中似有一抹亮光闪过,待他回过神来,老人这才笑着对他说道:“公子,不知为何在这深山之中行走?这是要去向哪里?”

    江辰回过神来,道:“在下是个天涯漂泊的书生,这次我是想要前往京都参加大试的。我路过这里时听到呼救声,便过去将云姑娘救了出来。”

    “原来如此,清儿真是多亏了公子了。”老者道,“江公子,如今天色已晚,加上这一路奔波,想必是没有吃饭吧?不如今晚就在老朽这里凑合一宿吧?”

    江辰沉默了片刻,道:“也好,多谢前辈收留了。”

    “那好,你先坐着,我这就去做饭。”老者说着,便去了内间厨房。

    江辰看着他的背影不禁有些感动,只觉自己因漂泊而变得敏感的心间有一股暖流涌遍全身,一时之间只觉心中甚是安稳。

    江辰起身看着窗外,此刻,天已经渐渐地黑了下来,山间的凉意让他有些发抖。这天,似乎将要下雨了吗?

    一阵山风吹过,江辰只觉更冷了几分,他收紧了衣襟,亦关上窗户,再次坐了下来。

    他沉吟了片刻,这才发觉那个有趣的云姑娘还在她屋里,也不知怎么样了。江辰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起身到了她的房前,小声道:“云姑娘,是否睡下了?我可不可以进去?”

    江辰在房前立了片刻,只觉屋中一阵响动,却是没有人回答,待他转身欲走之时,一个不太自然的声音才从身后响起。

    “那个,你可以进来啦。”房中的云婉清道。

    江辰再次转身,推开了房门此刻,我们的云姑娘正规规矩矩地躺在床上,仿佛是天真无邪地看着他。江辰环顾了一下房间,看着似乎是有些凌乱的物品摆放,不太整洁的桌子、床和地面,在看着她会不太自然的表情。江辰不禁心中自觉好笑,哈,这个云婉清!

    看着他脸上将要浮现出的笑意,云婉清急道:“喂,江大哥,你过来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我就是来看看你现在怎么样了?”江辰正色道。

    “我,能有什么事,这不好好的吗?”云婉清道。

    “那么,既然你没事,我就先走了。”江辰转身就要离开。

    “慢着!”云婉清惊恐道,“现在这么晚了想去哪儿?”

    江辰听闻此言,再也没憋住,大笑道:“我是说,我要出去坐着,等着吃饭。我什么时候说要走了?你这么着急干什么?”

    听江辰这么回答,云婉清大窘道:“我,我什么时候着急了?本姑娘还巴不得你赶快走呢!”

    江辰微笑道:“那么,我出去了。”

    “哼,走吧,走吧!本姑娘才不愿见你呢!”云婉清愠怒道。

    江辰出来转身关上了门,这才发现老人已经做好了饭,坐在桌前等着了。

    江辰向老人示意要不要将云婉清叫出来。老人点点头表示可以。于是,他便又推开了门,道:“云姑娘,出来吃饭啦!

    “我不饿,不吃了!”房中人道。

    “怎么啦?我不和你说笑,快出来吃饭!”江辰道。

    “哎呀,我不饿,你们先吃吧!”云婉清道。

    见江辰面露难色,老人道:“算啦算啦,我们先吃饭吧!”

    听闻此言, 江辰这才坐下吃饭。

    老人和蔼地说道:“我这个老头子做饭不怎么好,你还将就着吃!”

    江辰忙道:“前辈,您肯收留我,晚辈已经是感激不尽了。”

    “那我们吃饭吧!”

    “好!”

    “现在这年头,读书人怕是越来越不好过了!”

    “嗯,现在时局并不安定,圣君刚刚登基,文臣武将们立场不明,大有反叛之意。”

    “是啊,上面的人相互对峙,下面的人便开始胡作非为了。现在天下动乱,怕是百姓的日子是不好过的。”

    “晚辈常年在各地漂泊、流浪,见到太多的贫苦百姓四处流窜,有的甚至饿死街头,我却只能看着他们,无能为力。”

    “儒生虽然在社会中地位不低,但是现在这年头,怕是自保也难啊。”

    “也不知明年的大试能否如期举行?但目前我能做的便是尽快赶到京都,看看状况如何了。”

    “不过,京都目前却不是个好地方啊,你此去吉凶难测。”

    江辰心知老人不是平凡人,但听闻此语还是有些惊讶,道:“前辈,您是如何得知?”

    “我老头子一个,哪里懂得什么玄机?只不过老头子我经常下山,道听途说罢了。”

    江辰心知老人不愿透露,便不多问,又道:“前辈,晚辈还不知尊名?可否告知?”

    “啊呀,我真是老糊涂了,竟把这事给忘了!”老人一拍脑门,似是正了正身子道:“老头子我,道号轩一。”

    听闻此言,江辰大是惊愕,道:“什么?轩一?您不是逗我吧?”

    “老头子我一大把年纪,骗你做甚?”老人正色道,“别看我不穿道袍,相当年哼!哼!”

    看着江辰看看他,又看看云婉清的房间,老人道:“清儿,是我捡来的。也算与我有缘,我当年在这山中闲逛,竟在这荒山野岭中发现了她。”

    “那么,这事儿,云姑娘知晓吗?”江辰问。

    “自然是晓得的,老头儿我向来不善说谎话。”老人道。

    “那就好,我还”江辰正欲说下去,只听“砰”的一声,窗户被山风吹开了来。江辰连忙起身跑到窗前,想把窗户关上。这山风甚大,一时之间竟关不上。在老人的帮助下,他费了好大力气,才关上了窗。

    这天,渐渐地,在山风猛吹之下,雨声渐大,雨点打的木屋沙沙作响。

    “这天也黑了,我引你到你睡觉的房间中吧!”老人道。

    “好!”江辰道。

    一片昏暗之中,两人向里间走去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