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说话间比赛已经快到了尾声,独狼的死亡刻度倒计时只剩下不到一半的时间。这种关键时刻,观众们更是大气都不敢出了。

    “青锋还有不到15%的血量,剩下的少许时间,独狼还有没有机会把他带走?”流光快速说着。

    得益于李栎精妙绝伦的操作,青锋的血量并没有像众人想象中下降的那么快。流光的疑问也正是所有观众的疑问。

    郎拓还有没有机会杀尽李栎的生命?

    “机会还是有的,李栎剩下的血量不多,也就是一个大招的事,比如说”

    谢挺稍微沉吟了一下后继续说道,“毁灭打击!就看郎拓敢不敢放弃现在的打法,冒一冒险了。”

    “确实如此,可现在看起来,想让李栎中这个大招也是蛮困难的啊。”流光并没有完全附和,阐述了自己的看法。

    “唔”

    毁灭打击,盗贼17级技能。

    作为盗贼的终极招数,毁灭打击按照字面意思,是个分为两步实施的技能。

    先是“毁灭”,击中敌人后,会造成对方英雄防御极大的降低,碰上某些物防感人的角色,防御值降成负值也是有的。

    然后就是“打击”,连续的多段攻击。

    造成巨量伤害的前提是这两段技能要全都击中才行。屏幕中青锋仍然在用娴熟的脚步拖着郎拓的进攻,这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要是中了偷袭大师了呢?”

    在谢挺说出来的同时,郎拓也做出了行动。

    匕首脱手而出,如同暗器一样直飞向青锋,为了节省时间,郎拓甚至干脆放弃了召回他的武器,顺势就是一个翻滚,过程中寒光一闪,攻击青锋的下盘,紧跟着,一个偷袭大师直接塞到了青锋脚下。

    攻击闪至,极其突然,双重攻击的夹击下,李栎再想躲似乎已经来不及。

    刚刚观众们还只是大气不敢出,这会儿直接是屏住了呼吸,全场只能听见流光的激动的声音。

    “漂亮!飞出去的匕首让李栎造成了误判,躲过了匕首反而中了脚下的偷袭大师。”

    “这个位置秒,灯下黑!独狼出现在青锋的身后,啊啊,被‘毁灭’击中了!”

    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光靠多段打击是不能把青锋剩余的血量榨干的,“毁灭”和“打击”缺一不可。

    现在,“毁灭”已经到位了。

    “青锋应该是输了!接下来的‘打击’带走他剩余的血量绝对不成问题。”

    “最后这一波太漂亮了,郎拓不亏是大神啊”

    流光最后的话还没说完,就见血量一直下降的青锋血线像被上了把锁似的,突然不动了。

    相反,独狼一直在下落的血线还在不停地往下走。

    什么情况,发生了什么?俩人是不是拿错了剧本?

    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屏幕一暗,紧接着一亮,比赛结束了。大屏幕中出现了一个单独的青锋人物特写,带着金灿灿的胜利两个字。

    系统宣布,单人战第三场青锋获胜了。

    WTF???

    现场的观众先是愕然,然后就是几乎可以掀翻场馆顶盖的哗然。

    即便刚刚情况已经预示着这样的比赛结果了,但仍然没人愿意相信,郎拓竟然输了。

    在主场输了,输给了一个一年级新生,即便郎拓用了他最擅长的打法。

    咋回事?独狼的倒计时走完了吗?

    更重要的是,青锋掉血掉得好好的,怎么突然间血量不再往下减了?难道是“无敌”了吗?是不是游戏系统出现了什么故障。

    “快倒回去!”

    所有人都一头雾水,不用流光和谢挺催促,导播已经把画面准备出来了,从后往前,一点一点地倒退着。

    “倒数3秒左右。”谢挺给出了一个大概数值,帮助导播找到关键点。

    毁灭打击虽然分两个步骤,但这两个本身是连着的,随着谢挺的“鹰眼”点出,屏幕上的画面固定在了郎拓用出毁灭还没开始打击的极小的时间间隙上。

    “那里!”谢挺眼睛一亮,霍地指向屏幕。在他的指认帮助下,后期放大画面,终于看出了端倪,忙用鼠标在独狼和青锋间画了个“红圈”。

    红圈里,一道蚕丝一样的射线好似有眼睛似的,从青锋的背后悄悄地连接到了独狼的身上。

    祸水东引!

    御甲的究极大招,作用是把自身受到的伤害转移到另外的人身上。

    前提是用“生命线”将自己和对方连上。

    这根线之所以叫“生命线”,是因为它是有生命值的,可以被斩断。如果郎拓早一步发现,不可能任由生命线东引着祸水。

    但问题是李栎连接地太隐蔽了。

    “什么时候用出的‘祸水东引’?我竟没能发现?”流光边问,边把视线移到身旁的谢挺身上,端看他的神色就知道他也没发现。

    谢挺回溯着比赛最后几秒的场景,虽然他没亲眼目睹到那关键的一幕,但回想的时候却能记起不少细节,“祸水东引发动需要时间准备,李栎要是踩中‘偷袭大师’的陷阱后才发动大招,是不可能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扭转乾坤的。这说明”

    说明什么?说明李栎之所以会被“偷袭”,其实是他主动卖的破绽。

    破绽不需要多,一个就够了。

    [ ]比赛结束。

    步出比赛区的郎拓心情还算平静,从他采取倒计时搏杀时开始,他就已经预料到了自己的命运:不是通杀就是通赔。

    “单人战结束,目前幻海4:2领先,这和赛前的普遍预测相比出入还是挺大的。”演播厅里,流光和谢挺也借着单人战和团战间的间歇时间里,总结着目前的情况。

    “是啊,不过说起来,天狼输得也不算太冤枉。”谢挺言简意赅地说道。

    “不冤枉?”流光感叹道,“郎拓大神输给了一个新人啊!”

    “也不是第一次了。”谢挺随口说。

    “什么?”流光没听清,或者听清了却不敢相信。

    谢挺没有再解释,X曾经辉煌的战绩不怎么为外人所知,他也不方便大书特书,只好假装什么也没说似的在网上刷着神殿相关消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