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之前听到李荔进入中国国家队主力名单,李在熙确实是有点惊讶。毕竟李荔是能在单人战的赛场上跟他打得不相上下的对手,他的实力李在熙还是比较认可的。

    本来以为韩国队这次运气好,主要对手的主力选手手受伤了,可以避免面对一个强敌了,结果听金成炫的意思,李荔竟然不改其志,改练左手了?

    而他重起炉灶仅短短时间,居然还能加入国家队,说明什么?

    李在熙微微一笑:要不就是李荔天赋异禀,改用左手依然不落下风,要不就是中国队实在人才空虚,没有办法放弃这个队员了。

    “看来要看看李荔左手的比赛了”

    李在熙才只说了半句,突然间目光微凝,落在另一个名字上。

    队长说着说着话突然没声音了,反应那么反常,相当引人注意,当下就有三四个人围了过来,接连询问着原因,神态间分外关切。

    “没什么,”李在熙收回思绪,镇定自若地说,“又看见一个熟人的名字,多少有点惊讶。”

    他说着“惊讶”,面上的表情却是淡淡的,还不如他身边的那些队友们惊讶呢。

    又看见一个熟人?什么意思?两支队伍常年交战,中国队那边熟悉的人应该不只一个才是,郎拓,blue,余淮,大家都了解的很,用得着这么惊讶吗?

    “成炫,”李在熙转向另一边,随口吩咐道,“你在国外待了一年多,想必对这些人很熟悉,你给大家介绍介绍这些队员的情况吧。”

    金成炫连忙点头,顺着名单开始一一讲评起来。

    在他说话的过程中,李在熙一手托着额头,似乎听得很认真,但熟悉他的沈昌河知道,他已经有点走神了。

    金成炫的介绍都比较简单,虽然一直在海市打比赛,虽然《考核软件》的成绩比李荔差了很多,可金成炫奇迹般地并没有把中国国家队的任何一个人放在眼里。

    在他的逻辑里,虽然他自己比不上,但周围的大拿那么多,连带着他也跟着抖擞起来。

    金成炫的讲述告一段落,一时间没人说话,周围安静得落针可闻。所有人都等着李在熙继续开口吩咐,却发现他一副神游天外,不知道飞到哪里的表情。

    “嗯?讲完了?”

    李在熙回过神,沉吟了一会后,向金成炫问了个貌似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中国国家队的选拔过程中,有什么内幕消息吗?”

    金成炫心下一沉,他待的海市俱乐部连个选进大名单的人都没有,一直处在各种消息的边缘,就算真有什么内幕消息也不会让他知道啊。

    但金成炫不敢这么说,他最大的价值就体现在这里了,总不能一问三不知吧。

    “据说国家队里面存在着拉帮结伙,任人唯亲的现象。”

    金成炫硬着头皮开始夸大其词,“我们俱乐部的队长许青选手曾经公开质疑过国家队选拔不公,他因为人缘不够好被排挤出了国家队的名单,除了他之外,还有不少实力不错的选手也都落选了。”

    “是吗?”李在熙淡淡反问,不太信的样子。

    金成炫及时转了口风:“肯定是有点夸张,但这回中国国家队的名单怪得很,有不少本来没希望进入名单的人,不知道怎么就混进去了。”

    李在熙笑了笑:“你们的许队长对此有什么高见啊?”

    “他说是因为李荔的势力太强大了,所以他发出的质疑很快就被怼了回去。”

    “他还说,中国国家队越来越没水准了,反对他的不是李荔的人,就是脑门受过伤。”

    “他还说,一个健康的国家队不应该只有李荔一个人的声音。”

    什么乱七八糟的。

    李在熙一开始还有一搭没一搭的听几句,听到后来立刻心生厌烦,他摆摆手,示意金成炫停下:“关于Yi Ryeok选手,你知道些什么?”

    金成炫乍一听,以为他指的是Yi Ryeo(李荔),刚想下意识地回答,霍然间反应过来。

    Yi Ryeok?!

    李栎?

    “他”金成炫语塞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新人,李在熙大哥怎么会特地点名道姓的询问呢?

    可金成炫对于李栎的了解根本微乎其微,实在没什么好说的,无非就是从海市队长许青那里无意中听来的一点八卦。

    “他是李荔的表弟,是李荔势力中的一员。”金成炫说。

    别的人也就罢了,沈昌河和同属猎人的朱相赫听到这里,俱都精神一振,脑中忽然浮现了一个人影。

    是他?!

    “这我知道,”李在熙神色依旧,进一步问道,“还有什么别的吗?”

    “您知道?”

    金成炫吓了一跳,李在熙一直身在首尔猎人俱乐部,半步不出,竟能获悉这样的细节?金成炫心底咂舌,想了想后,又憋出一句话。

    “他好像和沈晗选手间是some~(暧昧)的关系。所以沈晗选手也是”

    李在熙淡淡地瞥了金成炫一眼,只一眼便让他如坐针毡,不由自主地闭上了嘴。

    听了一堆有的没的,李在熙环顾四周,见周围的队友多是不解,便不动声色地递了个眼色给沈昌河。

    沈昌河得到他的指示后,简单讲述了之前李栎与猎人战队的选手崔元浩的那一场交手,朱相赫在一旁不时补充着细节。

    俩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将那场涉及琴师的对决讲述给所有队友听,他俩的口才很好,又擅长抑扬顿挫,三言两句间,就描绘出一场惊心动魄的对决。

    旁人静静听着,不由得开始脑补,对于琴师技能展现出的不可预估和不可抵抗,都难免有些心惊。

    “有没有这么夸张啊”

    “日本的松本元寿不是用琴师用的最好的吗,也没有这么厉害吧。”

    一群人七嘴八舌的讨论着。

    “之前不还说沈晗是用琴的高手吗?”金成炫低声嘀咕道,“我又不是没和她交过手,琴用的只是一般般嘛。”

    “嗯?”

    李在熙听到他的嘀咕,兴趣更盛,“沈晗?是名单中的那个沈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