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有了这样的野心,金成炫分外积极主动,在《神殿》中国官网上找到了正在直播的天狼vs幻海的比赛,把信号导到会议室的投影屏幕上。

    这时候双方的团战已经开打了许久了。

    一看比分,金成炫先是吃了一惊。

    “2:4?”

    金成炫惊讶失声,“幻海竟然单人战领先?”

    注意到队友不解的神情后,金成炫动了动嘴唇,刚想就两方的战力分析一番,可转念一想又觉得多余。

    天狼也好,幻海也好,实力强弱只是在中国国内,对于韩国这些战队的水平都是不足,他这么郑重地介绍,反而会被他们嘲笑没见过世面。

    单人战的结果已经让金成炫一惊,再看团战的发展方向,也和他想得不太一样。

    先是地图。

    “虹桥”这幅图上有太多的随机因素,这种意外频生的地图明显不是韩国队的正常偏好,他们更倾向于简单、直接的地图。

    考教得是正面强打的能力,齿轮般严丝合缝的团队配合。

    “就喜欢玩花样。”

    姜源让看着风雨大作的赛场,不知道被勾起了什么不美好的回忆,当下没好气地说了句,“藏头露尾的,一点也不正正堂堂。”

    “既然是对抗练习,就不必在乎对手用什么手段。”

    李在熙情绪平和,不以为意地说,“就是要用他们拿手的方法,练习才有效果。要是一上来我们就占优,那还有什么可打的?”

    “他们都什么级别了?经济怎么样了?人头数呢?”李在熙接着问道。

    听到问话,金成炫连忙查了一下数据照实回答,答完后发现事情有点怪。

    已经开局一段时间了,场上的平均级别都到了8级,按理说已经可以开启一波团战的小高潮了,可不知道为什么,战场上一片平静,双方都没有要异动的打算。

    “10分钟了还死亡0个呢,看来两边都打得比较和平啊,”沈昌河笑着说,“这么友好,不知道的以为在打友谊赛呢。”

    屋中响起一阵笑声,不少人都对沈昌河的说法表示赞同,纷纷生出“要是我在场上”的想法,大部分人都认为,如果他们在场上,局面一定比现在呈现出来的要活力四射得多。

    一片轻松的氛围里,李在熙没有说话。

    他在思考,幻海打得保守很正常,天狼主场,又是这样一幅复杂地图,小心驶得万年船。

    可为什么天狼也这么保守?

    他们到底在防备着什么?

    “队长,好了。”

    众人说话间,年资较浅的队员已经从模拟软件中找到了“虹桥”地图,金成炫也把官网上提供游戏格式的录像导入了人工智能的系统中,里面包含着各种游戏数据,每十分钟会上传一个,供游戏的爱好者去研究或从不同的视角去查看比赛。

    这会儿正好上传了前10分钟的比赛录像,也就意味着韩国队可以模拟前十分钟的比赛了。

    模拟全部比赛肯定来不及,也没有必要,既然是练习,只选一些重要的局部也就够了。

    李在熙活动了一下双手,确认队友们都热好身后,把他们都赶到了旁边的训练室,微笑着说道:“分队,上机。”

    一会儿要参加对抗模拟的选手们就不会再直接看这场比赛了,一方面是害怕走神,另一方面就是防止先入为主的诱导。模拟开始后会有专人负责看比赛,选一些有价值的局部供大家练习,并时不时地告知模拟结果。

    主力队和替补队分别登录软件,进入实战模式。

    “队长请载入8分43秒。”

    李在熙才刚载入,就见眼前白光闪耀,一道匕首化为残影直袭而来。

    是郎拓的独狼!

    突兀的杀出,像是寂寂暗夜中一颗犀利的漆黑之牙,冰冷精准地瞄向猎物。与此同时,远处一只冷箭也正在袭来,目标却是直指他的身后,李在熙暗叫了一声好,手速突然提了起来。

    他的角色infinity霎时间止步,看准方向,把剑往身侧一横,没有任何的犹疑接了一个后滚翻,长剑像是一个小盾牌一样,冷箭射到了剑身上,没有造成伤害,郎拓的攻击也及时地躲了过去。

    只瞄了一眼,李在熙就明白了情况,应该是李荔反野被埋伏了。

    耳边响起负责观看实战的队友的实时播报:“天狼方两人前来袭击,李荔躲过了第一波的攻击,现在正在1v2坚守。”

    “知道了,按这个延迟随时播报。”

    李在熙边说边沉着还招。队友播报的正式比赛情况会固定晚一些通知,正好是刚刚做完应对的时候,他就会把消息传递过来。两相对比就知道模拟得究竟如何。

    是优秀,还是良好。

    李在熙操纵着他的角色infinity,对抗人工智能模拟出来的独狼和漫天飞扬,一个刺客加一个弓弩手,既有近战又有远程,全方位地封堵。

    但李在熙从容不迫,见招拆招,久久不落下风。

    在他挥剑的过程中,负责同步播报的那人继续说道:

    “独狼发出‘毒针’”

    这枚毒针发地角度刁钻,但在我看来尚有闪避的空间。

    “毒针逼迫荔荔在木的活动范围,将他逼得多退了两步。”

    我并没有被逼退。

    “漫天飞扬看准时机用出‘定时弩’。”

    埋伏的距离还是远了少许,有时间能躲开,还是白费心机。

    李在熙心中思忖不停,就在这时赫然听到一句:“荔荔在木中招!麻痹了。”

    “他没躲开?”

    李在熙些微吃惊,这都躲不开?左手的李荔水平下降这么多吗?

    “荔荔在木负伤退走。”

    “嗯?他不是麻痹了吗?”李在熙满是疑惑的问着,“解忧了?没听你说他换成酒剑仙啊”

    还没说完,似有顿悟一样,突然想起,了然,“哦,手动升级是吧,他藏了个升级点?”

    “对!队长怎么知道的。太厉害了。”队员有些吹捧的说着。

    李在熙却不以为意:“如果第一次遇到就能预判到那才是厉害,我只不过遇到的高手经历更丰富一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