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中国队上届亚洲杯的队长谢挺的拿手好戏就是藏一个技能点备用,”见队友们听得认真,李在熙笑着进一步说道,“李荔好像是谢挺的徒弟。”

    李荔的这手操作让李在熙脑中昨日重现,不由得回想起来上届亚洲杯的时候,同样是遭遇中国队,他和姜源让联手夹击谢挺,却被他在千钧一发之际惊艳逃脱。

    那一幕给当年李在熙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再不小觑天下英雄,没想到这么久过去了,李荔又用出同样的招数。

    不过这招第一次用是天才般的创造,再用就只是高手的常规操作了。

    李在熙在心里评估着:同样的情况,李荔只能依靠这种手段才能勉强撤退,但他却能以一对二,迟迟不显破绽。孰优孰劣,一目了然。

    当然了,李荔保留技能点,以打折的状态应对,要把这一部分计算进去

    天狼和幻海真正的赛场上,这个小冲突已经告一段落。李在熙依据自己的表现和李荔表现的对比,对使用左手的李荔有了初步的评估

    大概是他以往实力的七成。

    “成炫?你那边怎么样?”李在熙一心多用,还有余力关注替补队的情况。

    “让荔荔在木跑了。”金成炫闷闷说道,“我实在是没想到他还压了一级”

    “不要讲任何的借口,”李在熙打断他,“继续对抗,记着自己的成绩,赛后复盘。”

    金成炫头皮一紧,连忙继续。

    “其他人情况怎么样?”李在熙早一步完成了他的功课,又去关注主力队队友的表现。

    无论是姜源让还是沈昌河都自信地表示“没有问题”,李在熙没有过多询问细节,他心知肚明,队友既然这么说,那就表示,他们沿用了自己的方式,达到了和幻海差不多的效果。

    算是不相上下了。

    但替补队那边却没有人立刻接话。

    李在熙:“???”

    “什么情况?”他向负责观看比赛的选手说道,“把我的视角切换到相赫他们那一路。”

    话音刚落,就听到琴声悠悠响起,平和宁静,宛如潺潺流水,蜿蜒不断。

    “琴师吗?”李在熙大感兴趣,右手握住鼠标随意划了几圈,仿佛在把玩看不见的音符,“怎么样?可以对付吗?”

    他的话没人回答。

    竟然都没有空回答了?

    李在熙肃穆起来,上帝视角下,他能看到全貌,却看不到队友的应对。基于这个原因,李在熙干脆站起身,走到郑太宇和朱相赫身后,去看他们是怎么操作的。

    就见俩人的角色艰难对抗着无影无形的琴音。

    李在熙忍不住皱起眉头。这还只是人工智能模仿出的效果,如果是真正的赛场上,难道面对青锋和几度秋凉,他俩只能束手无策吗?

    就在这时,模拟平台上的琴音止歇了下来。

    “嗯?这就停了?”李在熙不解,“怎么这么短,失误了?”

    负责延时播报的那人说道:“嗯,琴声中止了,可是天狼两名选手流动的硅酸盐和鹤立鹤群”

    “怎么?”李在熙追问。

    “止步不[耽美 ]前。”

    话音刚落,顿失桎梏的郑太宇和朱相赫就做出了和天狼选手截然不同的选择凶猛地扑了上去。

    李在熙有些疑惑。

    他不明白,琴师技能都完结了,为何天狼的选手依然不敢上前?他们在担心什么?

    他的疑问很快得到了解答。

    负责播报的队员忽然间“咦”了一声,而后惊讶地说:“队长,琴声又响了!”

    真实赛场上,断掉的琴声重新接续,竟然又一次响起了同样的曲调,就仿佛中间的停顿从来也没有存在过。

    李在熙稍一思索,恍然道:“哦对了,双琴师。”

    模拟平台上,冲上去的郑太宇和朱相赫又一次被琴声绊住了脚步。

    连续发动“夺魄”技能吗?李在熙不以为然,出声指点道:“加快节奏强攻,干扰琴师技能。”

    “是队长。”

    朱相赫得令照办,他和李在熙同属猎人,早早就开始商讨应对琴师的方法,其中一条就是以快打繁。

    就在这时,现场直播的比赛中又响起一阵琴声,不同的曲调。

    李在熙:“???”

    场上究竟几个琴师?他有些凌乱。

    李在熙心中涌起无数念头,他看向周围队友,发现他们皆是类似的惊讶神色,为什么琴声一波接一波,没有尽头呢?

    韩国队上下都犯了想当然的错误,他们没有和优秀的琴师交过手,不明白其中的弯弯绕绕,不像天狼的队员那样经验丰富。

    王鹤和范扬不知道远在首尔的韩国队正在模拟对抗琴师,如果他们知道,一定会大笑三声,得意洋洋:傻了吧!琴声断了不代表技能就结束了!有可能是指法“失误”营造出来的错觉。

    现实赛场上,天狼幻海两边选手还在纠葛,但模拟平台上,此次交锋,却因琴声再度响起而强制终止。

    郑太宇和朱相赫的角色没能提防,不幸中招,只能消耗闪现先行撤退。

    琴师技能的横空出世打破了他们的想象,突如其来的下风让这两位选手有些郁郁,见此情景,李在熙神色不动:“你们觉得怎么样?琴师技能可以对付吗?”

    郑太宇和朱相赫有些尴尬。

    之前见过琴师水平最高的就是日本那边的松本元寿,可也从来没看到过这样的操作。

    “模拟平台给出的都有些困难,”朱相赫说,“更不用说现实中天狼正在对抗的,似乎更为复杂,后面不知道藏了几重的变化。”

    郑太宇默默点头,心中暗道:我连究竟几个人弹琴都没分出来呢

    闪现都用了,韩国选手选择了和天狼选手迥然不同的方法,到了这一步,再模拟也没什么意义了。

    “这一阶段暂时告一段落”

    虽然琴师技能看上去诡谲,但李在熙并没有太过动容,依然是胸有成竹的模样,毕竟被琴师技能干扰的只是替补队的选手,如果是主力队,必然不会那么狼狈。

    就在这时,负责播报的队员忽然开口:“荔荔在木到了!他负伤退走,却直接去了青锋所在的那一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