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独狼稍晚一步,也到位了,两边即刻开启3v3的小团战。”

    听到这番变动,郑太宇和朱相赫俱都精神一震,当即生出“一雪前耻”的想法,一人对着负责播放解说的选手说着:“暂停播放!”

    之所以叫“暂停”是不想听到那边的动静,免得影响接下来的应对思路。

    另一人则看向李在熙,积极要求:“队长,让我们继续模拟。”

    面对积极的郑、朱二人,李在熙略一沉吟,否定了他们的要求。

    “不,你俩从9:12秒开始,重新模拟一次,等到荔荔在木到位,就让英杰过来支援。”

    刚才郑太宇和朱相赫为避琴师,直接闪现后退,已经失去了先机,按照这么打下去只会陷入被动,不如调回时间,再来一次。

    郑、朱二人有些郁闷,这样一来,不是证明刚刚那一波他们的表现不如天狼的选手吗?

    “不要计较细枝末节,”李在熙严肃地说,“下风就是下风,失误就是失误,有了失误,改了就好。”

    “虽然是替补,也不要放松,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遇上强敌,要抓紧一切机会磨练自己。”

    “是,队长。”郑、朱二人低头恭顺地说道。

    主力队那边听到这边的动静,纷纷露出些微惊讶的神色,沈昌河远远地问着李在熙:“难道幻海那么难对付吗?”

    那他们接下来到底是模拟对抗天狼,还是改弦更张,转去对抗幻海?

    “我再看看。”

    李在熙沉吟着说道,上传视频中,幻海两琴与天狼二人拉扯许久,却没有分出胜负,接下来会是怎样的局面,他有些好奇。

    在他看来,琴师的实战效果似乎没有它展示出来的威力大似的,别的不说,都这么久了依然胶着,可见仅靠“夺魄”和“忘我”没法破局。

    当然,也不排除天狼选手火力不足的缘故。

    “继续播放。”李在熙从训练区往会议区挪了几步,抬头去看大屏幕,对负责播放的选手吩咐道。

    他头也没回对郑太宇他们说,“你们先模拟,一会再一块复盘。”

    话音刚落,李在熙就见到位的荔荔在木突地前[豆豆 ]冲,快如鬼魅,直扑到鹤立鹤群身侧。

    他一人一马当先,青锋和几度秋凉落后几步,正好与他的站位形成一个三角形,琴声瞬间大作,再无阻隔。

    是两首不一样的曲子,更是两个不一样的技能。

    伴随着琴声萦耳,荔荔在木的身形更是飘忽无常,凌波微步“功率”大开,直接欺身而上,对将军进行贴身打击,即便将军血厚防高,一时间也是血花四溅。

    李在熙目光微凝。

    剑术到了李荔这个程度,已经不再拘泥于招式了,可谓信手拈来,变化的精髓和剑法的精艺都尽数融于技能间。

    更可怕的是,一缕琴声与剑术遥相呼应,似乎在为荔荔在木保驾护航,另一缕则直插入敌人之间,冲锋在前。

    刚刚李在熙还觉得琴师技能纠缠有余,破局不足,谁知道加了个荔荔在木后竟然有如此效果,尖刀当先,势如破竹。

    荔荔在木杀得正兴起,忽闻金铁交鸣之声,长剑被横空而出的匕首架住,势头就此一顿。

    独狼!

    如同浸淫黑夜的刺客,倏忽而至,陡然出手,时机把握的极好,正是荔荔在木前一招尽,后一招尚未出的时机。

    而匕首刺出的角度,又巧妙地针对了李荔换手后的那一丝不协调。

    郎拓出手时机把握得恰到好处,似乎一下子接过了战斗,给了王鹤调整的空当,也给了张岩融反击的机会。

    匕首、长剑加上将军的铁拳,扑面而来,再伴随着地图上环境异常,风雨大作,荔荔在木霎时间同时受敌,岌岌可危。

    但他毫不退缩,反而气势大涨,甚至弃守转攻,任凭自己后方空虚。

    原本还是饶有兴味得李在熙看到这一幕后目露惊愕:他想干什么?

    就在这时,多媒体投影仪上的画面突然间停顿住了。

    李在熙:“!?”

    这样一个屏气凝神观看尚且不敢错目的关键时刻,却突然出现这样的纰漏,李在熙脸色微沉:“怎么回事?”

    “10分钟的素材播放完毕了。”负责播放的选手忙说道。

    官网上提供的比赛录像,每十分钟会上传一次。目前的比赛进行到16分钟,距离上一次上传还有四分钟。

    李在熙陷入矛盾之中,是干脆直接切换到直播信号看下去呢,还是等着郑太宇那边的二次模拟出了结果再说。

    按理说应该选择后者,这样可以顺势把这一段复盘一下,可战局停在如此关键的节点,李在熙心痒难耐,他一贯见强心喜,不耐烦再等,当即说道:“再来1分钟的。”

    负责播放的选手:“”

    “我是说,切换到直播信号,”李在熙也觉得自己这话说得过于逗逼了,忙调整了措辞,“往前倒回到这波3v3。”

    负责播放的选手连忙照着他的吩咐,手脚麻利地一阵操作,将直播投影到大屏幕上,而后回拨到10分钟,接续刚刚的场景。

    画面中,荔荔在木以一敌三,危在旦夕,周遭琴声勃发,某个琴音赫然一顿。

    声未落,枪已至。

    只见精铁尖枪直点向独狼身侧,寒光鑗鑗青锋疾步向前,原本还在荔荔在木身后几步之外,眨一眨眼的功夫便到了他的身边。

    郎拓一人根本不能敌,刚想回撤,重新布置站位,便被青锋从侧面截了过去,弧线冲锋。

    局部3打2,但局部的局部变成了2打1,青锋和荔荔在木前后夹击独狼。荔荔在木挺剑一刺,青锋跟着就是长枪横扫,风卷残云一般,似要把独狼拦腰打断,但将触未处的一瞬间,噗的一声人影消失,旁边又多出了几个独狼的影像。

    十面埋伏。

    无论是逃跑还是攻击都是极为好用的一招,下一秒似乎郎拓就可以转守为攻了,但这一招却完全在李栎的计算之中,大屏幕中青锋竖起了中指,用出了挑衅,几个独狼的影像一起攻了过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