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与此同时荔荔在木一个横着的空明斩也早就发了出去,聚向青锋的独狼影像瞬间被一一斩过,虚影斩灭,仅仅留下了真身。

    李在熙皱着眉头看着,脸色愈发的沉重起来。

    因为挑衅,鹤立鹤群和流动的硅酸盐也一并着攻向李栎,李栎操纵着青锋身躯徒的后移,长枪一横,对攻过来的攻击疾起而迎,脚下也丝毫不停,绕着三人滴溜乱转。

    一时间天狼三人竟然拿李栎没什么太好的办法。

    即便沈晗的琴师技能启动的稍晚一些,还没有结束,仍然还起着一些骚扰辅助的作用,但也无法掩盖青锋的身法是多么的变幻莫测,身形却又是说不出的潇洒。

    这是?!

    短短几步间,青锋展现出了和荔荔在木别无二致的步伐,李在熙心头一沉,那种奇妙的步法难道现在已经在中国国家队内量产了吗?

    但局势之紧张容不得他细想,眼见青锋抢步到荔荔在木身边后,奇特的一幕发生了。

    枪花与剑花齐飞,剑气茫茫难求踪迹,枪法鑗鑗羚羊挂角,两人配合默契,既如同一人双手一心二用,又好像两人一心灵犀点通。

    随着青锋的出手,李在熙惊异的发现,先前还威力不足以往七成的荔荔在木陡然间厉害起来。

    两人相互呼应配合,一人发招间的所有破绽都被另一个人补去,厉害杀招层出不穷。

    李在熙越看越是心惊:这是怎么样的默契啊!

    李栎和李荔的配合不只让远在首尔的李在熙瞠目,更让直面他俩的郎拓结舌。

    头顶大雨瓢泼,身侧杀机缭绕,一向以锋芒见长的郎拓一时间都被严重压制落于下风。

    张岩融见势不好,连忙上来支援。

    轰隆!

    天空中闪电劈下,半空雷鸣,忽然间雷电大作,一道惊雷直落虹桥之上,却是沈晗以落雷符从后策应,借着气候变化,效果事半功倍。

    惊雷炸开,阻止住了鹤立鹤群指挥的那些兵将,将他和前方混战的大部队彻底切断。

    大雨如注,泼面而来,流动的硅酸盐被水流一冲,视线模糊。他被搅合在三位大神的刀光剑影中,努力跟上节奏已是不易,此时视线遭到遮挡,只有嗖嗖嗖的破空之声不绝于耳。

    面对石破天惊,张岩融有些狼狈,就在关键时候,耳边突然听见郎拓在队伍频道里说话:“准备好!”

    简单的三个字让张岩融听了如闻梵音,瞬间迸发出希望和潜力,一连劈出五剑。

    当!

    当当当当!

    狂风暴雨般的进攻逼得双李攻势一缓。

    就在战力尽出几近枯竭之际,流动的硅酸盐猛然回收长剑,跟着向后一跃,整个身子轻如落叶窜出好远。

    电光火石间,所有人都听见脚下的虹桥喀喀作响。

    “旋桥了”

    这是地图的特性,架在半空的桥会中途断开,再行组合,不仅会改变气候,更会打乱各路的部署。

    在战到酣处的关键时刻,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化就显得至关重要。天狼赛前显然演练过相关的战术,利用虹桥的骤然旋转,增加战斗的不确定性。

    如果是顺风可以一鼓作气,如果是逆风可以趁机撤出,进可攻退可守。

    这一波天狼打的并不顺遂,所以干脆集体后退想借着虹桥转动脱离战斗。

    不过幻海并没有善罢甘休的意思,青锋摆出了个人间大炮一级准备的样子,瞄准天狼的三个人,已经蓄势待发了。

    “小心李栎的捉影。”郎拓提醒着队友。

    随着郎拓的话,天狼的三个人急速向后撤退,脱离了攻击距离。

    “刚刚明明有机会,为什么不抓过来?起码能废掉对方一个闪现。”

    韩国负责播报的选手一边看一边评论着,“刚刚有一个类似的场景,我们主力就把电脑模拟的天狼选手给抓了过来。”

    李在熙也是一皱眉,刚刚机会确实很好,难道是操作没跟上?

    还在琢磨,千钧一发之际,幻海方两道人影跟着旋转的虹桥猛然窜出。

    荔荔在木直接跑到青锋的身边,被举起扔了出去,紧接着青锋自己利用冲锋冲刺出了断桥边缘,将要下坠还没有下坠的那一瞬间,脚下霍然间出现一朵泉花,恰到好处地开放。

    借着几度秋凉放在他脚下的泉涌,青锋借力起跳,完成了一次大跳跃。

    俩人前后脚飞出,直接跃向天狼那半区。

    郎拓等人刚刚脱离战场,即将片叶不沾身,然而好景不长,几乎是转眼间的功夫,两道身影从天而降,如同附骨之蛆,不依不饶。

    一人手中挥舞着银光,另一人则挺着尖枪。

    扛鼎

    冲锋。

    泉涌???

    李在熙有点愣,这一幕算是什么呢?

    这样的技能组合一点也不搭,有点像杂技,偏偏结合地还挺好。同时他也明白了刚刚青锋为什么捉影只是摆了个架子虚张声势。

    是为了给他和荔荔在木登陆创造空间。

    只不过虹桥还在旋转,青锋和荔荔在木尚在半空,究竟能不能平安落地,落地后又能不能全身而退,始终还是未知之数。

    居然敢追过去/来?

    这个念头闪现在李在熙的脑海中,更出现在郎拓的心中。2打3,即便不是狼入虎口也是深入虎穴了,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勇气。

    “敢来就让他们有去无回。”

    郎拓在队伍频道里下令,趁着这俩人还在空中时,天狼这边的三人动了。

    流动的硅酸盐斩出空裂斩,剑气不快,可空中的荔荔在木和青锋无处着力,又怎么去挡。

    噗。

    剑气沾到荔荔在木衣角瞬间,醉影子发动,荔荔在木替青锋拦下一击后趁机消失。

    流动的硅酸盐眼都不眨,瞬间冲着身前斩出一剑。

    在他身后,鹤立鹤群挥动哭丧棒,三截黄泉木滚出,同时独狼也在周围设下了陷阱。保证李荔不管从哪个方向靠近都会无处下脚。

    几人一早就料到李荔会靠这一招防身兼近身,早有准备。

    可他们的布置还是落空了,因为李荔并没有现身在他们的身边。张岩融正有些意外,突然听见耳边有人大叫:“上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