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巨门登时开启,高大无匹,同一时间,队友的医师技能已经刷到文尚旼的英雄wave身上,同队法师也开启大海啸抵消燃烧的火鸟的技能,巨炮手则用修罗场反手压制。

    李在熙和姜源让,一个剑侠一个刺客直接从两翼绕出巨门,准备围攻即将落单的荔荔在木。

    不用任何的言语沟通,一切按部就班地行进中,几人的配合像是机器一样。

    “前辈们就是厉害。”

    “这是多少次磨练出来的战术啊!”

    “是啊,配合得严丝合缝。”

    “如今这世界上这套阵容无人能敌了。”

    天外飞仙的攻击噌地扎到了玄甲盾牌幻化出来的巨大屏障上,wave被弹开了些许,血掉了一截,但很快又被补上了。

    荔荔在木几乎是刚刚落地,韩国三人的围攻已到了。兵器齐上,都容不得他站稳,尤其是李在熙的长剑,更是迅逾飘风,一剑刺到他的胸前。

    断水!

    断水的速度极快,但李荔的反应更快。

    荔荔在木一个“大弯腰,斜插柳”,腰猛然向后弯折而去,硬生生的用出了个“铁板桥”的功夫,infinity得长剑在他面门上方,擦着面皮削过,却没有伤害到他。

    围观队员:“!!!”

    这特么是电脑能模拟出来的动作?!人工智能什么时候那么有创造力了?

    还不待众人发问,负责播报幻海天狼比赛的选手及时说道:“荔荔在木后弯腰,躲过流动的硅酸盐的‘利刃出鞘’!”

    虽然天狼那边发出的不是同样的招式,但李荔恰好用这样的动作躲过去了,既然有素材,模拟平台自然能应对这一剑。

    腰板后仰的荔荔在木躲过剑锋后,砰地弹起,压根不理姜源让和文尚旼的攻击,倏地冲向infinity。

    飒沓流星。

    李在熙操纵着infiniti脚跟一旋,身子轻飘飘一摆便躲开这记攻击,而后顺势回荡,直接就是一记。

    撞南山!

    这记撞南山是断水加持过的,断水后产生的加速,不仅躲过了荔荔在木的反击,还让撞南山的速度明显加快。

    “太漂亮了。”

    “这就是队长比中国选手高明的地方了,利刃出鞘的僵直长,断水加撞南山多经典。”

    “顺势而为,太自然了!”

    就在这危机之际,琴音大作,韩国队的攻击突然便是一滞,仿佛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缠住了手脚。

    得益于这个瞬息,荔荔在木急速后撤,很侥幸地躲过了撞击。

    来了,琴师技能及时跟上。细细辨认,还是两个声音。

    双琴合璧。

    曲子是首《水龙吟》,慨慷高歌,正适合目下这个环境。

    风雷怒,鱼龙惨。

    琴声一起就如通响箭穿空,声情激越,铮铮琮琮之声,忽断忽续,和着荔荔在木的攻击一齐而至。

    琴韵越豪迈,攻击就愈发激昂。

    举头西北浮云,倚天万里须长剑。

    眨眼之间,剑光暴涨,荔荔在木已用出数招,长剑挥舞,有如白虹贯日。左砍李在熙,中刺文尚旼,右撩姜源让,每一招都像似是而非的佯攻,但要是心怀侥幸不加防备,那佯攻随时可以转化成凌厉的杀招。

    势不可挡。

    再配合他脚下的功夫,看似向东,却突然移向西边,明明是攻向左边,下一秒却跑到右边去了,身随剑转,方寸之间,极尽腾挪的能力,三下五除二就把韩国围攻之势给化开了。

    李在熙神情专注,琴师特异他早就知道,也做了心理准备。此刻的他没有放弃,而是在找机会。

    虽然琴音让他束手束脚,但不至于什么都做不出来。等了又等后,李在熙看准时机,一剑送去。

    剑直指荔荔在木身侧一处破绽,时机把握极好,不必抢攻便可以慢打快。

    就在他将剑递补过去的瞬间,原本萦绕在infinity身边的琴音陡然之间又上了一个台阶,顿时对他的攻势就是一拦。

    李在熙目光微凝。

    琴音的变化太过细微,靠耳朵去分辨压根不觉有异,但身在其中的人就会感受到区别,不用多,只一点点的加负,便足以帮荔荔在木补上那个破绽。

    不只李在熙,姜源让也逐渐发现,原本李荔改换左手,仅有往日七成功力,但有诡异摄人的琴声时刻相伴他身侧,和着他的攻势,竟在不知不觉间将他的破绽一一补齐。

    这还是韩国主力选手第一次遭受这样的琴师技能攻击,夺魄的技能像是给李在熙他们裹上了沉重的湿衣,完全无法正常施展出手脚。

    偏偏游荡在战场中的琴声还忽强忽弱并无一定之规,他们一时间没什么太好的办法,难道琴响的时候,就一定要这么束手束脚吗。

    围观的队员们先还是一副嘻嘻哈哈、浑不在意的轻松模样,慢慢地安静下来,一个个地都忍不住睁大了眼睛。

    他们究竟看到了什么?怎么主力队的队员都变成了琴声的“提线木偶”?

    金成炫皱起眉头:比我们应付得也好不到哪去。

    这种念头让他悚然心惊,如果主力队都做不到

    念头甫一出现,就听负责观看转播的队员语速极快地播报着:“荔荔在木凭借着步法躲避得很成功,天狼众人一时间竟然围着荔荔在木毫无办法。”

    躲避成功!

    毫无办法!

    都不用电脑再进行什么预测,幻海的攻击没有受到任何的干扰,几乎就是和现实中的表现一模一样,韩国队的反应也是如出一辙。

    琴师技能的纠缠加上李荔个人独步天下的闪避能力,这算上是故技重施了,但却相当的有效。

    这时负责观看的转播队员又播报了:“天狼的鹤立鹤群用出了‘神圣之光’,全体队友进入无敌状态,摆脱了琴师的干扰。”

    训练室里鸦雀无声,刚刚还在热闹讨论的替补队员们都说不出话来。

    天狼还有个将军能放个无敌,韩国队有什么?

    眼看主力队挣扎求存的模样,替补队员个个心情低落,似乎不敢相信,他们心中的南波万主力们竟然没有了办法。

    李在熙眉头紧锁。

    在看到名单时他就想到了将军在琴师面前的功用,当时还觉是寻常,毕竟“神圣之光”是14级技能,出现太晚,在他的预估里,等到了那时候韩国队早就奠定了胜局。

    但现在看来,他想得终究乐观了一些。

    “不愧是队长!!”

    这场4v5的交锋终于落下了帷幕,虽然琴声诡谲不好把握,又不像天狼那样有将军保驾护航,但韩国队的模拟并没有一败涂地。

    凭借着人数优势和过人的技术,李在熙愣是强横地站到了最后。

    这场战斗,其他8人都死了,唯他残血,独立一片焦土的战场之中。

    耳边响彻队友们的赞许,其间夹杂着众人没有意识到的“暗松一口气”,可李在熙、姜源让等人却不满意。

    5打4,最终的结果是一人残血,这算什么“打得好”?幻海外面还有个满血成员一直在另一路打拼,打到这个地步,作为主力队的他们觉得很被动。

    唯一能聊以**的就是,这是在没有将军的情况下打出来的。何况面对琴师,他们并没有什么经验。

    李在熙想到这,忽然间无法再泰然下去了:面对琴师,他们岂止以前没有什么经验,就是未来的经验,多半也都要在赛场上累积了。

    而这种经验的累积,可想而知要用什么东西作为代价。

    “天狼那边什么结果?”思索中,李在熙注意到负责播报的选手一直没吭声,便问了一句。

    “一人残血。”

    “血量剩了多少?”李在熙又问。

    “18%。”

    李在熙看了看自己的8%,额头上青筋跳动。将近五分之一的血量,算什么残血?

    他随即觉出不对:“怎么天狼那边有将军还打成这样?”

    简简单单一句话,却让有点沮丧的队友们精神一振,纷纷要求看现实情况的回放。

    实际的情况并没有给他们增加什么信心,他们清楚的看到将军技能出现后,天狼那侧是怎么抓紧时间一波收缩的。

    可以说直到最后天狼都占优。

    但最后的最后,在幻海只剩一人的情况下,那个名叫青锋的琴师是怎样的亮出了獠牙,狠狠地反噬了一波,以“水鬼战术”将独狼带走,俩人同归于尽。

    否则天狼这一波应该能活两个人的。

    韩国主力队的队员们神情严肃,太深的东西他们或许一时间还没能想到,但最起码,所有人都看得出来,幻海实际上的表现是比模拟平台上呈现出来的效果要强的。

    而且强很多。

    模拟平台那里,由于他们面对琴师过于被动,所以较晚才得以反击。

    如果能像天狼一样有个将军在场

    主力队员间交换着眼光。

    “没有将军,确实比较难打。”沈昌河斟酌着说道。他还有一句话没说出口,韩国队不仅是这次模拟训练没有将军,主力名单里干脆就没有这个职业。

    未来在战场上遇上琴师,先一步就会被动。

    “怕什么!”梁英杰意气风发,“将军鸡肋,用不上的机会比用得上的多多了。”

    其他队友有人赞同,有人不置可否,无论如何,应该先把眼前最大的难关度过。这一波团战,究竟能不能破局。

    “换种方法,再试一次。”李在熙深吸一口气,沉着地对主力队员说道。

    原本李在熙以为,在这场4v5中,只要压制住李荔这把尖刀,就可以实现破局,他一开始选择的方法正是以这个目标为侧重点的。

    但实验之下李在熙发现,不行。

    就算举全员之力一鼓作气解决掉荔荔在木,但还有青锋。

    荔荔在木在时,青锋的重要性并不那么凸显,他更像是一个穿针引线的人。可一旦荔荔在木倒下,他就会立时扛起大旗,进可攻退可守,关键时刻还能拼命。

    不只是和李荔、和沈晗、罗燃李栎配合得非常有默契,针扎不进,水泼不入。

    青锋,李栎。

    李在熙盯着这个名字,难怪中国队对于他一直藏着掖着,最后时刻才亮出来,就是想打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

    即便他们提前一些知道李栎的存在,可短时间内,确实想不出什么有效的压制手段。

    主力队的选手们试了很多次,无论是先对付荔荔在木,还是先对付青锋,总会顾此失彼,最好的结果是一人残血,于大局无碍。差一点的结果甚至会两边同归于尽,那便奠定了败局。

    他们一遍又一遍的摸索,可场上的局面如同七八口锅的水同时烧开,他们只五六个锅盖,按下这个,那个又冒,无论怎么调整,始终都差了一口气。

    更不用提现在幻海的阵容,距离中国国家队真正的主力阵容还有不少的差距。

    韩国主力队员们一开始还很有自信,渐渐地开始愤怒,而后又是焦躁,到最后只剩下了茫然。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一人残血。”

    “再试一次!”

    “一人残血。”

    “再试一次。”

    “同归于尽!”

    “再试一次。”

    那天晚上,韩国国家队训练基地的灯直到深夜都没有熄灭。

    负责值夜班的工作人员被好奇心驱使,摸到训练室门口,想看看是什么情况,却惊讶地发现原本经常性热闹无比的训练室中,此刻竟然鸦雀无声。

    从门口望进去,只见无论是主力队员还是替补队员,个个瘫坐在椅子上,一脸地茫然。

    “第12赛季联赛16轮,天狼主场迎战幻海,最终的结果是”

    “幻海获胜!”

    无论是现场的观众,还是收看直播的观众都享受到了一场视觉盛宴。今天的比赛或许只是一场普通的比赛,但精彩的程度会被人记得很久很久。

    “赢了。”

    观众席上,张汉如梦初醒,大笑着重复道,“赢了!赢了天狼了!”

    林原连连点头,很是欣喜地看向大屏幕,随后又把目光投向了比赛区。

    幻海主力队走了出来,接受着现场观众的掌声。

    这样一场比赛,对于对于李栎而言既普通又不普通,打败了天狼就完成了他心中的目标,但这场胜利也只是开始,未来还有不知道多少比赛等待着他。

    两队队员走到场地中央,开始进行赛后的握手致意。

    “打得不错。”郎拓第一个走了过来,自然而然地说道。赛前他固然拼劲一切想赢,可既然结果已经出来,他也能接受现实。

    一场比赛的胜负还不足以动摇他,动摇天狼。

    “别愁眉苦脸的。”握着郎拓的手,李栎笑着对他说道。

    天狼几人听到他这样说,无不来气,谁愁眉苦脸了?不就一场比赛吗?又不是输不起,太小看人了吧。

    刚想说点什么,就听李栎继续说道:“天狼虽然输了,但我们一定会赢。”

    在场的选手们一愣,旋即反应过来,李栎口中的“我们”指的是国家队,是亚洲杯。

    此时此刻他们虽然是对手,但在不久的将来,就是并肩作战的队友。

    “一定能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