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备受关注的亚洲杯小组赛终于开赛了,中国队与韩国队的第一场比赛在X市进行。中国队占了地利,早早便前往比赛现场。

    休息区,李栎坐在一角闭目养神,一众选手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热闹地交杂在一起。

    李栎没有睁眼,他静静地听着。

    “李荔,手伤真的没事吗?这场比赛有多重要你知道,全国的观众都看着呢,千万别勉强。”

    这是郎拓的声音。”嗯,别回来跟国足一样遭人骂啊。“

    这个是赵晓峰。”你到底行不行,不行干脆换我上。“

    blue的语气中有掩盖不住的蠢蠢欲动。

    听了这话,李栎不用看就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果不其然,李荔略带嘲讽的语声响起。

    “怎么?不服气吗?”

    “不服。”

    “你上?能赢韩国队吗?”

    “怎么不能赢,干他的!“

    “虽然勇气可嘉。但你也不能上,看着吧。”

    blue:“”

    “别吵了,没看我们的两位琴师都在休息吗?”

    突然间一个惟恐天下不乱的声音响起,余淮大笑着对休息区的所有人吆喝道,“还不过来端茶递水,按摩伺候,一会儿团战还指望着他们呢。”

    众人:“”

    李栎听着嘴角不由得翘了起来。

    曾几何时,和这群人在一起打比赛是他完全想象不到的事情,他的世界原本应该只有音乐的。

    但现在他也成为了其中的一员,而且是被依仗的主力之一。

    李栎清楚得记得他成为职业选手以来的点点滴滴,无论是冒充李荔的日子,还是做回自己的时光,回想起来,既恍如隔世,又好像就在昨天。

    正神游天外,忽然觉得有人用胳膊肘撞了撞他。

    李栎睁开眼睛,看向李荔:“干嘛?”

    “还以为你睡着了,今天的比赛很关键,拿出点气势来。”李荔严肃地说。

    “怎么了?你紧张了?”李栎笑问。

    “开玩笑,我等的就是这一天。”李荔自信地说。

    选手通道内。

    中国队选手和韩国队选手分别列队,准备出场。两队选手语言不通,连赛前交流都做不了,只能相顾无言。

    虽然没人说话,但李栎敏锐地察觉韩国选手的精神面貌不太好,好像有些若有似无地紧张和不安。

    沉默片刻后,李在熙突然跟金成炫说了句话,而后示意他翻译给对手听。

    金成炫瞪着李栎等人,半晌后说了句:“好琴师。”

    李荔皱了皱眉。

    赛前两边放点狠话是常有的事,甚至心理、言辞的交锋也是能发挥重要功效的,但像金成炫这样的“赞扬”就没什么必要了吧。

    难不成,有什么阴谋?

    为了暗示我们,他们已经找到破解琴师的方法了?

    李栎看了过去。

    “看来你们是看了我们和天狼的比赛,是不是挺害怕琴师的?”

    金成炫一窒。

    “确实应该害怕,”李栎指了指沈晗,“我俩的拿手好戏还没使出来呢。”

    金成炫胸口起伏了几下,忍耐着将李栎的话叽里咕噜地翻译了回去,引得韩国队一阵骚动。他一时劈里啪啦说着韩文,一时又咕哝几句中文,什么“破坏平衡”,“什么藏头露尾”的,酸气满天飞。

    金成炫的中文水平实在让人着急,说出的中文都是缺手断脚的,中国国家队这边,想反驳他都觉得浪费说了他也听不懂。

    李荔皱眉听了会,很快就不耐烦了。

    “你们不服也没关系,打到你们服为止。”他说。

    李在熙抬了抬手,制止了他的队友,而后又说了几句话。

    “赛场上从来没有谁服谁的,要是心服口服了,还打什么比赛!真正的强者不是靠嘴上的功夫装出来的,那不过是”

    金成炫想了半天,好容易想到一个词儿:“冒牌货。”

    “哈。”

    李栎笑了,奇异地觉得最后这句话很有意思。

    冒牌曾是他的“老本行”,但他早就金盆洗手了。

    是时候展示真正的技术了。

    “战场上,输的人没立场说‘服还是不服’。”

    李栎笃定地说道,“等着输吧。”

    “场上见。”

    “场上见。”

    灯光亮起。

    通道开启。

    比赛就要开始了。

    (全书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