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人间通往地府的界门共有两处,一是鬼关一是人门,于是有了世人阳寿尽时要走鬼门关的说法。

    地府与人间不同,没那日升月落,唯有一轮明月高悬,九百年光华散尽,又一百年凝聚再生,这缺了明月的一百年,阴气极盛,将会是地府最为动荡的时期,是地府每千年一大劫的大年份。

    如今九百年之期将至,常年驻守鬼关的黑白无常自不必说,连没事喜欢去人间捉几只恶鬼下酒的人门巡狩使钟馗都乖乖回到岗位,轻易不敢擅离职守。

    酆都,设十八处鬼狱,专门看押无法投胎转世或被剥夺投胎转世权利的恶鬼怨灵,按其作恶大小,评定所应关押的鬼狱等级,一到十八,越往后,所受折磨越厉害,其中尤以十八号唤作“卸灵”的鬼狱最令鬼闻风丧胆,因为这里有一只即是受刑者也是监管者的异兽,异兽形似猛虎,头长双角,额生五目,身有四翼,名唤“夜阑”,喜食恶鬼,怨气越重它越喜欢。

    夜阑虽为异兽,却早在上一次大年份就能幻化人形,数千年来不断吞噬恶鬼增长修为,若非脖子上的炼魂锁限制,地府恐怕早就被它搅了个天翻地覆。

    九百年期满当日,地府异象叠出,十八处鬼狱全数洞开,难以计数的恶鬼蜂拥而出。

    地府人门城楼处,楼顶躺着一个身着大红袍子的奇伟男子,身边放着坛私藏多年的美酒醇酿,手里捏着个紫玉葫芦,不时往嘴里倒入几个光团,嚼得津津有味。

    察觉异动的瞬间,钟馗已经起身站在横梁上,胡须上沾染的酒水都顾不上擦拭,他眯起眼盯着前方涌来的浓重黑雾,大喝一声,从嘴中吐出一柄剑身有北斗七星纹路的宝剑,钉入地面,“此地封禁,来者止步,擅过剑者,魂飞魄散”

    黑雾中有笑声传出,“姓钟的,念在你给我送过吃食的份上,让开路,等我完成主人心愿,到时候,人间分你一半”

    钟馗嗤笑一声,“少扯那些有的没的,上次见,就觉得小畜生你怪怪的,果然没憋着好屁,来来来,本座也许久未曾痛痛快快打过架了”

    钟馗右手双指并拢,往前一抹,喝道:“七星浩然,潜龙在渊,阵前出鞘,杀邪诛奸”,地上长剑先是笔直升起,继而剑尖迎向黑雾笔直刺去,瞬间黑雾中就传出金铁相交之声,紧接着就是阵阵哀嚎。

    飞剑重新回到钟馗手中,黑雾逐渐向后撤去,露出一个双目赤红,身着麻布粗衣的清瘦少年。

    “啧啧啧啧,不愧是天师钟馗,了不起,了不起”。

    凝成黑雾的众多恶鬼,终究本事不高,何况钟馗天然压胜鬼物,一个回合便万鬼退散。

    邪魅少年接着开口道:“钟馗,九百年期至,酆都大帝如今虚弱至极,一众冥官更是手忙脚乱,仅凭你,怕还拦不住我们”

    说罢,邪魅少年双手掐诀,接着发出奇异的兽吼声。

    看着在少年兽吼声中,越发凝实的黑雾,钟馗皱了皱眉,“哼,不曾想你这畜牲,还有这役使万鬼的能耐,也好,本座今日就斩了你们,下酒吃!”

    黑雾凝成一尊手持巨斧的魔神法相,挥动巨斧劈向钟馗所在之处,钟馗高高抛起手中长剑,身形一闪而逝,巨大城楼被斜着削去大半。

    魔神法相身后,一个身影骤然拔高,金光四射,一道巨大光剑当空劈下,正是钟馗金身法相,邪魅少年见状,冷哼一声,显出本体,融进黑雾之中,魔神法相瞬间化作异兽夜阑的模样,在光剑劈下之际,已然振翅遁走。

    地府人门附近上空,两道巨大身影你来我往,打得热闹,人门四周仍不断有黑雾汇聚而来。

    一次身形交错而过后,夜阑猛然转身,巨大黑影笔直撞向人门所在的城楼。

    “你敢!”

    钟馗大喝一声,巨大法相开始掐诀,随着法相正中钟馗本体的几句低吟,十数丈之巨的金色大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撞向夜阑。

    就在夜阑法相即将撞到城楼的瞬间,法相消散,巨剑随即撞进城楼。

    下一刻,城楼坍塌,城楼缺口处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金色漩涡,被巨剑波及跌入漩涡的邪魅少年,吐出一口鲜血,朗声道:“多谢钟馗大人为我开道!哈哈哈”。

    金色漩涡出现的瞬间,四周黑雾以更加迅猛的速度不断涌入。

    钟馗收起法相,飘落于漩涡之前,怒喝道:“再有敢近前者,杀无赦!”

    黑雾在钟馗话音刚落时,有过一丝停顿,然后再度展开冲锋,速度尤胜之前。

    钟馗彻底怒了,不断挥剑劈散一团团胆敢靠近漩涡的黑雾,无奈始终止不住黑雾前冲的势头。

    金色漩涡越来越大,更为要命的是新的漩涡即将形成,千钧一发之际,一座巨大金身神像从天而降,数十丈高,长发披肩,柳眉大眼,五官姣好又不失威严,竟是位女子。

    神像落地的瞬间,一点金色灵光从神像眉心飘落,没入漩涡,紧接着,漩涡逐渐消失,损毁的城楼处以神像为中心出现一道金色屏障,靠近神像百丈的黑雾,烟消云散。

    钟馗对着神像单膝跪地,“罪臣钟馗,恭迎酆都大帝,请大帝治我失职之罪”

    “天数如此,非你之过!”

    女子神像留下这一句话后,彻底灵光尽散,化作石像,矗立在此间天地。

    钟馗见状,颓然坐在地上,直至十殿阎罗赶赴此地。

    每当冥界明月消散,酆都大帝总会虚弱三月之久,期间实力十不存三,何况毁城容易建城难,此次酆都大帝强行出手,虽说暂时稳住了冥界稳定,但元神被人界牵引,卷进人间,不知归期。

    钟馗打破界门,虽是无心之过,仍不可轻饶,天帝颁下法旨,革除钟馗神籍,打碎金身,元神发配神墓泰山府君处苦修,修满功德方可回归神籍,另由十殿阎罗暂掌酆都大帝职责。

    冥界鬼关,奈何桥头。

    钟馗元神站在一侧桥头,隐隐约约,虚实不定,身边则站着一位一身黑袍的中年汉子,汉子手里握着一副琉璃镣铐。

    “黑老弟,我不甘心啊”

    “换了我,也不会甘心,无端端被人摆了一道,还没办法找回场子,不能忍!”

    堂堂鬼关巡狩使黑无常满脸愤懑地替钟馗打抱不平,不过怎么看都是一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看戏模样。

    钟馗满脸被人揭了伤疤的憋屈神色,“黑老弟,你这可就不地道了啊!”

    “咋就不地道了,我老黑可是在为老哥哥你打抱不平啊,这事儿要搁我身上,老子要是不去把那畜牲捉回来剥皮抽筋,放油锅里炸他个十遍八遍,我就不是黑无常!”

    黑无常说完这番大义凛然的言语,故意清了清嗓子,还不忘抖了抖手里的琉璃镣铐。

    “可我钟馗如今落得这般田地…嗯…多谢黑老弟成全!”

    一抹剑光极速穿过鬼关,往人间而去!

    黑无常满脸惊慌,“钟老哥啊,你如此作为,岂不是害苦了老黑我啊…!”

    “行了,戏也太过了”,黑无常身后传来温柔的嗓音。

    身着一袭轻纱素裙的温婉女子突兀的出现在黑无常身后,“只是,就这样放钟大哥离去,真的不会有问题吗?万一…”,说到这里,白裙女子抬头看了看上面。

    黑无常转过身来,将琉璃镣铐递给身边的女子,叮当作响,“放心吧,这也是上面的意思,之所以拿夫人专锁元神的锁神铐出来,也就吓吓他,谁让他私藏好酒,从不分给我喝!”

    白衣女子无奈一笑,自从夫妇二人做了这凡人避之不及的黑白无常,夫君认可的朋友,也就那位钟大哥了。

    “你们俩呀,几千岁的人了,整天没个正形,无不无聊!”

    说罢,白衣女子转身就要离开。

    “等等!”黑无常好像想起了什么,“老钟这一走,短时间多半回不来了,那他家里的酒…”

    白衣女子翻了个白眼,不打算理这个不务正业的夫君。

    “夫人,老钟他上次留在咱这的钥匙是不是…”

    不待黑无常说完,白衣女子便伸出左手,摊开手掌,一把钥匙。

    “你要拿钥匙可以,要喝酒也可以,十年内不许上我的床!”

    已经拿起钥匙的黑无常,悻悻然放下,缩回手在胸口衣服上抹了抹,笑得尴尬。

    “开个玩笑,开个玩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